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法院(省高院)二审枉法判决的分析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枉法裁判分析)山东省法院(省高院)二审枉法判决的分析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枉法裁判分析)http://sdlxz1.3322.net/new_page_1.htm

                                (1998)鲁民终字第125号
(注解:本文章的括号里的文字是判决故意违法的注解和故意违法的依据,也就是说判决错误的地方)

上诉人(原审原告):吕锡珍,男,1948年11月17日出生,汉族,枣庄市市
中区居民,现住枣庄市市中区建华路。
委托代理人:宋卫国,枣庄恒平律师事务所律师。(是一个没有职业道德的律师!二审本来不想用它,但是发誓赌咒一定全力维护,后来还是丧良心了!因违法三倍收费、不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单方中终止协议,丧尽天良背叛委托人等违法事实被投诉四年、枣庄市司法局发现宋卫国擅自模仿委托人制作假委托合同一份等其他违犯律师法,枣庄市司法局依法调解,于2003年月29日退还委托代理费30000元。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一审经过法官故意删改的没有页码的庭审笔录,也是他宋卫国模仿委托人违法签的名。)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枣庄市城市建设房屋拆迁办公室,住所地:枣庄市市中区解放路69号。
法定代表人:张廷义,主任。(丧尽天良的假冒伪劣的)
委托代理人:李好柱,男,1948年8月3日出生,汉族,枣 庄市城市建设房屋拆迁办公室副主任,住枣庄市市中区文化西路1号。
委托代理人:刘荣渊,枣庄龙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枣庄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枣庄矿务局)。住所地,枣庄市薛城区泰山路。
法定代表人:刘继东,董事长。(现已经调离)
委托代理人:孟庆华,男,1955年9月14日出生,汉族,枣庄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副处长,住本公司宿舍340号。(已经免职)
     上诉人吕锡珍因与枣庄市城市建设房屋拆迁办公室、枣庄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房屋拆迁补偿安置、人身伤害赔偿纠纷一案(违反程序应该发回重申),不服从山东省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1996)枣民初字第5 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没有公开开庭审理,判决书合议庭人员与合议庭人员通知书不符,它们丧尽天,良暗箱操作,采用违法没有页码的没有当事人签名的庭审笔录和使用一审违犯证据规则的证明做枉法判决。没有页码和当事人签名的庭审笔录不能作为合法判决的依据)
     原审法院认定,1993年,根据枣庄市政府的统一规划,枣庄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矿务局)拆迁惠工村八区旧房,并领取拆迁许可证。同年4月11日,矿务局房改办与枣庄市拆迁办公室(以下简称拆迁办)签订拆迁委托书,全权委托拆迁办办理拆迁补偿安置等事宜,具体标准按市政府有关规定。原告吕锡珍的房屋座落在红星村八区33号,建筑面积259.18平方米。同年4月15日,枣庄市拆迁办公告通知八区内的拆迁户拆迁,同时对原告的房屋进行了调查评估。原告于4月26日搬家,领取了搬迁奖励费、搬迁补助费、临时安置费。1994年4月5日,枣庄市拆迁办通知原告回迁一套75平方米居室及46平方米的门面营业房一间,原告未接受。1995年被告又给予回迁一座382平方米的独体三层楼及46平方米门面房。原告以楼房质量差、无法正常经营使用及门面房的结算无法律依据拒绝接受。1996年2月5日上午,原告持汽油到枣庄拆迁办要求立即解决问题,并自焚,经抢救脱险。在原告自焚的当天,两被告安排原告家人暂住一独体楼内至今。同年3月27日,枣庄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及枣庄拆迁办、枣庄矿务局共同研究给予原告回迁两套三室一厅居室和46平方米门面房,原告未接受。同年12月9日,枣庄市城乡建设委员会作出决定:(当事人至2003年5月19日未见过1996年12月9日的非法决定,是1996年11月12日宴请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民庭庭长韩XX 梁XX 法官王xx等酒足饭饱之后作出的违犯证据规则的证明,没有经过质证的违法证明。)原告被拆除的房屋为住宅,根据实际情况,安置一间46平方米门面房及两套三室一厅住宅约160平方米。
