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达丹佛机场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天空一片蓝宝石的颜色,布满了清晰的云朵。我们一出出口就看见我们的朋友肯在外面等候。他也在育碧工作过,是我们的老朋友了,这次我们初来乍到连房子都没有,就先暂住在他家。

我们住的地方在丹佛的西北,叫LONGMONT。我坐在车里就睡着了,不知道开了多久到了肯的家。肯和他的妻子女儿住在一栋很普通的二层楼的房子里。到了家我就又开始犯困,老詹倒挺精神,大家聊了半天之后还有兴致外出觅食,我可一点食欲也没有,很快就去睡大觉了。

第二天六点多我就醒了,悄悄的爬起来,精神抖擞的出门。前一天还很温暖的天气,一下子冷了好多,我穿了一件长袖衫外加皮夹克还冻得直发抖。我就在路上走着,整个地区看 不到一个人影儿,偶尔有一辆车开过,安静极了。这是一片很大的住宅区,布满了2,3层楼的房子,很多都长得一个样,我必须仔细看清楚了我们住的地方以免找 不到回来的路。由于这里是新区,房子大都是新的,马路也是新的,路边的树叶很矮小。我走到了一个路口,右拐上了另一条路,走了一会儿就到了尽头,横在面前 另一条看上去通往外面的马路。尽头是一片荒草地,草大都黄了,乱糟糟的长了一天一地,远处是绵延的群山,乌云阴沉沉的压在山头上。冷风吹得我打了个激灵, 心里想:这下完了,可到了村儿里了。

这天上午肯带着我们去办了手机卡,中午在墨西哥快餐店吃了tacco和小枕头似的墨西哥卷,下午陪着他们去看周围的几处房子。因为肯的妻子当娜又有小宝宝 了,他们盘算着买个大点的房子。有几个房子真好看啊,看得我都流口水,幻想自己什么时候能拥有一栋就好了。哈哈,我并没有什么美国梦,不过见到了美好的物 质生活还是相当的向往哪。回到家后不久时差带来的那种疲乏感一下就击中了我,躺在沙发上就睡了过去。醒来后就该吃晚饭了,我们叫了中餐的外卖。我看那菜 单,一个普通的炒青菜也要7。99美金,宫保鸡丁要10。99美金,真是觉得冤枉阿!老詹笑着说就当是人民币了。饭菜来了,宫保鸡丁一点也不辣,却咸得可 以,脆皮牛肉有厚厚一层甜酱裹着,味道真是不怎么样,好在分量很足。我只希望我们的锅碗瓢盆快点运到,我好在家里开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嘿嘿!

第三天,也就是今天,一天都在下小雨,更冷了。我更是4点钟就醒了,然后挣扎到6点半爬起来,饿得要命,去喝了冷的麦片。就在几天前我还吃着香喷喷的热干 面和甜甜软软的汤圆呢!有点想家了,不过一切都会好的,等我们有了自己的住处就会好了,我安慰自己。看了一会儿电视,刚好看到project runway,这是一个时装设计比赛的 show,我在上海也曾经看过DVD,非常精彩,那些设计师真是天才,看这个节目让我有冲动去学做衣服。对时装有兴趣的朋友应该找来看看。

不知不觉天亮了,9点以后我和老詹就出发去办理我们租的房子的入住手续。因为他们周末不上班,所以今天礼拜一我们才能去。这片叫fox ridge的公寓区离肯家非常近,走路5分钟就到了。和肯家不同的是这里不是独门独户的房子,而是像国内的小高层楼房一样的单元楼。房子都是2到3层的, 我们是2楼,从外面有个楼梯走上去。我们签了无数张表格,拿了钥匙,终于有了属于我们的一个单元了。和国内不同的是这里出租的房子都是不带家具的,里面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不过房子里面很干净,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空调开得很暖和, 还有个可爱的壁炉。我们托运的家当还在大海上漂,还要大半个月才到,这阵子只能将就一下了。

然后我们又由肯载着去市区买东西。我终于看到了有点人气的地方,看到来往的车辆和路上的人让我觉得亲切了些——在国内觉得人多真是烦,这里见不到人又觉得 太冷清了,哎。买了电脑插头用的转换器,一大堆日用品。在商店里突然接到电话说我们的车子马上就要运到了,我们真是高兴得不得了。在这里出门买个东西吃个 饭都要开车,没有车真是寸步难行,所以我们在来之前就买好了。车在纽约,今天刚好运到,真是顺利极了。这是辆05年的mini cooper S,全黑色。我是车盲一只,不过见到mini之后一下子就喜欢上这种车,长得挺精神,又小巧,老詹也中意,说这种车开起来特别有趣,所以我们毫不费力就决 定了买这款。在ebay上比较了半天,这辆车性价比最高,虽然不是我最喜欢的蓝色,但为了省钱考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况且黑色百搭,穿什么衣服都配。

车子下午4点多钟到了,我欢呼着跑出去看。虽然经过长途跋涉显得有点脏,不过我还是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它,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看了个遍,坐在驾驶位上感受了半 天——其实我还不会开呢!我拥有第一辆车了,感觉有点不真实——可我确确实实坐在里面。现在我只能憧憬尽快学会开车,就像小孩子学走路一样迫切,这样我就 能自由来去了。

今天晚上我们就搬进我们自己的房子,带着肯借给我们的充气床垫。希望这次能多睡几个小时吧,争取明天彻底把时差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