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起而来,兴尽而返 

  

今年五一假期,我在家看了很多碟,有的还是成套的电视剧,一个故事都讲述了一个不一样的人生,这些间接的人生体验让我有所领悟,却有扰得心情有些烦闷。假期快结束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想去个山中转转,听说竹海人少,于是和友人决定驱车到广州三百里之外的肇庆市广宁县的竹海看竹子去了。
    去竹海的路上,沿途的风景不好,收费站却是出奇的多,加之那几日岭南天气气热沉闷,还没到竹海之时,我们已经是兴趣索然了。竹是君子所爱,古代文人墨客也多有颂竹子的好诗。我觉得以王维的一首为最有趣,“独坐竹馆里,弹琴复长啸,林深人不见,明月来相照。”真正是一副幽静的美丽画面,让人好不神往。
     因为对竹的偏爱,自然想到竹海能放养身心,也想仿“竹林七贤”一般,放旷不羁,于竹林下,酣歌纵酒。“竹林七贤”中的刘伶曾写下《酒德颂》一首,大意是:自己行无踪,居无室,幕天席地,不管是停下来还是行走,随时都提着酒杯饮酒,喝醇了就睡,酲过来也是恍恍惚惚的,于无声处,就是一个惊雷打下来,也听不见,面对泰山视而不见,不知天气冷热,也不知世间利欲感情。如此情怀,我虽不能至,心却向往之。
    竹海却没能让我情怀放旷,我的问题是,竹海是不是一个值得驱车三个多小时来看的地方,我们所付出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有没有得到相应的价值回报?竹海除了比竹林子大些,似乎没有任何的清幽和风雅之气,天气气闷,竹海里更是让人闷得很,那来来往往的游客,更是让人心里多了几分烦躁。好在晚上在江边酒楼吃饭的时候,夕阳晚照,江水悠悠,群山环绕,远处袅袅炊烟,才让竹海生动了些,人的心里也宁静了些。
    吃饭的时候,朋友说了一个故事。话说古代王子猷,一晚在江边喝了几杯小酒,举头望见天上一轮皎皎明月,水月相映,甚是美妙,于是起念想探望对江的朋友,于是,他泛舟江上,来到了朋友的家门口,却并未敲门与友相聚,只是沿途而返回了。有人问他,既然去看朋友,为何又不进门呢?子猷道:“兴起而来,兴尽而返而已!”
    王子猷短短的时间泛舟探友成就了一段佳话,他实在是一个十分可爱的人。我们驱车三个多小时,却似春梦了无痕。想来这世间许多事,原本只是兴起兴尽之中的乐趣,我却执著于一个结果,“广宁访竹”这等风雅之事情就变成了一次毫无乐趣的短途旅行,如若能享受兴起兴尽之中的乐趣,情形又会是不一样了。可叹啊,王子猷,乃真名士,小女子,不过假风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