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是我们永远的骄傲和榜样...


   2010年6月19日至21日,全国农民武术比赛暨武术之乡传统拳种传承人演武大会在陕西省宝鸡市举行,来自全国各省市区的42支代表队近400名各流派武术爱好者齐聚陈仓论剑。本届全国农民武术比赛由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陕西省体育局主办,宝鸡市政府承办,旨在充分发挥武术项目的优势,倡导全民强身健体,进一步做好武术之乡代表性单项拳种挖掘整理工作,逐步建立完善的单项拳种技术体系,传承民族优秀传统文化。

  本次大赛分为个人单项赛和个人演示赛,设竞赛项目、传统项目、对练项目三个大类。其小项细分中,南拳北腿,太极八卦;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可谓样样俱全。按各组别和各单项男、女分别设一、二、三等奖,还设有“体育道德风尚奖”。同时,比赛中还将举办武术之乡传统拳种传承人演武大会。

  从2008年开始,老爸连续三年应县体委邀请参加全国性的比赛。本次比赛,近年七旬的老爸参加老年组传统拳术和棍术表演两个单项。在同组十余人中独占第一名,拿下两个单项一等奖!!!另外,他与另一名老拳师配合获得对练项目二等奖。

  我打电话向老爸道贺。老爸说,今年的发挥比去年更好,场内场外引人关注,有好几家媒体来找老爸采访(不过老爸不怎么会说普通话),还有选手跟前跟后要拜师学拳。

  借着这个好消息,我从电脑里搜出了几张老爸和家人习武的照片,贴在空间慢慢回味,也随意说几句:
image

  老爸从小喜欢武术,少年时走南闯北做苦工,只要遇到老艺人就请教学习。多年来学得一身好技艺,待青年时已然冠绝全乡,勇名闻名遐迩。差不多20年前,曾有一名自称打遍我县东西两川难遇敌手的年轻人专门找老爸过招,结果被老爸一拳打得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有几年,乡里的小混混常常结伙到农家果园捣乱,但因老爸的威名,他们一直不敢靠近我家果园行凶。

image

  老爸的力量大得惊人。我记得很清楚,在我上小学时同学们经常对我说:你爸爸自己做的水桶比别人要大三倍,每个桶里坐两个人都没问题。
  老爸的勤劳也是出名的。我小时候,常听村里人说,老爸总是每晚12时睡觉,每天早上4时起床,村里没有人有这样的精力和耐力。听老爸说,爷爷年轻的时候不务正业、喜欢赌博,家里孩子为了生活不得不沿街过饭。但由于老爸和老妈的勤劳,我们兄弟姐妹从没有吃过苦受过罪。

image

    老爸年老不服老。我每次回家,与老爸一起看武林风、搏击赛一类的节目,老爸总是点评各个选手的特点和不足,兴奋之时自己在电视机前挥拳踢腿,还说要报名参加比赛一定拿第一。几十年来,老爸不管家务农活再忙,睡前早起都要练上几手,现在老爸站着踢腿时脚尖还可以踢到额头。

image

  在我十岁左右的时候,农村娱乐项目少,村里很多年轻人都找老爸学习拳术。人多的时候,我们家近百平方米的院子里全是年龄不等的爱好者。直到现在春节,还有那时的徒弟来给老爸拜年。
  就是在那时候,我也跟着学习了一点基本招式,后来高三复习高考前的午夜里坚持锻炼过几个月,上大学后完全荒废了。四年前的春节,乡里在我们村中心的小广场上表演武术,约三四百人观看,老爸要我上去露一下。那时,我几年没活过腰、压过腿,根本不敢上场。老爸不高兴,就使用激将法说我胆小云云。我一气之下脱下外衣进场,拿出从未有过的冲劲打了一组前空翻、左倒右扑、二指俯卧撑和鲤鱼打挺等。因为这些动作不同于其他人表演的套路,表面看上去有点硬功夫,出乎意料地赢得了人们的掌声和大拇指。下场后,我看到老爸在开心地笑。

image

  现在,逢年过节,我们家总是热闹非凡,大伙儿齐聚之时,少不了要谈拳习武。不管像大姐夫一样的练家子,还是像四姐夫一样的纯外行,都要摆弄几下身手,搞得满屋掌声和哄笑不断。近些年,村里春节重新搞起了传统秧歌,老爸作发发起者之一,全权负责武术项目带队表演,也邀四方同行前来助兴。据老妈说,有一次家里来了各乡习武爱好者二三十人,仅做饭请吃一事老妈和二姐就张罗了好几天。

  因为长年习武,老爸不仅生活中多了乐趣,而且精神气足、身体健康。这是我们儿女最高兴的事!

 

  相关链接:
  《老爸是我们的骄傲》:http://cuocuocuo.ycool.com/post.3211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