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开那些照片,彼得.谢勒斯的《牡丹亭》排练照片。其中一张是【闹殇】,印象非常深刻,美人的眼神有种不忍离去但又要逝去的悲情,在我看来是难以割舍追寻与离弃。非常喜欢这张照片。

突然想看美人和岳帅的《百花赠剑》、美人和蔡蔡的《跪池》。

《百花赠剑》是出调情戏,吹腔不比昆腔,人保戏,演不好是要打瞌睡的,不像《亭会》,即使演的一般,唱的不错也行,闭上眼睛听也就罢了。《百花赠剑》那阵,岳帅真是帅啊~~美人的公主很有份儿,两个人的火花四射,看着真过瘾!这才是戏!

《跪池》是戏人结合,若是演的一般也能勉强凑合看看,演的精彩是锦上添花。早年华岳顾的《跪池》,可惜录像质量,面目都看的模糊。华蔡《跪池》,老蔡的“如何!如何?”、美人的“哪见得我生不出儿子?”这两个段落尽显大师风范。

老蔡的两句如何,曲谱中似乎只有一个如何,可能老蔡是临场发挥。第一句如何是肯定,意思是你看伤了指甲吧,第二句就是关心的问,大意是娘子没事吧?说是容易,掌握很难。老蔡的火候很到!

美人的这句:哪见得我生不出儿子。切忌念的大义凛然,因为柳氏确实没有为陈门留后,在她心中还是有点阴影的。美人念的表现柳氏有些心虚,大赞!

顾兆琳的“再也不敢恋酒贪花了。”眼神一转,甚是精彩!据说当年华岳计的跪池,老计的苏东坡也是极其出彩,三人联袂演出看的人心花怒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