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th June  00:26AM  London


瓜子儿学校隔段时间就约家长和班主任老师一对一恳谈,昨天一见面,
Miss.Holt便说:咱们好像刚聊过,上次见面到现在没几个星期,Sydney一切如常,啥都是A-level的,数学、Science高于A,历史、地理略弱些,但不是到伦敦上学还没满一年呢么。前不久的考试报告放假前给你们,成绩都是excellent,甚至包括历史。



瓜子儿班里现有十三个学生,一位班主任一位助教,基本因材施教。比如数学课按水平分三桌,根据学习进度不断调整,瓜子儿和欧文始终在最快的内桌,据瓜子儿说,欧文比她数学好,做题比她快,super fast。但老师的意思是瓜子儿总不能集中注意力,没有不会的但做什么都慢,做着题指不定想什么、干什么呢。上学期开学不久老师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后来专门给她配了一沙漏计时。英文课上写字没什么challenge,问题表现最突出,老师就让她单去另一桌写,免得被周围的同学吸引注意力。昨天Miss.Holt说,Sydney进步挺快的,基本不用沙漏了,有时为了让老师高兴,也为了对自己负责,还主动要求去一边写字。老师说这话时眼里带着怜惜,说她是班里岁数最小的,还不到8岁。再说,bright kids are like thischallenge不够肯定走神。


其实吧,我和大恐龙小时候都有酱的问题,大恐龙三十多岁才想起矫正,我岁数大恶习难改,所以混的连个工作都没捞上。大恐龙改的效果也不是特别好,经常性地,明明听他说在忙工作,但不经意看见他电脑,内页面明白地显示,丫不是在研究国际政治、世界经济,就是学习生物学新动态呢。好歹人家还有份正经工作养家,母们也就没给他放个沙漏五六的施压。

Miss.Holt讲完瓜子儿的基本情况,就一遍遍地说she is bright,she presents well all the time,特结束语,弄得我俩都不好意思坐下去耗时间了。哦,还说了两遍Sydney is a quiet girl。后来我问大恐龙老师怎么会用quiet形容她,大恐龙特满意地说:She is my daughter!这样多好,她安静又不是不说话,她会回答问题什么的,但她不会叽哩哇啦地ask for attention,不像你……靠,有这么聊天的么,闺女是自己的,媳妇儿也是呀。



十几分钟就聊完撤出来,路上我说每次家长会听到的都一样,真挺没劲的。大恐龙斜楞着眼儿问:什么有劲呀?噢,你想听Miss.Holt说,瓜子儿和Year 5的内男孩谁谁谁谈恋爱呢,那你就满意了是吧?…… 倒也不是。但想想我小时候爹妈去开家长会,每次都料想不到老师会跟他们聊哪段、我又出了什么幺蛾子,内得多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