浆糊

“这个夏天,我也觉得自己老了
——幻觉消失了,它们为这个世界增色添彩,
你对其真假全不在意,只要他们带有魔幻的光华。”
别误会,这是菲茨杰拉德的碎碎念。

夏天其实是幻觉最接近真实的一个季节,
好故事大多发生在夏天,热切而眩晕。

背离实体,其实也是一种回归。
倒垂着头,快乐才真正有了重量,如是,方可感,可知。

师太写过一个小岛,情节忘了,但是名字却省得:衣露申。
也许所有的岛以及岛民都一样?潮湿而迷离?

水逆已经过去,久不光顾的恍惚却依旧,
或许,是前段时间清醒得略多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