某日上班打开QQ,小夜的头像跳出来,对话框里是一个地址,点开链接,是豆瓣同城活动:"边缘"社会学&人类学(上海场)——“腐文化”:攻入权力背后的隐喻。然后网页奔溃,我漠然的关掉,实在觉得和自己没有多大关系,不是因为不感兴趣,而是因为我无法把握自己的时间,根本无法安排任何活动。

我是个讨厌加班的人,当然由于工作性质不得不的班还在我容忍范围内,但前提是我知道会有多少天会在什么时间段,如果我不知道这些,我就极度焦虑!!!我不得不承认我多么做爱计划,所以我必须明确时间。

本周由于印厂无法配合,领导提前说了周五不加班。我在周五上班的路上突然有清醒过来的感觉,我终于可以去做点我自己想做的事了,内心便有了绿芽。

到公司查完地图,听到手机的短消息,是还没到公司同事告诉我今晚加班,老板的意思。陡然间,我觉得这一切都TM的是为了什么?!!!

小领导来了给了不确定的回答,我揣测不出事态的发展。

所有文编都不知道周五出片的事,包括主编。尼玛,老板拿他们当什么,尼玛,有没有团队概念,有没有工作流程概念。尼玛,皇帝做事还要得到群臣的同意呢!

中午下楼买了晚饭,凉皮,认命了。

老板下午三点看了版式,修改不多,但专题文字需要大改!!!OK,老板说改就改。和编辑部开了一个小时的会,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纳尼?到底怎么回事,要行动就行动起来啊。

隔壁的同事和主编联系,索要页码。

主编说木有,你们管你们发厂。

我擦,别说这是主编说的,没接触过这行业,进来三个月也该知道了,没排位表下什么厂啊。

同事泄气,小领导大喝一声,周日加班。

我已经不管不顾了,当即大叫,我周日约了人拉!!!!!

小领导说再沟通,网上交流片刻,哭笑不得的说丫说周日加班,却没有任何事可见。

我可以问候你一家门吗,不,其实我想知道这个莫名其妙的周日加班到底为了什么,哪怕是为了讨好老板都可以,但尼玛不可以做没有任何目的性,无任何结果的加班!尼玛,浪费我的时间还不够多吗?!!!

这些都是我心底的咆哮,像奔溃的黄河。

然后,拖到下班时间,小领导跑到老板房间里嘀咕嘀咕。

说没事了,下班吧,周末也不加班了,周一发厂。

我立刻收拾,已经到了不想装样子的地步了,随便吧。

上了地铁,复旦在城市的另一端,在等10线时,狼狈的吞了几口凉皮,扔掉,冲上车,然后走很长的路。

复旦周围的路都很安静,想着怎么还没到,邯郸教区就到了(尽管我一直管邯郸念甘禅)。

阶梯教室不大,坐满人,有些人在窗外,进去我才知道他们支着上半生把脑袋伸到窗户里听。

都是年轻的孩子。

我进去的时候讲了一半,内容虽然学术,但是浅显,中心基本为:在一个男权掌控的社会系统里,同人(基腐)的产生源于对现实世界的不满足,通过在文字图片上的解构和再造创造出一个异次元空间,以获得快乐和满足,颠覆越大产生的快感越大。(对不起,小夜,我只写了这么一句。)

在网上已经有对这次演讲表示不满的。不过本来学术研究就是把问题复杂化,列成条目,在个人思想中,这个理念可能只是简单的一句话。

老师说过一句话,一日为腐女,不一定终身为腐女。

有女生当场不屑了,小夜却表示同意。

我都能理解,个人的出发点不同而已,就我个人而言,腐性可能改变不了。

先说大环境吧,天朝三十年的经济改革,物质飞跃,按马克思老人家说的物质和精神两者是相互。在物质相对富裕的,尤其是网络发达的现在,70后抓的机遇,80后初尝物质甜果,90后则在享受物质无虞之后充分体现出精神上的异变,在很多人看来的脑残、宅基腐、火星文等等所追求的是个性的独立。

不管是经济条件,外来文化,网络势力,物质基础已经充盈,更多人有时间接受到不同的信息,思考自我的追求。

我觉得宅基腐背后隐藏的是社会多元文化的成长,独立的自我,以及更宽容的包容,简单点说天朝要和国际接轨,全盘西化,那么光有钱是不行的,从思想上你就要像个西方人。

在场有同学发言说在北欧,英国谈论腐是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不会遭受鄙视的。

是的,同学。首先人家社会环境和我们不同,经济上不说,我觉得思想想差了五十年不止,尤其在于尊重个体的独立性上。在天朝,多数人接受的同一化教育,思想都未解禁,更谈不上包容多元文化。(有些腐女见个男人就要当人家是GAY,这在我看来也是同一化的表现。)

在天朝,宅基腐是异端。在外国可能算做个人爱好,那就是个人的事,不妨碍别人就成。在日本,这是产业!

在天朝,这些都是只是开端,参照其他经济发达地区,历史进程是可以类比,宅基腐不会消失只会壮大。基于宅基腐的现象我还想预测的一点是,自闭症会增多,大龄未婚人士增多,SOHO性质的工作会增多,网络消费继续暴涨,更多的人成为双性恋(这也许会是种时尚)。

就我个人而言,对腐不仅是围观,还参与了进去,写BL小说带来的创作的愉悦,得到读者留言的欣喜,发泄个人情绪,调节心境,满足控制欲,妄想,通过小说反观自我,在亲手创造出的二次元空间里无限沉迷。

日本有本绘本叫《腐女XXX》,不怎么样,但其中有个情节我印象深刻。女职员在遇到打印机出故障时,很怒,但是通过拟人化,把打印机想象成姣傲的小受,她的心境立刻产生了变化,变得容易接受这个事件了。

我试想了当时的情节,我有时会在车上看到某位男士然后YY,当即我的心境就飞跃到二次元空间,大悦。所以我能理解女职员心境的转化,简直就像是佛洛依德大爷自我防御机制的一种,只不过着要算转移好还是升华好,或者若干年以后会有一个专属名词——同人化(介由改变对产生应激事件个体的属性,重新进行二次元化的认知,以达到心境的平衡。)

摊手,就到这里吧。

未来很长,很宅,很腐。

PS 现状为尼玛阿姨,期待日后可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