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North Point,Hong Kong,2009/11


总是不慌不忙地去迎接所谓的新生活,新开始。

当别人都在忙着张罗无法预计的前程时,我倒是希望那些未知因素可以渗透到自己的身体里,不知也不觉,无声又无息,最好不要惊动敏感的神经。今天老五跟我说:“前几天和作者朋友吃饭,我们一致认为你是我们见过最靠谱的编辑了!但你又是我见过运气最不好的编辑。”这次竟忘了怎么自嘲,压根不觉得自己可怜,因为可笑的不是我。于是,我笃定地回了他一句:“谢谢你啊,我其实想说,我不信命呢。”

命运不是一个好借口来的。

理想是一艘小木船,年轻的时候,我们都妄想着不用双桨便可以摆渡前行,殊不知这艘脆弱的小木船,其实经不起一丝一毫的风吹雨打,哪怕我用尽了力气以双手滑行,哪怕我叫破了喉咙呐喊前行,一阵暴烈的狂风,轻易就可以把你打回原形。在这期间,我亲眼看到了很多无法坚持的身躯,纵身跳下了冷冰冰的海洋,有的得救,有的沉溺。而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啥都做不了,一个恶浪把我扑倒后,我站起来了,一个又一个更凶狠的恶浪,以命运的名义卷过,我又只能被动地去迎接,抗击,唯一清晰的目标是:我不要跳下这艘船。

可是,我再也不想被动地抗击浪头了。

要使小木船拥有继续前进的动力,前提是必须打造一双有力且坚实的船桨,另外,每一个“船员”,都得拥有坚强不摧的意志,当然了,最简单又必须的条件就是:要吃饱,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这样,才可以抗击大风大浪,才能与命运谈判,换取真正的 “自由”。

理想的生活就好比是无法企及的“全院满座”吗?其实生活的戏院永远不会满场,因为再好的戏,都会有散场的时候;而之后,又是满座与空场的轮回,作为可以选择场次的座上客,你永远不会落空,永远都能找到短暂属于自己的那把座椅。所以,也请不要慌,不要忙,这一场的满座,不恰好预示着有机会成为下一场完美影画的座上客吗?

记得永远相信,下一个你身处的“全院满座”,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