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给阿青的段子,不过自己觉得萌到死,就死皮赖脸求来转载【被揍】
萌的我死去活来,甚至想画图了,不过画图总不能表现那段文字蕴含的各种萌的感觉……
啊啊会写萌文的人最喜欢了【鼻血掩面奔】
于是放上转载内容……谁敢乱盗萌物就咒他断子绝孙~【不管不顾脸】

青无名  22:57:59
好人控  22:55:26
唔,如果你们要当本子guest就别外流
好人控  22:55:32
如果不用了就转吧
好人控  22:55:35
随你=3=
青无名  22:55:41
……他单纯想贴博客
好人控  22:55:39
送给你的w
青无名  22:56:02
你是个好人,不差这张好人卡我也要给你
好人控  22:56:05
所以我说,你自己看就好?guest用的话没有网路发表比较好,用不到的话就无妨了?
好人控  22:56:17
如果转了求地址围观w
好人控  22:56:35
噗…………
好人控  22:56:38
我收到了
青无名  22:56:42
OK
好人控  22:56:48
表示很感谢很温暖=3=

青无名  22:58:35
江湖笑【似乎该叫JW3印象文?OTZ】

题目随便跟歌写的。我知道死线很近还是忍不住摸鱼换换脑子OTZ

显然我没玩过游戏所以求不要追究各种设定……【躺平

其实里面我塞着各种恶搞,各种围观素材,于是丢给恶人玩=。=

 

他屏住呼吸,又移动了半步。面前人仿佛毫无所觉的样子。他犹豫了一下,拔出剑来,比了个起手式。

第一次几乎被偷袭成功的时候,大师兄正站在华山下的一处栈道上,刚刚打开酒壶喝了一口。臭小子从背后摸过来出招。好在起手式摆到一半他便发现了响动转身回击。两个人半真半假的过了几招,他到底是师兄,最后勾拳引开注意,一指头点在师弟胸口。师弟退开半步定身在那里,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彩。

“臭小子,下次还来不来了?”

师弟的声腔都快哭了:“师兄你要点也别点我笑穴呀!”

他终于笑出声来,给师弟解开穴道,又朗爽的大力拍着他的背。

臭小子一面整理自己青白色的道袍还一面嘟囔:“师兄你知觉还是那么好,也不留手,真是一点都不好玩。”

做师兄的笑的更畅快了。“不然怎么能做你师兄呢?”

他没有告诉师弟,其实他是又进步了的。若是再早些时候,怎样的偷袭也不能让他洒掉手上那半壶好酒的。

臭小子若是真的听到了想必又是一脸欠揍的傻笑。

“嘿嘿,师兄你等着我,再练个几年我就和师兄一样厉害了!”

大师兄停了一下。大师兄屈起手指在师弟脑门上“笃笃”敲了两下。大师兄笑嘻嘻的说臭小子等着你啊快点给我赶上来。

其实大师兄心里多少有点无关紧要的失落。他想起早先师弟刚入门那阵子,自己和人打架又吃坏了果子足足在榻上躺了三个月,再起来的时候发现原本跟着自己的师弟已然差不多学会自己插剑炸气场做活儿,不需要这个师兄在多加照拂了,一时有点寂寞。

大师兄垂下眼睛轻轻笑了一下。

其实像现在这样也是不错。各自出去闯荡,认识一批朋友,见识不同的人。最后仍然会相约回到这里,说起各自近况,遇见了什么好玩的人事。偶尔也一同出游。不拔剑,带着酒壶,纸伞,风车还有竹笛。风景总是很好很好的。

 

师弟看他沉默着,于是问道:“师兄你又走神啦?想起你那位天策的好友了?说起来那位军爷也好久没瞧见了。”

他惊了一下,回过神来摇摇头:“不。……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来往了。”

认识那位天策的军爷是在长安,酒馆。臭小子被灌了一杯就迷迷糊糊趴倒在酒桌上了。他是爱酒的人,于是自己又添了满杯。

那位军爷就是这时候凑过来的。端着酒碗,一身大红的箭袖,系着甲,笑容有些张扬,然而并不使人讨厌。

红衣的军爷自作主张的将那酒盏与他碰了一下:“这位道兄倒是一表人材,器宇不凡。”

