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了,还有2章就完了——!!

 

前情提要:
第一章
 | 第二章 | 第三章 | 第四章 | 第五章 | 第六章 | 第七章 | 第八章 | 
第九章 | 第十章 | 第十一章 | 第十二章 | 第十三章 | 第十四章 |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 第十七章


 

The Changeling

By Silver Spider

原文地址:http://silverspidertm2.livejournal.com/270138.html 

  

作者的话:这个故事马上就要接近尾声了,不过还是有几章要写的,还有一些疑问需要解答,一些琐碎的事情要收尾。等这个故事结束后,我计划在“少年正义联盟”的世界观里面鼓捣鼓捣,努力去写一个YJ版的年幼的杰森·陶德。那里面有太多值得挖掘的东西了^_^ 我知道这是很重要的一章,所以我希望我写的还算客观。请欣赏和评价!

(译注:我就说一句,作者那个YJ的小杰森的故事坑到现在估计是没戏了因为YJ都已经第二季了蒂姆都出来了小杰森什么的真的没戏了233333333,大杰森大概还有那么鼻毛程度的一点点希望就看Greg是不是懂fans的心和是不是想满足fans的心了。)
 

他刚刚走回车旁,思考着是不是要再回阿克汉姆一次,这时戈登的一个电话打了进来。他花了几秒钟使自己充分平静下来,让他的声音几乎不会透露出他任何感情,然后他接通了电话。

“是?”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你说的事。”戈登在电话另一端说道,“不过两个阿克汉姆的外门卫刚刚报告说,看到一个‘可疑的人影在附近徘徊。’是他们的话,不是我的。我问他们是否需要我派一辆车去查看一下,但是他们又说,不管那人是谁,他现在已经离开了。他们只是觉得我有必要知道一下。那个听上去像是你家的男孩么?”

他思考了一下。离开了。杰森到过那里,但是却离开了。这有可能吗?时间线对的上。他现在的确应该差不多到达阿克汉姆了。会有是其他人的可能性吗?蝙蝠侠在脑中跑了一遍所有可能的还逍遥法外的疑犯的名单。他知道的人里面,没有人会想在这个时间去闯入阿克汉姆疯人院的。

“有可能。”他模棱两可地回答,“如果有什么事情请继续通知我。谢谢你,吉姆。”

“‘请’和‘谢谢’?这孩子一定重要的很了。我希望你能找到他。”


“我也希望如此。”然后他挂断了通讯,然后再次拨向庄园。

这一次是迪克接的电话。“你找到了他了吗?他现在和你在一起吗?”

“还没有。我想他到过阿克汉姆,但是又离开了。”

“好吧,那挺好的,不是吗?”他几乎能听出迪克在皱眉的表情,“至少说明他足够冷静道能够发现他根本没办法到达小丑面前。也许他会回家。”

真这样就好了。杰森的怒火并不会冷却成为合理的行动。相对的,那总是会演变成随时会爆发的怨恨。他也希望事情往好的方面发展,但是他知道杰森不会回庄园。但是他的长子说的某句话却击中了他的心弦。上次当杰森偷听到他计划要撤他的职时,他就回到了他以前住的旧街区。

他心中的一部分——布鲁斯的那一部分——反驳着这个想法。东部街区?那可不是杰森的家!他应该回到庄园和大家在一起。但是永远理智的属于蝙蝠侠的那部分则要求他冷静地思考。杰森是不会按照他们的意愿行事的。他只会任由他的感情驾驭他自己。他一直这样。

“他不会回庄园。”他告诉迪克,“但是我知道他会去哪里。可能的话我们能在天亮之前回来。我不清楚他现在的状况如何,所以你要确保我们有充足的干净的绷带,抗菌剂,碘酒……”电话的另一头,他听到迪克轻笑了一声。“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我们一直都有那些东西。你从没有问过。不必担心;我还是会再确认一下的,还有其他的吗?”

“有。呼叫芭芭拉。”他本想说‘圣贤’的,但是今晚布鲁斯·韦恩和蝙蝠侠两人的世界观变得异常的混杂。他甚至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清楚地区分开这两个角色了。至少不能完全区分。他又继续说道:“问她是否能让猛禽小队担当一下至少今晚和明晚的巡逻。我不希望你和蒂姆出去。我们现在应该都待在一起。”

“好的,当然。”迪克犹豫了一下,“你介意我……暂时先告诉她杰的回归吗?至少在我们确保他安全之前。”

他知道迪克每复述一次这整件事情,都会因为各种冲突的情感而筋疲力尽。尤其是对芭芭拉,迪克深爱着的人,也同样惨遭小丑的毒手,杰森的回归对她来说一定也非常特殊。

“当然。我之后再和你联系。”

结束通话后,他踩下了油门。东部街区大概只有10分钟的车程,他必须尽可能快的赶到那里。他隐约觉得这下也许比他去阿克汉姆的情况还糟糕。在那里,杰森的目标处在重重监管之下。他可能也意识到了这点,是的,但是在外面的城市里,杰森最有可能想要伤害的人,就是他自己。

