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是每个人的过客
                                  每个人是每个人的思念

image

每年节假日回家
我可以哪里都不去
但有个地方
我一定会去
那就是奶奶家

奶奶家在鄞县的姜山
在过去的年代
那里是地地道道的乡下
而到了现在
城市要发展,无可避免的向郊区讨地
于是那个“县”变成了“区”

小时候,我会晕车
特别怕去爷爷奶奶家
因为那代表着我要坐好久的车子
行进在颠簸不平的石子路上
直到眼冒金星,翻江倒海
小身板直接躺倒在爷爷的床上
大口的喘气。
而现在去奶奶家的路变短了很多很多
路况也非常好,笔直宽敞的大马路几乎把鄞州区变成了市区的一部分
老爸自己开车用不到20分钟,就可以到达
距离和时间的缩短
也同样减少了一种路途中的期盼和心情……
image

记忆中最深刻的莫过于在奶奶家渡过的N个暑假
会和隔壁家的妹妹玩
看她泼墨写字,与她们家的猫咪玩
直到身上长满了虱子
被奶奶隔离起来。
有时候晚上出去溜马路
这是个很小的县镇
从马路的这头到马路的那头
用短短的十五分钟就可以穿过整个县城
路上时不时会窜出来狗啊,猫啊,还有猪
当时的我最怕狗,特别是狗从我身后不设防的穿过
我总会死死抱住比我小两岁的妹妹
走的累了,我们会走进路边的冷饮厅
点各种各样的冰淇淋吃
就这样
我过完了一个又一个的暑假
美好的童年,就这样结束了……

爷爷家在夏天总有些固定的菜式
那夏天独有的清淡味让我直到现在还念念不忘
每到晚上,一家人把餐桌搬到阳台上
吃着咸菜豆腐汤,吃着凉悠悠的泡饭
过着蒸鳗鱼、腌冬瓜、淡菜
吹着无比凉爽的夜晚的风
那时,没有空调、没有电冰箱
有的只是,满天的繁星,
和天幕暗下来
看家狗的旺旺叫声
image

爷爷前几年过世了
后来再也没有吃到过他做的菜
吃到过属于我童年夏天的味道
但那种略带褪色的夏日影像
一直深刻在我的脑海里

每年夏天回奶奶家
都会记起那里曾经的童年
印刻在青石板上的
消失的光年
image

安东尼奥尼走了,伯格曼也走了
今天早上上网,老妖春告诉我这个消息时
我哭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的情不自禁
大师的作品,我并没有看多少
记忆中的也就《云上的日子》、《放大》和纪录片《中国》
还有就是文德斯记录的他《和安东尼奥尼一起的时光》
唯一有感情的是
这本书陪我渡过05年的春天
在另外一座城市的日子
那是段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日子


可能是因为大师的走
带走了和他相关的记忆
那些消失的光年!

背景音乐:大乔小乔《消失的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