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何故

来自:http://www.fanfiction.net/s/6481568/3/Double_or_Nothing
作者:Elven Heart993
 
一切开始好转,乔治沉思着,最起码他是这么认为的。每次把那些事丢进思绪的最底层而不去理会时,他便会觉得好受些。他至少能和家人说上话,让人有种他已完全没事的错觉。慢慢踱到餐桌旁自己的座位时,乔治对自己轻轻笑了下,他现在与家人相处得已然如家庭聚餐时那般亲密无间。学校恢复了教学,接下来金妮会回到霍格沃茨继续她的学业;珀西和亚瑟也将回到魔法部的岗位上,在新的魔法部长金斯莱•沙克尔手下工作。
今天比尔和芙蓉也出现在晚餐桌旁,他们看上去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坐在座位上的比尔表现得尤其兴奋不已。莫丽和亚瑟坐在长桌的一头,金妮紧靠着母亲落座,旁边坐着罗恩,其次则是乔治,他的另一边是空缺的座位。在桌子的对面,比尔满面笑容地坐在父亲身边,芙蓉坐在他的身侧,她的旁边则是珀西,再过去又是另一个空位。
莫丽看着桌子笑得有些落寞,自从查理回到罗马尼亚去照顾他的龙之后,这是至今为止最全的一次家庭聚餐。事实上这个家再也不会完整了。一大壶橙汁飘了过去,倒满八个杯子后又回到了桌子中央,韦斯莱的孩子们忙着切鸡肉。他们兀自埋头吃着,几分钟后芙蓉与比尔交换了下兴奋的目光,她用小叉敲了敲自己的玻璃杯。“我的丈夫和我想要宣布一件事。”她说,她的法语口音在愉悦的音调里显得更突兀了。
“是的,芙蓉和我……”他停顿了下,“我们要有小宝宝了!”
整桌上的人爆发出一声惊喜的尖叫,“恭喜!”
韦斯莱夫人从她的座位冲向这对羞涩的夫妇,“我要有孙子孙女了!这太棒了!我的小比利……做爸爸了!”她看上去像是又要开始落泪,无视了比尔无声乞求她放开手臂的请求。
乔治咧开嘴笑了,“这真是不可思议!而且快了点……”
他的母亲放开了她的大儿子,“别那么低俗,说实话弗雷德——”
整个房间的气氛突然间被冻结了。所有的眼睛都看着乔治。他的父亲像是因为妻子的失态而被谁扇了一巴掌,她的眼睛再度盈满泪水,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嘴,“乔治……我、我很抱歉,乔吉……”
“没事……”他低声含糊着,把叉子放回盘子上。他真不愿意看到全家人盯着他的同时脸上所流露出遗憾和害怕的神色,好像以为他会突然发怒似的。“真的,我没事。”
然后,从罗恩开始,他们又一个接一个地把视线收回到自己的盘子上,默不作声开始吃起来。
“莫名其妙……”他咕哝着,“干吗因为我停下啊。”
“亲爱的,你想要谈一谈吗?”
他抬起头盯着他的母亲,声音沉闷,带着一副讽刺的腔调,“是,没错。我当然需要谈一谈,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
“乔治,不许用这种口气对你的母亲说话!”他的父亲斥责道。
“她只是想帮你。”芙蓉轻柔地说,口气好像在安慰一个小孩子。
乔治站在原地嗤之以鼻,声音像隔着胸腔,“去下洗手间。噢,你们大可放心在我背后随便讨论,我爱死了你们这么做。”他无视了家人们刺在背后的目光,独自上楼去了。
他根本没想去洗手间的念头,在背后锁上门的同时他希望别再有人尝试要他“谈谈心事”。妈妈喊他弗雷德,就连现在她还是分不清。他走近水槽边,泼了几把冷水在脸上,觉得自己已经冷静下来了。至少他不需再用酒精来平复情绪。他抬起脸,凝视着镜中自己的影子。“为什么我要和你做双胞胎?”他轻声自言自语。

 

