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已至,旧年的年终总结现在才完工。上篇未完的日志是在盛夏的生日后,彼时想着无论如何也要为自己的三十岁狠狠马克一记,然而但是,倏忽新一年。

此刻回想起一年前的光景,脑海里一片混沌。没有博客和微博的记载,那些过往凭什么而存在。想得起来的,不过是几个关键词。

三十。
我竟然也三十岁了。

十几岁的时候,觉得三十岁简直遥远得像下辈子,那时候青涩且顽冥不灵,又自恋又自卑,觉得自己虽然没有美丽的面孔但有颗玲珑的心,满腔才华迟早有一天终将横溢,暗暗发誓要长成一棵树,不用仰仗别人自己就能为自己遮风挡雨。

转眼,真的是转眼,三十岁就到了。我一面笑嘻嘻地说你们看我过第十三个十八岁生日了我依然青春美貌,一面唏嘘时间真是一把杀猪刀,其实我的腰围已经从一尺七悄无声息地肥到了一尺九。

三十岁时,我公开索要生日礼物,要大家给我一封手写信邮寄给我。无论你是谁,只要你愿意。这个要求看似简单,实则很让人为难。习惯了电脑键盘手机短信的问候模式,谁还耐得烦用纸和笔来复一回古?幸而也有人觉得有趣,来信虽远远谈不上如雪片飞来,但也攒了厚厚一叠,有多年老友,也有未谋面的新交,有意料中的铁板钉钉,也有意想不到的惊喜,那些字里行间的祝福与情谊,值得我永远默然地铭记。当然也有意外的失望,不过不要紧,生活就是这样,总有些人,在不知不觉中,退出了我们的天空,从此各自精彩去。

image

重聚。
欣慰的是,有些人一直在。十二年的夏天我们相识,八年前的夏天我们别离,2010年夏天我们再次重聚。多么不容易,8个而立之年的女人,7个都是孩子他妈,从天南海北飞回朝夕相处四年的大学,就为了一个周末的短暂相聚。不知道有多少大学寝室,能修得我们这样长久而坚固的情谊?感动不了别人,但足以感动我们自己。

十年之前,十年之后,我们从未放开牵着的手。
image 

失婚。
十六岁时的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三十岁时,一个看不清面孔的男人把离婚协议递到我面前,我惊恐神伤茫然踌躇笑一笑低头咬牙签了字,抬眼望见窗台边挂着的风铃轻轻打旋,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醒转后惆怅满怀又惊诧莫名,梦境太真实,三十岁的浓烈情绪在夜半三更荡气回肠,让十六岁的天真小心灵无法承受又无处抒发,再难入眠,于是打开台灯把这段神来之梦一五一十地写进日记本。

哪知一梦成谶。

我跟H2说,快请我吃饭,我现在是失婚妇女,多惨。她愤怒地反驳,我还高龄剩女呢,我比你惨!

靠靠靠,这叫什么青梅竹马,连这都要攀比。

跳槽。
十八岁时到成都念大学,第一次在报刊亭上看到一本叫《瑞丽》的杂志,对于来自小县城的小土妞来说,那真像一扇通往另一个美妙世界的窗户,眼花缭乱得让人欲罢不能。那个世界的她们流光溢彩摇曳生姿颠倒众生,可是十八岁的我还是那么幼稚那么乡土那么可笑,吃KFC的汉堡都吃得很不适应呢。可我有时候会暗自YY,如果能在去那里工作该多好啊,如果能做那样的美丽缔造者多棒啊。

竟然梦想成真。

虽然是日复一日的马不停蹄,但我发自内心地热爱且珍惜我的工作。甚至庆幸,幸好是失婚不是失业!

新家。
装修多辛苦,装修过的人都明白,那些疲惫焦虑烦躁琐碎在此略过不表,幸亏有爸爸妈妈的支持,否则我怎么可能撑得下来?四年了,我也终于在这个城市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窝。每个晚上穿过夜上海略带腥咸的风推开家门,立着尾巴拼命蹭着我裤脚的猫咪能带给我暖暖的安心感。

左边是我,中间是我亲爱的妈妈,右边是多年好友TOM。
image
 
养猫。
黑的叫咕噜,花的叫咩咩。它们是我的宝贝。:)
image

考验。
四月,一时兴起去了趟青岛。当时发日志说,四月是最残忍的季节,而在记忆中,我的许多个四月都曾遭遇突如其来的变革和拐点, 在茫然慌乱挣扎与阵痛之后, 鼓起勇气破茧新生。没想到这个四月并未例外。考验一次比一次严峻,伤痛和蜕变是一把双刃剑。行路至此,不必言也不会忘。

飞行。
飞广州1次,飞青岛1次,飞北海道1次,飞成都2次,飞北京n次。

每次飞北京,来去匆匆,几乎从没有离开公司方圆500米,且是在夜色中往返机场,帝都长什么样,真来不及看清。唯有一次在黄昏的暮色中看见了天安门,距离上次见它,竟然已有十个年头。

飞成都是为回家,一次是为姐妹聚会顺道办离婚手续,一是为妈妈六十大寿生日宴。

飞广州是出差,拍摄萧亚轩的片子。工作结束后迅速赖到小易家,见到神交已久的小婳婳,她和我想象中一模一样,面对这样柔软香糯的小小女孩,我其实是有点手足无措的,想摸摸她,又怕她觉得哎呀呀怪阿姨。小易抽空陪我去了趟澳门,虽然只有1天,但总算圆了我们策划很多年的2人旅行梦。

飞北海道也是出差,也是拍片。北海道的冬日短暂,下午四点天空便已漆黑,因此不得不每日凌晨四五点开始工作。零下近二十度的气温,满天鹅毛大雪,让生在长在工作在南方的我大开眼界。在天狗山滑雪场山巅,有一片雪花在疾风中冲入我耳朵眼,瞬间大脑一片空白,思维停滞,身血液也似已凝固。或许是《情书》的缘故,我对小樽这座城市有着莫名的好感。这个地方有着人世间的烟火气息,再寒冷的冬日也有家长里短的温暖气息,值得停步下来,小住上一段时日。
image

*      *      *      *      *      *     

以上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2010年。恢复单身,入职瑞丽,搬进上海的新家,和310的姐妹在川大重聚,窝藏两只嗲咪,飞来飞去积攒里程,经历挫折但依然勇往直前。这个年头,可乐很忙。

这张照片拍摄于我单身的第一天,在亲爱的川大一教前。彼时刚刚尝试在教学楼前和JMS一起赤脚蹦高,随后小心翼翼地保持平衡穿上我的超高跟角斗士鞋,摄影师小平在一旁抓拍到这个瞬间。很喜欢这张照片,喜欢到都懒得P。或许这从某种意义上揭示了我的现状:乐于挑战自我,哪怕行路艰难,我依然嘴角带笑心存希望。

亲爱的你们看,我还是这样自恋。

我一定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鞋。
我一定可以灌溉梦想开出奇迹。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