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小贝鲁终于玩够了过家家游戏,古市和男鹿的日子也恢复了往日的情形。

一放学,男鹿就被希露迪拉走了,似乎是有些什么事要商讨的样子。

被丢下的古市也乐得清闲,满心期待地打算去找在花店打工的妹子约会。

啊,男鹿不在身边的日子,从什么时候起变得这么难能可贵了呢?

“哟,这不是古市嘛……”

刚刚走上商业街,突然从身后传来的一个声音让古市身体一颤。

这个声音是……

他稳住心神,手不自觉地紧握成拳,缓缓回过头,毫不意外地看到了预想中的麻烦人物——

“高岛……”

“真巧,又见到你了呢。”高岛摆出一副十分熟络的样子,一手搭上古市的肩膀,在他耳边突然压低了声音,“上次在游泳池,可是多亏你‘关照’了,古市。”

果然是来找麻烦的啊。

古市尽量让自己表面上看起来不动声色,内心则不住地盘算着该怎么脱身。

“难得一见,不如一起去喝个茶怎么样?”高岛把嘴里的烟吐到地上,用脚狠狠碾压,“想跑的话,还是劝你不要白费力气的好……”

几个一看就是不良少年的人慢慢走了上来,以高岛为中心,将他围在中间。

哎呀呀,现在男鹿不在身边,还真是有点麻烦哪……

此刻,古市也只能在心中苦笑了。

要知道,他的战斗力可是无限接近于零……

“放心,我这个人呢,”高岛微笑着举起右手,在古市面前晃了晃,“——对朋友可是非常客气的啊……”话音刚落,握起的拳头就毫不留情地打在了古市的腹部。

“……!!”那真是足以让人晕厥的力度,古市却硬是咬着牙不哼一声。

“小子,还挺倔。”高岛招招手,两个手下马上走上前来,一左一右将直不起身的古市架起来。“带他走,我们回去再好好料理他。”

身体被强拉着移动,在意识逐渐模糊之际,古市突然在心中想道,我不见了的话,他会担心的……

 

神崎提着满袋酸奶心满意足地走出便利店时,正好撞见姬川那个极其碍眼的花衬衫男。

“喂,飞机头,你在干嘛?没事跑来碍本大爷眼吗?”

“嗯?哦,是你啊。”像是这才注意到他一般,姬川只是微微侧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随即又将视线转回原处。

神崎额头上的青筋瞬间爆了出来,“你敢无视我?你这个混蛋!”

“多少钱?”姬川还是没看他,突然没头没脑地蹦出一句。

“哈?”

“多少钱你才肯闭嘴?”

……火大。

“五百万!”

“操,你以为你嘴里镶钻石啊!?”

“给不起就不要问啊?你这家伙不是很有钱吗?”

神崎正打算再跟这家伙干上一架,却发现对方还是没有看他一眼。

……嗯?

这下神崎注意哪里不对了。姬川虽然照旧和他吵架,但是眼睛却一直盯着某个地方。

“飞机头,你从刚刚开始就在看什么啊?”出于好奇,他也走上前去,和姬川肩并肩,视线顺着他眼神的方向望去。

姬川用手指了一下对面街巷里的几个人,“被架在中间那个银发的……”

“嗯?”

“像不像男鹿那小子的跟班?”

 

古市醒来的时候,发现他正横躺在地上,两手越过头顶被交叉绑在头顶的柱子上。

严格来说,他是被冰水硬是从昏迷中泼醒的。

他试图扭了扭手腕,发现被绑得十分紧,根本没有挣脱的可能。

……喂喂,这样子也太难看了吧,古市贵之。他在心里自嘲道。

“哟,睡美人终于醒啦。”高岛走上前来,微微弯腰看着他,“哎呀呀,这么贪睡,可是要受惩罚的哦?”

“你这台词好烂……可以换个版本吗?”古市充满鄙视地盯着他,眼神里没有半点恐惧。

高岛被损得非常没面子地恼羞成怒了:“可恶!你这小子,认清楚现在的情况再说话吧!”说着,抬起脚,一脚狠狠踩在古市的小腿上。

“——!!”