大师兄喝的酣畅,正是豪气云干的模样,也笑出声来:“你也是一派英雄气概。”

而后两人各自饮酒尽盏中残酒。

朋友是种很微妙的东西。有时候两个人知晓对方的性格际遇好恶,很多年后才学着慢慢熟悉起来。有时候需要的只是找一个合适的人,陪你喝完手头这壶酒。

诗佛写过一句很爽快的话。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后来有一段大师兄跟军爷一直搭着做活儿,一下子好的跟什么似的。

 

臭小子一贯纯良的眨着眼睛问师兄你们怎么了?

大师兄抱起胳膊转过头,最后说,他去了恶人谷,我们约着单挑了一次,就再没联系了。

大师兄仰着头,想起他们决斗那个晚上,自己提着剑,仰头灌了一口酒,而后将葫芦掷在一边。

对面的人还是一身红衣,束着甲,怀里抱着枪,极闲适的坐在高高的山石上,托着下巴瞧着他。

而他盯紧仿佛自对方肩上升起的一轮盈月,将那红色映衬的越发炽烈清冷,良久,低声道:“今夜的月色,真美。”

军爷愣了愣,露出一贯张扬而看不出意味的笑容。“……在下死而无憾。”

 

*特地写给阿青的句子解释,我猜你自己是肯定不会去翻的=。=

日本著名作家夏目漱石曾经把I love you译作“今夜,月色真美”,并且表示只要是日本人都能读懂其中含义。而二叶亭四迷曾经把屠格涅夫的小说《阿霞》中,男性对女性告白I love you后女性也同样回答I love you译作“我死而无憾”

在一个静临短漫上看到,其实没有那么明确的CP意思……只是单纯觉得这两句话对答很帅【昂

总之就是搞来玩!

 

再见到师弟的时候,大师兄带来一把止水。臭小子兴奋的眼睛都亮了。

难得手头的任务都不繁重,可以坐下来说话。大师兄一贯抱着胳膊。

“我从东边回来的时候,碰见两位很厉害的纯阳前辈。”

“一位是浩气道长,一位是恶人道长,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徒弟都好大了。……一个七秀妹子和两个小丫头在武场练剑,两位师傅就盘膝坐在一边闲聊。都是些风花雪月的话题,真难得,这年头还能听到有前辈说风景好,朋友好,比什么都好。”

“师兄师兄,其实我也觉得,声望财物其实都没那么要紧,还有很多别的可干的呢。挖矿啊,看风景啊。”

大师兄屈起手指又“笃笃”地敲了两下师弟的额头。

师兄想说: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整天要挖矿啊。

师兄最后说的是:“你有止水当然圆满了。”

“师兄你等着!”臭小子一下子跳起来:“我一定也给你摸一把黛雪来!”

“笨,我可不是要回报才拿止水给你的。”

“嘿嘿,我晓得。师兄真心待我好嘛!”师弟抓了抓脑袋:“我也是自己想待师兄好啊。”

大师兄笑起来,用力拍拍臭小子的背:“行啦,心意我知道就好,其实几年前觉得这些要紧,现在倒无所谓了。”

“我还是想一直现在这个模样。不去浩气盟,也不去恶人谷。我就呆在这里。自己做做活儿,有空便四处走走。”

“师兄我也是!”

“恩,就这样。以后我们一起走,我碰见好玩的前辈和事迹都记下来,你背着你那个白纸本子,看见喜欢的涂涂画画。”

“还是画师兄最有意思!师兄要多摆剑招给我画!”

“好!= =+”

 

若是有一天……连这个江湖也厌倦了呢?

那也无妨,还可以回到起点,选一条路重新来过。只要方向相似,总有一天会再次遇到的嘛。

 

 

送给曾经,现在,未来,总是时常同墙的你。XD

自己看了一下,顺手改了错别字和标点……我果然是错字帝OTZ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