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上第一件毛衣
逐渐褪去光泽的绿色
在黯淡迟来的冬季清晨
穿行
没落的黑色挎包拍打着左腿的伤悲
彻底游离
那些渴望寒冷的熟悉感
充斥激情的想象力
被冷风剔除了筋骨
徒留下一地皮囊碎末
连同指尖剥落的肌肤
干涸无力的喉音
一同枯萎在消蚀的金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