* * * * * * * * * *
现在他感觉自己又一次回到了脑损伤时的境况,或者是再次回到了被关在塔利亚的宅邸,失去了所有逃脱希望的时候。他慢慢地让麻木的感觉支配了他的身体和意志。这不难,只要让寒冷一直传递到指尖,什么都不要想。失血让这变得更加容易。如果他坐在那里够久的话,最终一切都会结束,不是因为失血的话,那就是脱水,或者路过的混混再给上他一枪。在东区,唯一有保证的东西就是麻烦。

或者,也许现在就该让一切都结束……

他心不在焉地把冰冷的枪管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如果他没那么懦弱的话,他早就该这么做了,而不是一直等到这个必然的结果发生之后才动手。他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甚至都没法帮它个小忙除去那个到处作乱的怪物,所以,有什么意思呢?


叩,叩,叩……

扳下扳机到底有多难呢?他第一次死亡时,最大的痛苦就是离别,但是这一次他已经没有可以失去的东西了,没有人会想念他。他现在已经习惯身体的冰冷了,而且这样的话,至少疼痛会消失。手腕又转动了一下,金属的边缘再次接触到他的太阳穴。

“住手!”

突然的声音让他吓得立刻站了起来。肾上腺素的分泌使他飞快地举起手枪指向前方。扳机在他开始思考和看清前方瞄准的东西之前就被按了下去。子弹好像慢镜头一样地发射了出去,打乱了飘浮在空气中的无数灰尘,但是他的目标闪的很快,子弹毫发无伤地穿过了斗篷。


斗篷?

他弯曲手指紧紧地抓住手枪不放。对方的身影站直了起来,然后稳步走了过来。在他走出阴影的边缘之前,他停顿了一下,并扯下了什么东西。然后那个男人才走到了微弱的光线之下,接着杰森就觉得他喉咙一紧。他无法呼吸。那是布鲁斯,而不是蝙蝠侠,没有了镜片的阻隔的双眼直视着他, 脸孔也不再藏在面具之下。

“杰森。”

那个声音……那不是的声音,不应该这么温和,不应该这样充满了几乎让人心碎的感情。他后退了几步远离那个冒牌货,仍然举着枪,但是那个男人又前进了一步,这只是更加加深了他的确信,这一定不是。他应该会先解除他的武装,但是面前的男人却好像他都没看见那把枪似得接近过来,好像他只是想要碰触他。

“杰森……孩子……”

突然之间,他周围的一切好像都坍塌了下来;他意识到了他现在身处何处——不仅仅是东部高谭,而且是在犯罪小巷里!——还有他刚才对着谁开了枪!?全天下这么多地方这么多人,但是他却偏偏在这个地方对着开了枪?!杰森感到脑中一片天旋地转,把他拽到了一天前,另一条黑暗的小巷里,另一把手枪指着达米安,然后是他。他想摆脱记忆的洪流,但是它们却死死纠缠着他。他当时在想什么来着?那就好像是布鲁斯,就好像当他还是一个男孩的时候,面对着一支指着他和他的家人的枪。

这一幕情景又在这里重现了,而且现在,拿着枪的人是杰森自己。

然而他还是无视着那件武器,笔直朝他走过来,随着他们之间的距离的慢慢缩短,杰森僵在了原地。还差一步就能碰到他的时候,布鲁斯停了下来,打断了他们俩的对视一小会,看了看他自己的手。黑色的手套几乎是悄无声息地掉落在地面。指尖直接接触上右手的皮肤的微弱触感让杰森震了一下,不过也让他的手指终于松开了那把武器。

“爸爸?”

手枪掉落在手套上方。

杰森嘶喊了起来。

* * * * * * * * * *
这是个细小的声音,就好像是个小男孩带着许多的痛楚和苦恼的哭声一般。即使通过这最细微的接触,他也能感觉到杰森在颤抖。又或许在颤抖的是他?或者两个人都?这只是因为痛楚,他这么对自己说。但是这并不是。至少不是他能够战胜的那种。神经末梢的尖叫他可以无视,置之脑后,但是对于他的孩子的哭声他却做不到。看着他的眼泪汩汩流下占满了血污和尘土的脸,他做不到。他又向前接近了一些,然后擦过了他脸上的一道泪痕,把污迹抹了开来。年轻人的呼吸因为这个接触突然停顿了一下。


“杰森。”制止了自己的过度分析和思考,布鲁斯只是开口说道,“我很想你。”

“我……”杰森也想说话,但是他没法发出任何其他的音节来。

“没关系。”他的父亲保证,同时手指轻轻地滑过他的脸侧,移到了他的太阳穴附近,就是被那可恨的武器抵住让人心惊胆战的几秒钟时间的地方。“你的哥哥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内部狠狠地咬了他一下。他猛地抽身。“你让他活着。”

尽管迪克已经事先警告过他了,但是面对杰森第一句说出口的话就是关于小丑的事实仍然让他心痛。,他提醒他自己。这并不是杰森说出口的第一句话。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在他看到他时喊得“爸爸”。恰当。正确。一个儿子对着父亲说的第一句话正该如此。从此以后,他对他们来说再也不会是父亲以外的角色。

但是他应该怎么说呢?要如何才能解释他的行为呢?

