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去世前的四个晚上,我每天都去看望,最后一个晚上,外婆第一次让我们感受到了她确实在疼,可是此刻她却连喊疼的力气都没有了,我知道癌细胞已经布满了她的腹腔,每一次的皱眉和呻吟之后,我都能看到管子里流出很多很多的鲜血。第二天凌晨,外婆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弱了,清晨,小辈们全体请假陆续赶到,接下来就是等还在金华的爸爸和在杭州的弟弟了。在先后几次心脏骤停之后,外婆在药物和医生的帮助下终于等来了全家,这时候外婆的心跳血压均为零,身体也没有了药物反应。她,在与病魔抗争了整整半个年头以后,离我们而去了。此刻的姐姐还在西班牙公差,我们没有一个人在微博上寄托哀思,因为外婆生前就是不喜欢麻烦人家的人,她一定不希望我们在此时把这个消息告诉姐姐。我和妹妹久久不愿离开外婆,和外婆的四个女儿、我们的母亲一起,帮外婆梳妆打扮,外婆生前虽然朴素,但穿着十分整洁大方,我们为她挑的衣服,相信外婆一定喜欢。疼痛终于远离了外婆,但同时外婆也无情地离开了我们,这是外婆这辈子做的唯一一件自私的事儿。所有认识外婆的人在得知外婆的去世的消息后都会不禁感叹,这么好的人怎么会让她尝尽人世间所有的苦头呢?因为外婆之前身体一直不好,大大小小开了好几次刀。不过我们家里人都有一个不约而同的答案,可能是由于外婆太爱我们了,所以她帮我们一起承受了原本该由我们承受的苦痛,她希望我们每一个人余下的生命每一天都能够有平安有喜乐。
      外婆的遗体告别会整个流程都是由教会组织的,我们没有请外婆生前的同事和邻居,而是有30个教会的小姐妹自发前来为外婆唱圣歌,送外婆最后一程。我们知道,外婆生前除了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外,和小姐妹在一起的时候的她是最快乐最满足的了。看着这些阿婆来为外婆送行,我们多希望外婆能够死而复生,和这帮小姐妹们一起去做礼拜,去传福音,去做奉献。牧师告诉我们说“生有时,死有始”,外婆马上就会前往神的国度,得永生。而我们全家,只要能成为上帝的儿女,在我们离开这个世界以后,就可以跟外婆永远在一起了。不禁想到外婆呼吸停止的那一刻,妈妈在外婆的耳边大声说:妈,下辈子我们还做母女!我在心里默念着,如果有来世,我也要做外婆的外孙女!
      记得前阵子在微博上流传过一个关于外婆对我们第三代人的意义的贴,大致内容是,在我们小的时候,她们年过半百,却无微不至照顾我们成长,我们犯错的时候她们会向我们的父母亲求情,当我们长大赚钱的时候,却已经没有多少日子能报答她们的养育之恩了。的确,要说我对外婆最遗憾的事,大概就是没有抓紧时间让她看到第四代了吧。
      我想,在今后我们的大家庭聚会上,一定会为外婆预留一个位子,给她放上一副碗筷,给她夹她最想吃的菜,外婆在弥留之际说过她想吃茄子和豇豆,小小的心愿我们一定会满足。当然,其实外婆也并不曾离开我们每个人,她只是安静地睡了,没有痛苦没有忧伤,很平静很安详。
      外婆去世以后,我们将外婆毕生积蓄捐献给了教堂,在那里,牧师告诉我们一个故事,她说有一次做完礼拜,她亲眼看到外婆在寒冷的冬天,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路边一个乞讨的小孩。我们听了眼眶都湿润了,外婆的一生是完全不为自己考虑,不爱给人添麻烦的人,所以我一直觉得,到了神的国度,来到耶和华的身边,外婆一定会成为上帝最宠爱的那个小天使,因为她曾将善良、慈爱、坚强、勇敢带到了人世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