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0日,晴。
气温很高,27℃,是10月里温度最高的一天吧。
也是我近来灰色心情的黑色元素到极致的一天。
毕业照上我笑不出,如果假笑会比哭还丑,那还不如皱眉。
坏情绪不是来自压力,而是二十年来无数次的自我否定。
从未有过实在的优越感,那脆弱的虚幻的自我肯定和鼓励在失败前不堪一击。

我只是恨自己连几道数学题都做不出
我只是恨自己连关电脑,关电视,关门的毅力也没有
我只是恨自己是没出息地埋怨自己不算还烦扰别人生活的无赖

一切都是关于我

绑住自己,并用绳子勒得自己不能呼吸
这样做的我,有什么资格叫救命?

我想我的信念是什么?
我想我该怎么做?
无答案,所以我抬起头看天,接近傍晚,阴沉,有风。一团团云就这样走,一直走,和我一样漫无目的。

郁闷的是因为我只有郁闷,连哭的本事都没有
有什么好哭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自寻烦恼哭什么?

Grace求职不顺,除了她还有更多的应届生如此。
有学历的如此,无学历的也如此。都烦恼着,只不过有的是真的不顺,而有的人和我一样而已。

李丽芬的《爱不释手》旋律荡气回肠,MP3里连续地放,展在自己面前的画面也是策马奔腾的霸气
我知道阴霾快散去了

我对Grace说,其实每个人在原始智商和能力上没有多大差别,只是不同的环境和经历分化出了不同类的人
外地人能有那么多的成功是因为他们有坚定的信念,想逃离贫困,逃离山区或者农村,或者别的云云
那么我们如果要意志坚定,是得抱着怎么样的信念和目标呢?我对自己说。

什么信念?目标?我竟然忘了。小上海女人的贪图安逸的自杀式心理浮现,把雄心逼走了。
叹。我还是有个那么温暖的家庭和溺爱我的父母。。。
今天有这样的结果是自己这二十年活得比优胜者更逍遥的关系,这种逍遥也是我自己造成的环境来毁灭自己的。
从今以后,先改变自己所处的环境,再改变自己!

在222路上,我将头靠在车窗上,我想起卡卡的肩膀
他最近也不好吧。。这外表看似坚强乐观的孩子其实的脆弱总令我心疼
我只是一点点小挫折,面对他的痛苦时,为何我还是只看见自己的伤口?

卡卡,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不管是什么,都不是世界末日。不开心的时候可以吐槽但不要放荡
可以消沉但不可以绝望。
顽强顽强顽强!顽强到最后的,总能见到曙光。FQ说给卡卡听,也说给自己听。

没有空车,人太多。。我一向不喜欢这城市的喧嚣与拥挤
走回家吧。。。沿着童年家门口的那条河走。。

人生就像一条河,问题是,那是如长江般的?还是像眼前的这湾死水?

新市北路广灵二路,熟悉的十字路口,历历在目的五岁前的欢笑,有烘山芋,有石榴树,有爷爷带我走的铁轨,有每晚出入海虹宾馆的漂亮新娘子,有干净的河,还有一座独特的“屈家桥”。

一切回不去了。。。我和那纯真年代永别了,goodbye my innocent life...

人不能往回看,那里的欢笑会加剧现实伤口的疼痛

眼泪止不住地涌出来,只能停下来望向河对岸,不让路人看见奇怪的小姑娘一个人哭。

对岸是赤峰路轻轨站,熟悉又陌生的风景。。。
沉浸,沉醉,悲伤时唱首歌。

745经过,上车,我回家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