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妮妮说,像李霄云这样的选手,每年的选秀都会看得到,而像曾轶可这样的创作才华,恐怕不会出现的这么频繁。她的声音中有两种成分,一个是个性,另一个是唱功。就个性而言,仁者见仁;就唱功而言,恐怕没人会不承认轶可是十强中的倒数第一。然而,去读一读她写的词,听一听她写的旋律,便会发现这是多么单 纯,美丽而才华横溢的一个灵魂。

如果让轶可退到幕后,让霄云或者郁可唯唱她的歌,也许轶可的成名会更加健康,总不比让诸多不理解的人指手画脚一样不被尊重。等这些歌被大众所传唱,轶可再浮现出来,走当年周杰伦一样的路线。

网络上有很多嗓子很好听的人翻唱轶可的歌,不正是证明了嗓子好的人多而有创作才华的人少么?声音好又怎样?

Bob Dylan声音好么?John Lennon声音好么?可谁愿意听帕瓦罗蒂唱的“Like A Rolling Stone”或是“Imagine”?

最近看了北野武的新电影,叫作《阿喀琉斯与龟》。故事讲的是一个充满天赋的喜欢画画的孩子,从“权威”画家开始纠正他画中比目鱼眼睛的方向开始,便走上了“ 正统”画家的成长道路,然而最终就像一直奔跑在乌龟身后的希腊英雄一样泯然众人。就像“Little Miss Sunshine”里描述的那样,整个社会就是一个选秀舞台,评委们争先恐后的用自己的价值观去选择乃至同化本来充满个性的选手们。对于曾轶可来说,这才是最可怕的。

所以,有时候真希望轶可唱完最后一首歌然后微笑的说声谢谢,不等任何评价,潇洒的离开这个选秀舞台——就像她的作曲风格,好 听的高潮只唱一遍;就像她的声音,保存着那种涉世未深的单纯;就像她的歌词,表达完意思之后干净的收尾。然而,她也是坚强的,所以她不会这样做,她认为成年人不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