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喜欢人多热闹的聚会,充分享受“冠盖满京华”的融融气氛。
同学聚会一般更不会错过,于是大大小小各类聚会的参加次数绝对不算少。
不过乍见昨天45人大“班会”的情状,重重的惊讶还是免不了image
晚上6点半约在茶坊畅饮,原本对这样的安排颇为疑惑奇怪。
目睹如此庞大的阵仗,一下子恍然大悟!
要是组织吃饭聚餐,那得多大一笔花费啊image
想抓住学生年代的最后疯狂时间,仅此一个理由足以解释大家的热情了。
然而面对这群不管陌生与否的曾经同窗,体味各自背后千奇百怪的人生经历,仍然有点失落迷茫。
有些岁月一旦过去便不再,有些故事一旦经历便埋葬,有些人物一旦分开便陌路。

连一个超大型包房都无法容纳下源源不断的来客,最后只好把这么一大批人分进4个小包厢。
缩小了交流范围固然可惜,但原本传播到达率太有限,也没多少人会在乎那点表面的热络。
签下PwC的SG拿出未来审计师的派头,统计人数钱款,外加争取折扣,忙得不亦乐乎image
每人25元的消费额只是中庸水平,可惜服务质量和硬件设施太过名不符实。
勉强下咽的零食、导致肠胃不舒服的饮料、老掉牙的卡拉OKimage
这一切环境因素注定了本场聚会娱乐工具的缺乏。
想尽办法搞活动,最后玩了一盘乱七八糟的“杀人”草草收场。
原因么,众口难调吧:有人想回家,有人说没意思,还有人根本不会玩。

然后发现还是聊天最有劲道,一直说到我口水匮乏、头疼发作才得以正式散场。
蓦然醒悟已经凌晨一点image其实真的没谈什么实质内容,总围绕有关“工作”的话题打转。
前景光明、事业蓬勃的昔日同学,未必有多么高傲的专业出身和学校背景image
那么当初又何必辛辛苦苦挤进名校呢?如果说,主导结局的关键依然在于个人才干和辛勤努力。
有时候,直至终点才能明白这些道理,此前则完全处于“身在此山中”的过程。
无奈而又必然……image

终于深刻理解复旦人自嘲的那句名言,“自由而无用的灵魂”。
外人看来或许还有荣誉的光环,而内里的很多东西往往只能受益于己,无法施惠于人。
这是复旦教育氛围的悲哀吗?个人认为,不尽然。

啊,末了说点开心的事情image
大家讨论决定年后出游,西塘 or 扬州,未定……
总之,期待ING……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