“弗雷德?弗雷德?”弗雷德迷迷糊糊地睁开一只眼睛,“快点!起床了!”
“你脑袋出了什么问题?”他嘟囔着,而另一个双胞胎猛地掀开了毯子。他突然清醒过来,是今天!他飞快地从床上爬起来,对着乔治咧嘴一笑。
“现在是九月了!”乔治兴奋地笑着,“来吧!妈妈说过她要做一顿特别的早餐给我们送行!”
“妈妈的特别早餐就跟平时两样,除了生日。”弗雷德开心地笑起来,套上拖鞋跟随乔治下楼去。
莫丽在双胞胎奔进厨房时抬起了头,看着他们手舞足蹈的模样怜爱地笑了。毕竟,第一天去霍格沃茨的日子总是与众不同的。
三个最大的韦斯莱孩子已经围坐在餐桌旁,埋头吃着他们那份早餐。十七岁的比尔微笑看着双胞胎跑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赌你们期待今天很久了,嗯?”
弗雷德和乔治热情高涨地点点头,狼吞虎咽地吞下香肠和培根。五年级的查理转向十三岁的珀西,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赌你不怎么期待今天,珀西?”
双胞胎交换了下狡黠的目光:“是啊,你将有一整年老爸老妈都不在的时间来应对我们。”弗雷德偷笑着。
珀西嗤之以鼻地推了推鼻梁上的角质眼镜:“我需要告诉你们的是,以我的能力来说,对付两个一年级新生的捣蛋鬼可是绰绰有余。”
“这倒挺有趣,因为——”
“你甚至没办法在这儿斗过我们。”
“好了,男孩子们。我希望你们能在学校里注意下自己的言行举止,学会更成熟些。”他们的母亲严厉地说,拿着一把梳子用力梳着比尔的头发;他大喊大叫并躲闪着溜到桌子底下直到她放弃梳理。“说真的,威廉姆•亚瑟•韦斯莱……”她叹口气收拾掉那些吃完的空盘子。
亚瑟•韦斯莱把手上的《预言家日报》放到一边,掸了掸肩上的斗篷外套。他亲昵地揉了揉双胞胎的脑袋:“祝你好运,孩子们。别玩得太过火-我的意思是一点都不行!”看到一旁妻子严厉的眼神时他赶紧改口,“记得规矩点。”他说着对弗雷德和乔治眨眨眼睛,之后他亲吻了妻子的脸颊,向其他孩子们挥了挥手便进入到壁炉中。

“妈妈!我也想去霍格沃茨……”罗恩呜咽着,用手紧紧抓住他母亲的手臂,羡慕地看着查理和珀西消失在施了魔法的站台栅栏前。“别担心罗尼,我们会给你派猫头鹰寄信给你的。”弗雷德信誓旦旦地咧嘴笑着,看向他的孪生兄弟,“我们一起走吧。”
乔治点点头:“1-”
“2-”
“3!”他们异口同声地大喊着一边飞快跑向检票口,乔治穿过检票口的时候弗雷德被挤得差点停不下来而撞到另一边的墙上。莫丽叹口气,低头看着她左手边的小儿子和右手边唯一的女儿,“来吧,最好还是看着他们上火车。”她紧紧拽住他们的手,牵住孩子们笔直地穿过屏障。

