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花开的春天

三个少年非要告诉别人

自己老的屁都放不动了

他们早晨就起来喝酒

一直喝到第二年春天的早晨

这中间院子里的猫变成了五只

这三个少年还是三个

他们喝多了后喜欢说

好逼都让狗操了

如果左大腿是男人

那么右大腿是女人

上帝就是善良的

后来有几个酒厂来赞助了

因为他们用瓶子在院子里

玩出了行为艺术

人们看见酒瓶堆起的香槟塔

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求雨

有钱之后

三个人立刻分道扬镳

然后各自手拿名牌手机

屌操世界各地

他们再也不觉得自己老

因为没有一个院子可以让其驻足

千家万户

在静静的深夜里

去寻找卫生纸的那只手

不是男人的

就是女人的

所以这是个凡人的世界

让我们忘掉那无数个曾经在院子里

默默愤怒的年轻人吧

2013.6.30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