     一审遂判决:一、被告枣庄矿务局安置原告吕锡珍惠工村八区东北临街新建楼房北楼一楼门面营业房一间58平方米,东单元二楼东户住宅一套68.67平方米及南楼西单元二楼东户一套97.47平方米;二、原告应付给被告枣庄矿务局回迁安置结算费用35231.90元;三、被告枣庄矿务局应付给原告临时安置补助费25918元,原告已领取47429.94元,故原告应付给被告枣庄矿务局多支付费用21511.94元;四、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3020.25元,由原告负担6760.25元,被告枣庄矿务局负担6260元。
  上诉人上诉称,被上诉人应与上诉人签订书面拆迁协议而没签订协议,过错责任完全在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拆迁,被上拆人应给予回迁安置、补偿,被上诉人作出的三次安置方案,都不合理,否认上诉人的房屋是非住宅用房是没有道理的。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原审判决,支持上诉人的合理合法请求,给予赔偿因不能按时回迁所造成的一切经济损失。
       被上诉人没有答辩。
       经审理查明,1993年,根据枣庄市政府的统一规划,矿务局拆迁枣庄市惠工村八区旧房进行以商品住宅为主的建设开发,并领取拆迁许可证。同年4月11日,矿务局房改办与枣庄市拆迁办签订拆迁委托书,全权委托拆迁办办理拆迁补偿安置等事宜,具体标准按枣庄市政府有关规定,由双方协商确定;回迁户的安置时间不得超过1993年12月底,回迁户的回迁,按枣城拆字(1993)第14号《拆迁补偿安置细则》执行,由矿务局向拆迁办提供回迁户的楼号,余房由矿务局房改办安排。上诉人吕锡珍的房屋座落在红星村八区三十三号(非临街房),建筑面积为259.18平方米,房屋的基本情况是两间堂屋、两间南屋、三间平房、70平方米的地下室。上诉人在此居住并不从事个体摩托车修理,房产证载明房屋用途为住宅(当时的《拆迁条理》没有明确规定以房产证载明为依据。以营业执照和确实情况为据)。1993年4月15日,枣庄市拆迁办公告通知八区内的拆迁户拆迁,并规定拆迁日期为同年4月18日至5月13日,同时对上诉人的房屋进行了调查评估;房屋用途为住宅,房屋作价37664元,加上院墙、树木等到共计44304元,上诉人对此调查评估情况签字认可(被告恶意强行停电、停水、阻断交通后原告是八区最后一家没有搬迁的,原告被迫签字,违背当事人的意愿强行签名,违犯《合同法》,属于无效的调查评估,不能代表认可,没有法律依据)。上诉人于4月25日搬家,当日领取搬迁奖励费800元(拖延四天已扣400元,因断水、断电、堵塞交通道路的野蛮土匪霸道行为,拆迁总共432家,上诉人是432家中最后一家被迫无奈搬出的。)、搬迁补助费200元、六个月的按住宅补助标准临时安置费3110.16元。双方当事人未订立书面拆迁协议,拆迁后上诉人系自行安排居住,并于1993年11月领取3个月的临时安置费1555.08元(按住宅补偿标准)。1995年9月1日,上诉人又按全部是营业房标准领取了1994年11月的临时安置费42764.72元。以上三项费用均由被上诉人枣庄矿务局支付。
       1994年4月5日,被上诉人拆迁通知上诉人回迁,回迁方案为一套75平方米居室及46平方米门面营业房一间,上诉人未予接受。1995年被上诉人又给上诉人回迁一座独体三层楼房382平方米及46平方米进行结算。上诉人因楼质量差、无法正常经营使用及门面房的结算无法律依据拒绝接受。
  1996年2月5日上午八时许,上诉人与家人持汽油桶到枣 庄市拆迁办主任张廷义办公室要求立即解决他的问题,将汽油泼在自己身上,并用打火机点燃身上的汽油,张廷义及工作人员将上诉人身上的火扑灭,并立即送往枣庄市市立医院进行治疗。当天,两被上诉人即安排了上诉人家人暂住在独体楼至今。1996年3月27日,枣庄市房屋拆迁管理办公室及枣庄市拆迁办、矿务局共同研究了第三个回迁方案,即给予上诉人回迁两套三室一厅居室和46平方米门面房。对此回迁方案,上诉人未接受,并于1996年9月16日诉之于法院。
      另查明,在第一套回迁方案未被上诉人接受后,上诉人及枣庄市拆迁办多次去找拆迁管理办公室要求仲裁解决,但拆迁管理办公室一直未做正式答复,也一直未进行仲裁(拆迁管理办公室法人刘连喜接受枣庄矿务局贿赂后,故意不作为)。