“你没准得进斯莱特林,所有麻烦都是你起的头。”乔治笑嘻嘻地说,一边慢慢顺着走廊找没人的车厢隔间,一边在身后拖着他们的行李箱。
“哈,你是我的双生兄弟,如果我在斯莱特林你肯定也逃不了。”弗雷德回敬道,“这里有一间。”
他们透过玻璃窗看到里面大部分还是空的,只有两个黑头发的男生坐在里面。一个看上去大约十四岁的年长些的孩子抱着条细长的利齿鲨,另一个跟跟双胞胎同样是一年级新生的孩子有着尖尖的下巴和漆黑的眼睛。
弗雷德移开隔间的门,“我们能坐在这儿吗?”
年幼些的男孩看着窗户什么都没说,而年长些的那个露出了讨厌的不屑表情点了点头。弗雷德和乔治彼此交换了下目光,“谢了。”乔治回答道,多少有些感觉不自在。他和弗雷德把行李箱推到座位底下,然后慢慢坐到那个年幼些的男孩身边,假装没注意那个年长些的学生在看到他们的二手长袍和行李箱时所表现出的轻蔑神情。
“一年级?”几分钟后他开口问道。
他们同时点点头:“弗雷德和乔治•韦斯莱。”
那个油腻腻头发的男孩再度露出讥讽的眼神,“马库斯•弗林特,这是艾德里安•普希,他也是新生。”
年幼些的孩子转过头,上下打量着他们:“你们觉得会进哪个学院?”他问。
“我们全家都分在格兰芬多,讨厌打破传统。”弗雷德回答道。
弗林特得意地放声大笑:“谁不知道斯莱特林才是唯一体面的学院,我的家人都分在那里,普希也是。你们这些小鬼最好还是期待自己别打破传统。”
乔治皱起眉头,用手肘碰了碰他的兄弟:“弗雷德,我们走吧……”他轻声说。
弗雷德耸耸肩;“哪个变坏的巫师不是从斯莱特林走出来的呢。”他无所顾忌地站起来,他的态度让那个十四岁的男孩又爆发出一阵嘲笑声。他很快恢复冷静后傲慢地站起身来,比弗雷德略微高出一个头。“韦斯莱,嗯?真没法忽视这一大家子呢,那两个叫什么来着,四年级和五年级的?可悲的家伙们……”乔治现在也站起来了,咬牙切齿地瞪着弗林特的脸。那个年长的学生说话时,普希躲在角落里发出令人厌恶的吃吃笑声,弗林特明显对韦斯莱双胞胎没被自己威吓到而显得有些吃惊,“连件新长袍都买不起?”
“哗啦”一声巨大的移门声打破这场僵局,查理猛地拉开了包厢的门:“弗林特。”
“韦斯莱。” 看着这个十五岁的学生大步跨进拥挤的隔间,弗林特的高傲在他面前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弗雷德和乔治同时瞪着只差一点点便扑到斯莱特林学生脸上的拳头,懊恼自己与对方显而易见的身高差。查理拽着弗雷德用肩膀把他推搡出去,“过来,你们真不该和这些人扯上关系。”他低声含糊地说,没把视线从弗林特身上移开。当双胞胎把自己的行李箱拖出座位下时,马库斯抓住机会突然从自己宽大的袖袍里掏出魔杖瞄准查理。“如果我是你,我就会好好看着点,韦斯莱……”他奸笑着,然后将魔杖对着弗雷德的行李箱:“四分五裂!”木箱子顿时应声劈裂倒在角落,书本散落一地。
查理咆哮道:“昏昏倒地!”在弗林特作出反应防卫之前,他被咒语重重地打在车厢的窗玻璃上。
走在兄弟前面的乔治闻声转身,匆匆跑回来:“怎么了?”
“他弄坏了我的箱子……”弗雷德委屈地嗫喏道,他看了看木箱上的洞眼,然后拾起散落的东西。查理依旧用魔杖指着弗林特,直到自己退出包厢才用力关上了门。他跪在弟弟的箱子旁,“这群混账。”他低声抱怨着,手轻轻放在弗雷德的肩膀,“这修起来很容易。来……恢复如初……”箱子上的裂缝在几秒钟内慢慢缩小,完全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谢了。”弗雷德轻声道谢着,把自己的书本放回行李箱。
查理皱皱眉头:“不管你做什么事,总之别跟斯莱特林有过节,特别是弗林特,嗯?我得走了,提醒一句,斯莱特林不怎么喜欢韦斯莱。”他会意地眨了下眼睛,然后朝着火车头的方向走去,离开了他们。
乔治提起行李箱的一边的把手,顺着过道慢慢拖着走,身后的弗雷德也同样学他这么做。过了一会他听到身后传来抽鼻子的声音。乔治放下自己的行李走回去,“弗雷德……这没什么。”
他的双生兄弟没有抬头,他正努力眨着眼睛忍住眼泪,努力憋着不让自己哭出来。他才十一岁,完全有理由放声大哭。但是他不能丢脸,因为刚才有个混账扯碎了他的箱子。乔治站在他的身边,“这没什么。”他重复了一次,声音有些低下去。
弗雷德点点头,抬起脸看他:“为什么他们不喜欢我们的家庭,乔治?我们都是好人。”
“当然,我们都是。就连珀西也是个好小子……”
“那他们为什么恨我们?”弗雷德不明白,他知道乔治也不明白;他们只知道在自己生活过的十一年里,他们的家是一个可亲可爱的大家族,它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对那些无论喜欢或不喜欢他们家庭的人来说都不带任何的偏见。谁如果曾嘲笑过他们也仅仅是因为他们贫穷,没法提供像其他家庭那样奢侈豪华的生活。
乔治笑得有些难过,他用一只手环住了兄弟的肩膀:“我相信一切都会变得更好,我们会分到格兰芬多,在那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笑话我们。他们已经有三个出类拔萃的韦斯莱家孩子走在我们前面。让我们瞧着吧,伙计。”
弗雷德再次点点头,用袖子擦擦自己的脸颊和眼睛,“继续走吧。”他轻轻笑起来,用脚尖推了推乔治的箱子。乔治咧嘴而笑,提起了他的行李箱。

 

乔治眨了眨眼睛,再次用冷水泼了泼脸让自己清醒冷静下来。不到一分钟前他突然对自己身为双胞胎感到可耻,痛恨弗雷德为什么早出生两年而不是两分钟。现在也同样如此。
他又朝镜子瞥了一眼,再一次看到了弗雷德在其中,微微笑着。
这就是为什么我得做你的双生子。因为没有你,我做不了任何事。
乔治退后几步,任那些单词在脑海中回响。是他说得这些话吧?他现在终于彻底确信,自己已经完完全全失去了他。因为弗雷德离开了,在肉体上他死亡的时刻,在灵魂上他告诉他无法存在于倒影之外的地方。
然而,乔治明白,弗雷德一直在那儿。当他哭泣感到人生最灰暗的时候,他是唯一的安慰;当他缺乏自信犹豫不决的时候,他是最后的依靠。
这曾经的双生子的眼睛变得深邃黯淡,平时眼眸里明亮的宝蓝转变为一种不可捉摸的郁蓝色。他直起腰握紧拳头,用力向前挥去,打碎了镜子。

*************************************************************************

image

image

池袋买到的本子……这攻受分明的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