痛得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古市还是硬咬紧牙关,坚决不让自己痛呼出声。

在这里示弱的话,就真是连尊严都没了。

“大哥,这家伙倒是挺有骨气,看来得用点非常手段啊。”高岛的手下建议道。

“看样子是的呢……”高岛在他面前蹲下,朝身后挥了挥手,“把那个给我拿来。”

……什么?

痛得几乎睁不开眼,古市费了好大的劲,才看清楚高岛手里拿着的东西。

——针!

这个发现让他全身一颤。

“放松放松,不用这么紧张,不是什么有毒的东西,只是会让你暂时动弹不得而已。”高岛带着一脸笑容说道,手摸上古市的手臂,找准位置,一针刺了下去。

不必被殴打的剧烈痛楚,尖锐而细微的刺痛反而更能瓦解人内心的防御,古市的身体开始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起来。

把一整支针液都注射打进去以后,高岛站了起来,回头对这里最高大的光头手下说:“喂,高田,这家伙的脸是你这变态喜欢的类型吧?就送给你玩了。”

“嘿嘿,大哥,你知道我就等你这句话啊。”

他们的对话让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的古市又瞬间清醒起来。

我擦不对吧这种在我妹买的漫画里才有的情节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啊——!!意识到对方想做什么,虽然情况不对,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在心里这么吐槽道。

古市,偷看妹妹买的邪恶漫画什么的,不是一个身心健康的青少年该做的事……

眼看着那个熊一样的死光头正一脸猥琐地朝自己伸出手,古市终于开口了:“等、等等啊!这位大哥!”虽然明知道挣扎也没什么用,但扯些废话至少可以拖延一些时间吧……

“嗯?”

“我、我可是连女朋友都还没交过呢,总不好让我先落下阴影吧?”古市用力地陪着笑脸,“搞不好会变成后天残疾的啊……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吗?难道不该怜惜一下?”好恶心,为什么他要被逼说这么恶心的话啊。

“等等,你……”光头用非常严肃认真的表情看着他,“你想到哪里去了?”

“……”

“……”

“……啊?”古市呆。“你不是想对我这样那样再那样这样吗!”

“什么!?”光头也呆。“拜托,谁会想这么变态的事啊!你是不是那些诡异女性生物爱看的漫画看多了!”

你们为什么对某些禁忌花园里的漫画都了解得这么清楚啊喂。

“什么嘛!原来不是那么回事啊……那你装得一脸变态的靠过来干嘛?”

听到这话,光头突然双手捧脸,皮厚肉粗的脸上泛起诡异的红晕:“哎呀……讨厌,人家哪有变态……人家只不过喜欢收集男生的小内裤~”

“这个也够变态了好不好!!”古市一口血喷了出来……

开玩笑,如果我的小叮当内裤曝露在众人面前,我还有脸去见明天的朝阳吗!?

“好期待哦,不知道是什么图案的呢?(心)”光头充满期待。

“不——要——”古市充满绝望。

当光头的手就要碰到他的皮带的时候,他们身后的墙壁突然在“轰”的一声巨响中,坍塌出了一个大洞……

“……敢碰他试试,我让你死无全尸。”

出现在烟尘中的,是已经发动了绳王纹的男鹿。

“恶魔男鹿!?他他他怎么会找到这里!”一众不良少年ABCD龙套们尽职尽责地表现出惊恐万分的样子。

在男鹿身后,神崎和姬川耍帅地摆出“耶~当然是我们通知的~”的POSE,当然没人看就是了……

看到男鹿的一瞬间,古市只觉得整颗心都放了下来。

意志一放松,整个人就昏昏沉沉了起来。

……我的叮当小内裤得救了。

这是古市昏倒前的第一个念头。

等等,简直太操蛋了,这么一来就,整个剧情发展不就和老妹书柜里那些邪恶漫画完全一样了啊……!?我才不是差点被强抢内裤的无用受呢——!!

……这是古市昏倒前第二个念头。

 

后记:

高岛是奶爸漫画里某个小番外出现的不良龙套君,希望有人记得他哈哈……

神崎和姬川的戏份是我私心……其实我很喜欢神姬CP。(掩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