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看完绿妖那部长篇后,想如果将来要给她写书评,那就起这个标题吧。

怎么说呢,绿妖像一个冷静的女外科主任,手术刀的薄薄锋刃泛着凛冽寒光,对着你,我,她自己,轻柔地,精准地一刀划下去,皮肤,脂肪,骨骼,经络清晰,血飙出来。手术室外隔着玻璃看的人已然不忍地捂住眼睛,但她连眉头也不略皱一皱——只有如此,才能取出那埋在体内已久、并在长大的肿瘤。

这个残酷世界,我们如何生存下去?绿妖没有给出答案(她也试图有)但最后只是在那里尽力展示了这个社会各种人的寻求救赎之道。

十三万字,花了我一下午加一晚上,花了她五年。

妖哥,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