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醉酒》想起来小时候一个电视剧《珍珠传奇》,网上找了一集看,看完再看下一集就是广告,车的广告。广告完事,高力士又出来了。

我对车没有任何概念,更没有兴趣。但是必须要搬到那个已经装修好2年多的新家了。再不过去住,又成旧房子了。

老爸在楼下等我,拉着我去空港看车。这次是在另两个车型上选择。最后,我都不下车了。让老头帮我拿主意吧。

晚上馋螃蟹,请爹妈吃了顿海鲜。

最近一直在装箱,倒不是书有多多。是每次装箱的时候,看见哪本有意思,就看起来了。看见嘛玩意儿哏,就来回来去的盘。就这样装箱快3个月了。。。

今天装箱,翻出来一本画册《中国高等美院藏画精选》。看了一下表,耗时4个小时,中间还夹着上厕所、煮咖啡、听曲儿。这本书是我在美院的时候,八大美院一起出的,一共两卷<宋元明清卷>、<近现代卷>。还真别小看中央、国美、中工、天美、广美、西美、鲁美、川美这几家美院,藏画够得上国家级或省级博物馆标准。那时我刚留校教课,跟着教务处也整理了一些近代的,真是开了眼了。别的美院咱不知道。就说天津美院。我大三的时候,正好建新美术馆。有天早上,来了好几十个穿着防弹衣,带着钢盔的武警,手里都拿着枪。一打听,那是美术馆藏画室搬家。

翻了画册里的近现代,天美藏画最多。缘由是当时名家都要到这里留几张。再有个,是特殊历史阶段的结果。天津博物馆前身是天津艺术博物馆,解放后藏画众多,一部分也分到了天津美术学院,时河北美术学院中。宋元明清的好画更是多,日本二玄社曾来这里复制古画。

西安美院挺有意思,每张藏画上都加盖馆藏印鉴,我有点恶心,想起了满洲国皇帝。其实,西美这么做无可厚非,还大大保证了不被学院高层掉包儿的可能。但,就是影响了画的效果。盖背面或绫子上不行吗?

还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陈少梅是天津的民国画家,可是天津美院一张没有。由此,想起了有些谣言。某大爷爱陈少梅,各处都拿着陈少梅送礼,这里的馆藏没有就不稀奇了。

这张《松下高士》不知道陈少梅画了多少,也不知道造假的仿了多少。可这张的构图和效果,从没有过。确实上品。

 image

我准备再P一张陈少梅的画,就拿这张改,叫《Panasonic高士》,还能有大电视和空调,小红鞋儿多潮啊。

我吹自己看画册就能看出真假,这次国拍春拍就让我瞎猫碰见了死耗子了。嘉德、瀚海、保利、国拍每次拍卖都会给老爹寄来一大箱子定位画册,为预展做准备的,说白了吧,奏似文物拍卖的菜谱。我要是回去他们那里,就会拿着笔在上面打叉或划勾。后来,我只划勾,划对的。再后来,我只划几个勾,划我喜欢的、对的。

这次国拍,我划了林纾的一幅山水。我认为这个是真的,而且我喜欢林琴南,有《巴黎茶花女遗事》的娓娓旧爱,也有“画楼宁负美人恩”的盲目崇拜。当时,老爸的朋友说这个不真,他们也不知道林琴南是谁。我把林琴南跟老爸讲了一溜够,又把我几年前和广东一个网友藏家闲侃的心得讲了一遍(当时他要出让林纾画,我就跟他划价,最后成了朋友)。结果,老爸预展去了,一白话,把那帮人说晕了。等到预展最后一天,老爸带了个古画专家,就一句话“你儿子真有眼啊”。回来老爸一学,我扬眉吐气。说人家还问呢,“令公子哪天看的预展?”,我爸说:“这小子在家看的图册”。人家一听都没说话,岔开说别的了。。。

看画册就看不出真假啦?!我介叫“隔空断物”,懂吗?

最后还是让人家拍走了,我爸就是不把我的事当事。好吧,其实我对怹也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