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车在高速公路上像一个醉汉一样东倒西歪,左冲右撞了三十公里,在两辆警车的左右夹截的情况下,还试图从高速入口冲出,被第三辆警车截下。

    车子截下后,警察对驾车人实施酒精度测查,确定其醉酒驾车。驾车人申诉自己有苦衷,说自己母亲去世了,心中悲痛。警察对其做了情绪的安抚和疏解,同时也给了驾车人拘留15天的处罚。  

    母亲去世,做儿子的心中悲痛、哀伤,是人之常情,正常的心理和情绪反应。但因了悲伤的情绪要做出伤害自己、违犯法规,或者伤害别人的事情来,却不是悲伤的情绪应该负责的,而且也担不了这责任。 

    人对自己的情绪有管理的职责,也有这份能力。情绪的管理首先是对情绪的体察,此时此地你有什么样的情绪,和这情绪因何而来。通常我们的情绪是因某一情境或事件而引发,但真正决定我们情绪的是我们自己对情境和事件的解读,也就是我们的思想。体察了情绪之后,是接纳和适当地表达情绪,并以合宜的方式舒解情绪。中国传统的丧葬仪式是处理亲人丧失之哀伤和悲痛很好的方式。亲戚朋友一起来面对丧失之痛,同时彼此间也互相提供了情感上的支持。 

    再看驾车人在警车示警要求其停车后仍试图逃脱的举动来看,该驾车人是惯常用逃避和回避问题的方式来面对挫折和问题的,且不说他在警车面前能否逃脱,即便没有第三辆警车守候在高速入口处,就算他逃脱了警车,他会不会与正从高速入口进高速的车辆撞上,或者出去以后会否撞上行人或树木,这些恐怕都是驾车人当时不想的。

    惯于回避问题的人通常都是情绪取向的,只是沉溺于自己的消极情绪,对于导致情绪的问题或困难逃得一时是一时,至于他所采取的逃避行为会不会导致更大的问题,是他在情绪里不去想的,也想不到的。这一类的人,如果幸运,身边有爱他的人,而且能始终宽容待他,而且又是清醒有一定理性的人,容许他在消极情绪里呆一段时间,然后在适当时间提醒他,并给他情感的支持,通常对他是有帮助的。但若没有这份幸运,最好的途径是去寻求专业的帮助,找心理咨询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