      同年12月9日,枣庄市城乡建设委员会作出决定,上诉人吕锡珍被拆迁房屋定性为住宅(当事人至今从未见过1996年12月9日的非法定性决定,是1996年9月16日起诉后,于1996年11月12日宴请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民庭庭长韩金台、梁国糜、法官亡薪等酒足饭饱之后相互勾结,作出的非法无效定性决定。是违犯证据三性要素,三性是指:客观性、相关性和合法性 客观性是指客观的真实。即符合案件实际情况的真实。 相关性是指证据对特定的案件事实的证明作用和价值。 合法性一是指定案证据必须是通过合法的手段调查收集的事实材料。二是指定案证据必须符合法律规定的表现形式。法无授权不得为,国务院及建设部为什么时间授权法院做房屋属性鉴定的?!房屋属性定性《拆迁条例》第十二条 在房屋拆迁主管部门公布的规定拆迁期限内,拆迁人应当与被拆迁人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就补偿、安置等问题签订书面协议。 补偿、安置协议应当规定补偿形式和补偿金额、安置用房面积和安置地点、搬迁过渡方式和过渡期限、违约责任和当事人认为需要订立的其他条款。规定必须在拆迁当时!以后以前均属无效!营业房房还有《拆迁条例》第二十七条 拆迁人对应当安置的被拆除房屋使用人,依照本条例规定给予安置,安置用房不能一次解决的,应当在协议中明确过渡期限。 被拆除房屋使用人是指在拆迁范围内具有正式户口的公民和在拆迁范围内具有营业执照或者作为正式办公地的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根据当时实际使用情况,安置一间46平方米门面房,两套三室一厅住宅约160平方米,具体责成业务和主管部门实施安置和结算。在一审诉讼中,上诉人同意回迁八区东北临街新建楼房的南楼西单元二层东户97.47平方米及北楼东单元二层东户68.67平方米,但要求两间门面营业房,被上诉人枣庄矿务局只同意给予回迁一间门面房,为此,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在二审诉讼期间,被上诉人同意给予上诉人回迁八区东北临街新建楼房的南楼西单元二层东户97.47平方米、北楼东单元二层东户68.67平方米,北楼东单元一层西户55.47平方米及北楼临街营业房58平方米(庭长梁国糜及法官威胁、强迫接受)。
       以上事实,有以下证据予以证实(本证据违犯证据规则,不符合证据三性!采纳这个证据属于违法!)、山东省拆迁许可证、红星村第一居委会出具的证明、回迁上房结算单、市拆迁办给市拆迁管理办公室的请示报告、《拆迁补偿安置细则》、枣庄市城市房屋拆迁各类标准、枣局煤计字(93)第42号文件、枣城规字(93)第40号文件、拆迁办1998年9月18日出具的证明、山东省统计局证明(这个证据没有法律依据!应该依据《拆迁条例》给予停产停业的经济损失!)等。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枣庄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拆迁上诉人吕锡珍的房屋,应当给予及时回迁。被上诉人枣庄市城市建设房屋拆迁办公室受拆迁人枣庄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全权委托拆迁上诉人吕锡珍的房屋,应当按照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进行,但是被上诉人枣庄市城市建设房屋拆迁办公室违反国务院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规定,没有与被拆迁人签订补偿、安置协议,实属违法行为。由此而导致的纠纷,被上诉人枣庄市城市建设房屋拆迁办公室应承担民事责任。作为拆迁人的枣庄矿业(集团)有限公司知道被委托人枣庄市城市建设房屋拆迁办公室没与被拆迁人吕锡珍签订补偿、安置协议而没有表示反对,对因此而造成被拆迁人不能及时回迁安置及造成的经济损失,枣庄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应负连带责任。
     本案中,虽然拆迁人与被拆迁人没有签订补偿、安置协议,但已实施了拆迁。对此,应本着事实求是的原则,依法给上诉人回迁安置。根据上诉人吕锡珍被拆迁的房屋房产证的记载及上诉人在拆迁以前确实从事摩托车修理这一事实,该被拆迁的房屋性质应认为兼用房(“为兼用房”没有合法的法律依据!),因此,应根据上诉人实际使用房屋情况进行补偿、回迁安置。上诉人主张其被拆迁房屋全部是营业用房而被上诉人主张上诉人被拆房屋全部是住宅的理由均不能成立。(不成立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认定上诉人被拆房屋全部是住宅也是不正确的。由于未能在规定的回迁期限内给予被拆迁人回迁安置,根据有关规定,在超期以后应加倍支付临时安置补助费用,(应加倍支付临时安置补助费用,为什么没有支付,)虽然在1996年2月5日拆迁人给予被拆迁人安排了周转房,但是由于拆迁人一方有过错,所以,也应给予被拆迁人临时安置补助费用(也应给予被拆迁人临时安置补助费用,为什么没有给予,是法院截留了还是办案人员贪污了!?依据规定逾期的应该加倍!不加倍的每平方米每天0.5元!加倍的每天。