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

韦白

 

朋友,外面是满天的霾。人与物都在黑白电影中

移动。那是魔鬼之手在对这逐渐衰败的世界施加魔法。

你看,它把山峦的上半部隐去,它把高塔拦腰切断,

甚至,它还把人脸上沮丧的表情

打上了模糊的马赛克。仿佛是为了好玩,

仿佛我们真的进入了某种虚拟空间的虚拟现实。

 

可我们真的不知道今是何世。一切都在滑动,

从前在那里的东西已了无踪迹。世事已变得出奇的诡异。

大国的博奕,小国的战乱,经济的衰颓,

都让你整日为之惶惑。你会发现从前的智者一夜成了犬儒,

你欣赏的作家转瞬念着咒语,像得道多年的仙人。

一个诡秘的马戏团,像训练狮子跳铁圈一样训练着文学。

 

朋友,这虽然古怪,但却是真的。你不是在做梦。

你在每一个地方,在每一个时刻都呼吸着霾。

虽然你看不见,它是一种细小的颗粒,你只能凭嗅觉去感受,

你只能借助精密的仪器去分析。就像磁铁感受着磁场。

它远远地遥控着世间的一切。它让光线变暗,让肺生病,

让尘世的生活笼罩着一层薄薄的不祥的气息。我们只能祈望

 

大风来吹,但风在哪里,如何唤来,却缺少神通。

我们这些像霾一样细小的生物,说到底也只能像霾一样漂移,

滚动,挣扎,本能地攀登着潜伏在每一个细胞中的DNA的双螺旋。

(遗传学家告诉我,那样的螺旋多么细小,多么曲折呵。)

它封闭了出路,让人常常误入岐途。而风出于自然,它消灭霾,

或者消灭原子一样孤立的个人,全凭兴趣,或全凭某个即兴的表演。

 

有时,我想霾得以生存,必有它的生存之道。这世间充满霾,

是因为霾符合这世间的法则,它是恶的,它善变,它很大程度上

是无形的,它易于流动,扩散,在寒气中潜伏,它与一切美好的

事物为敌。它呈酸性。甚至,它还带电荷。它去了又来,

并天天在生产。它源于秸秆,源于化工厂排出的成吨的废气,

源于滚滚车流里那燃烧的汽油,也源于这日益凶恶和沦陷的人心。

 

霾吞噬着万物。这里,已没有久违的牧歌、极乐者的“桃源”。

这里已没有梦想的蓝天让梦想的鸟儿自在地穿入。这里,奴隶们

装聋作哑,就像霾是一种真正的麻药,谁呼吸它,谁就会麻木。

这里,老鼠们在自己的老鼠洞里爬来爬去。这里,秃鹫在捕食着

白兔,花朵被啃食,已停止化作诗篇。这里,没有人再可能真正地

分辨美与丑、善与恶,一切都化作了霾:一片混沌的无边无际的白雾。

 

2015-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