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字对写字人是一件很那个的事情,又想拿稿费,又想写得好博名声,又觉得写字太累了我干嘛要有这个特长亚。
刚来这个部门的时候,BOSS说我不能写稿,不知道是怕帮A写B就嘴巴翘油瓶,还是水平太高怕把他们吓到的缘故。新BOSS是那种要把人潜能挖完用够的人,发现一个能写的人还不赶快用。于是从不写一个字,到全包干部门大小文案。经历了大大大转变。
于是开始惆怅外水的速度和频率。推了不少稿子,关系最最亲密的才接。昨天若不是好儿催,我又是一天拖沓她的稿件赖着。实在拖不了,才赶稿到4点。赶稿其实并不一定写不出好稿来,有时候被逼,上架的鸭子多么的肥啊。
算算手上的账,还有林MM的三千字欠着没还。认了,睡两个小时,明天早上抹点马应龙痔疮膏去黑眼圈,喝三大杯砖茶,接着上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