对上述款项支付,应扣除上诉人已领取的部分。因拆迁和不能及时回迁安置而给上拆人造成的损失,被上诉人应予赔偿,由于上诉人在本案审理期间未能提供其损失的证据(放屁!一审法院虽然在移交上诉案卷时截留证据、篡改笔录,篡改的笔录没有页码、没有当事人的签名,但是二审又重新提供全部大量证据!二审法官栾建德承诺来枣庄亲自评估,结果没有来枣庄评估,责任在法官栾建德!),故按照有关规定,只赔偿给上诉人本地平均工资(没有法律依据)。关于上诉人自焚所造成的损失,要求被上诉人赔偿于法无据(《宪法》第41条《民法通则》第121条难道不是法吗?),原审法院不予支持是正确的(法律依据是什么?),但由于人身伤害赔偿的诉讼请求在本案中是与拆迁补偿安置纠纷合并审理的,原审法院没有单独列项予以驳回是不符合法律要求的(违反程序,应该依法发回重审),在此予以更正,(“此予以更正”就了结了吗?!经济损失为什么之字不提!)。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七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七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二十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山东省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1996)枣民初字第5号民事判决;
   二、被上诉人枣庄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接到本判决十日内提供下列房屋给上诉人吕锡珍回迁安置,八区东北临街新建楼房的南楼西单元二层东户97.47平方米、南楼西单元一层西户55.47平方米、北楼东单元二层东户68.67平方米住房三套、北楼临街营业房58平方米一套;(上列房屋是否合格、各种必须证件没有一件。)
   三、上诉人吕锡珍在接到本判决十日内应支付回迁房屋价款71159.90元;
   四、被上诉人枣庄市城市建设房屋拆迁办公室在接到本判决十日内支付给上诉人吕锡珍临时安置费用73444.26元(支付73444.26元的法律依据?依据什么?怎么算出来的?凭李院长左右的一句话?);
   五、被上诉人枣庄市城市建设房屋拆迁办公室在接到本判决十日内赔偿上诉人停业损失29994.50元(支付29994.50元的法律依据?依据什么?怎么算出来的?几个人的?拆迁过度费50余万谁贪污了?为什么不提?凭李德蓉院长的一句话?);
   六、驳回上诉人吕锡珍人身伤害赔偿的诉讼请求(渎职侵权不承担责任?《宪法》第41条《民法通则》第121条现在无效了?)及其他诉讼请求(除掉房屋的占地面积,还有1166平方米的水泥修理用场地,供修理调试机动车用的土地使用权为什么不给?土地使用权被上诉人为什么能无偿取之93万元?原告提交了土地使用权的所有证据,被法官全部故意隐藏。违法的法官强奸了宪法中的规定,侵犯了当事人的土地使用权,为什么不叫当事人依民事诉讼法追诉?侵犯当事人合法权力)。
   七、被上诉人枣庄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对本判决上述第四、五项负连带责任。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13020.25元,由枣庄市城市建设房屋拆迁办公室和枣庄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均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此页无正文)(判决书合议庭人员与合议庭人员通知书不符,未通知当事人,擅自违法变更,违反程序。)

                                审 判 长: 路兴栋
                                审 判 员: 陈寿年(合议庭通知书没有,违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合议庭工作的若干规定》 第三条合议庭组成人员确定后,除因回避或者其他特殊情况,不能继续参加案件审理的之外,不得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更换。更换合议庭成员,应当报请院长或者庭长决定。合议庭成员的更换情况应当及时通知诉讼当事人。变更合议庭成员没有通知原告当事人!)
                                代理审判员: 栾建德(本案主办)      

                                一九九九年二月九日
                                  书 记 员: 刘成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