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这么多波折,借助数个姐妹的帮助,我和许丁丁终于见面了,哦不,我们终于在线亲切会晤了!这条利好消息在当今世界格外动荡的氛围中真是一剂强心剂、一颗万艾可、一大把神油……相信南北韩统一、台湾回到祖国怀抱也指日可待啦!长期以来,我俩企图通过短信、电话、微博、私信、喊话、捎口信、鸿雁传书等等途径亲密接触,然而终因为我们的工作性质和生活习惯以及所在地区时差,当然还有封建势力的阻挠等等问题一直没能实现取得实质联系和通畅对话的良好愿望。今天我们上线对话了,我们联系上了,这个事件的历史意义不亚于红军会师和二战胜利!

此前不久,饭否上出现了这样一段文字:

【完整版留念】转@二丫烦否 恩?谁在叫我?转@带三个表 那我估计二丫会打电话问:“谁在叫我?”转@夏小茶以后只好说雅蠛蝶了。转 @带三个表 我证明,她每次被你上都说“欧也”,没一会儿@欧小懒 打电话问:“谁在喊我?”转@二丫烦否 某晚@夏小茶 被你上了好几次身。。。转@许丁丁 听说,最近有一个新名词叫“许丁丁附身”,泛指那些情商和智商双低,连黄色笑话都听不懂的人。

截止到这里,这段已经远远超出饭否单篇字数限制的微博才算完整,想要读懂其中的来龙去脉,你要了解此间的前因后果。但前提是,你要习惯微博的阅读习惯——从后往前看。其中的圈圈点点和甲乙丙丁成了阅读的障碍,当然这也是我们单调乏味无聊至极的生活写照。下面让我给你翻译一下——我就是这样在与许丁丁的第一次在线会晤中为她讲解这段微博的:

事情是这样的:许丁丁先说了“最近有一个新名词叫'许丁丁附身',泛指那些情商和智商双低,连黄色笑话都听不懂的人。”然后二丫想揭露小茶老也听不懂别人的黄段子,所以就说了“某晚小茶她多次被你上身”。这话落在王三表那里就不是什么好意思了,于是三表杜撰说小茶每次被你上身都喊“欧耶”,还编造说小欧听到了就打来电话说“谁叫我”,小茶就回答以后不叫“欧耶”改成叫“雅蠛蝶”(日本AV女优叫床的音译),三表就接着说那样二丫就该打来电话问谁叫她了,果然二丫稍后就在微博里就坡下驴地跟了一句“恩?谁在叫我?”

微博上的事情到此为止,我为许丁丁作出的如上翻译实属多余,因为这些她一定能够看懂,我只是在翻出背景资料之前先剔除微博语法的阅读障碍、将事情前后理顺。这段微博堪称微博历史上的经典之作,如果你了解那个经典的老段子就能体会了。记得那时我才上中学,刚学会上网,有个网上流传很火的段子没有名字,我叫它作“魔王、公主与破喉咙”。将这三者做关键词去搜索还能找到今天它的无数衍生版本,就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世界充满爱……之势”,这样的游戏我们可以无限玩儿下去,然而难得的是最开始提出那个思路的人。让这个经典的段子复活的办法不是把各种人称代词、疑问代词、指示代词、感叹词、形容词……罗列下去,这样没完没了倒腾下去只会杀了这段子,只有像上面微博里涉及的那些人那样,把老段子融会贯通幻化成新的段子,才能让他流传下去,也用这样的方式纪念我们杂乱的伦理汗友谊。

现在你明白了吧,或主动或被动的参与这篇微博的几个人有许丁丁、小茶、小欧、二丫、三表,显而易见只有三表和二丫听过这个老段子,三表从一开始就把这段微博引导向这个段子,然而点睛之笔无疑是二丫那句“恩?谁在叫我?”二丫让那个老段子复活了,我们人类伟大的语言学家二丫女士,她亲力亲为挽救了一个古老而浪漫的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