假如我认为那样做能把你带回我身边的话,我会将他千刀万剐的。

但真的是这样吗?杰森会相信吗?他自己又会相信吗?

那个疯子甚至不配去死…但是现在并不是在讨论小丑,根本不应该是他。甚至和他没有关系。如果蝙蝠侠跨过了那条线,这个世界将会遭罪,但是他现在突然明白,那不仅仅会是蝙蝠侠杀了人的问题。布鲁斯·韦恩同时也会变成一个凶手。


他慢慢地向前跨出一步,伸手扣住杰森的脖子背,不让他转移视线。“你应该拥有一个比凶手要好得多的父亲。我…我希望能给你一个——成为一个——值得你的尊敬的人。也成为一个值得你去超越的对象。甚至在我以为我永远失去了你的时候,我还是希望能让你感到骄傲。”

“那都是些马后炮!”

“不,并不是。”布鲁斯摇了摇头,“我对我的父亲一直很骄傲。他是个很好的人,一个医生。如果我对你们所有人来说有像他一半那么好的话…如果你们能够对我有一半的我对你们所感到的骄傲的话……”

“我没有任何东西值得你感到骄傲!”杰森硬是咽下了一次啜泣。

“并非如此。你从难以想象的困境中存活了下来。你为你的兄弟挡掉了一颗子弹。你穿过半个世界把你们俩一起带回家里,而且一路上你都把他保护的很好。你一直都是这样,杰森:是个守护者,而非一个杀手。而我对这样的你,极其地骄傲。”

杰森动摇了,但是布鲁斯仍然知道这还不够。他说的所有的话都是真的,但是听上去太过一丝不苟,太过理性。他刚才是不是说了他会杀了小丑?这或许才是杰森真正想听的,但是他自己也明白,这很有可能是个谎言,然后杰森会因此更加恨他。一定还有一些什么话是杰森会听的,一定还有什么办法能够传递到他内心。

告诉他,迪克是这么说的,不要想当然觉得他应该知道。 

“我爱你。”他清楚地说道,尽管他的内心几乎在发颤。

杰森的呼吸一滞,双眼紧闭的同时,一些泪水还是沾湿了他的睫毛。他的手紧紧地抓住了布鲁斯的前臂。

“我爱你。”布鲁斯加大力度再重复了一次。“不管你做了什么,这都不会是假话。你是我的儿子,而我爱你。”

这起作用了。一直以来消耗着杰森的疼痛终于淹没了他。他的膝盖软了下来,但是布鲁斯抓住了他,用斗篷把他们两裹在了一起。他让他的孩子尽情地哭泣,让他抓着制服胸前的蝙蝠标记,释放他所有的怨气和怒火。慢慢地,布鲁斯让他们两人一起坐到了地上,像搂着一个小孩子一般搂着杰森颤抖的身体。上一次他这样抱住他的儿子的时候,就是他死去的时候,但是这一次不是。

这是第一次在犯罪小巷中,生命得以延续。

他搂着他,几乎像是一辈子这么长的时间,直到眼泪渐渐变成单纯的抽泣,最后安静了下来。但是他还是没有放手。他隐约听到杰森的呼气声,“我很抱歉。”

“有我在。”他对着男孩的头发低语道,然后把嘴唇按到他的太阳穴上,“现在一切都没事了,孩子。我们回家。你没有什么需要抱歉的。”

* * * * * * * * * *
当他睁开眼睛时,眼前不再是黑漆漆的棺材板,也不是冰冷的街道。

当他睁开眼睛时,他觉得很温暖。

尽管洒在他脸上的阳光让他的眼睛很难保持睁开的状态,所以杰森把头转向一边。这下他才看清周围的房间。他花了一秒钟才意识到,这是他自己的房间,在庄园里的那间。他慢慢地从最远的一面墙一直扫视到门口。所有东西——每个相框,每本书,每件小装饰品——都正正好好地摆在他记忆中的位置上。甚至连被单都是一样的,除了这是刚刚洗过的一点外。被单下,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重新变得精力充沛。他肩上和腹部的伤口被包上了新的绷带,还有点微麻感,应该被做过麻醉处理了。

他微微侧过头到另一边,笑了笑。布鲁斯陷在床边那张对他的庞大体型来说明显太小的椅子里面。天啊,他看上去糟透了,如此疲倦,而且比他记忆中的要老了很多。杰森不知道有多少是因为他的原因。大部分都是,他猜测。但仍然,他的存在就让他感到心安…这么想是不是有点自私?他也许睡着了,但是杰森一翻身,他就立刻睁开了眼睛。

年轻人舔了舔他干燥的嘴唇。“嗨。”

“嗨。”他的父亲向前挪了挪,然后把他的手拢到自己的双手之间。“你感觉怎么样?”

“头痛。”杰森承认道,“不过死不了。现在几点了?”

“大概五点。”早上?杰森皱起眉。这不合逻辑。“是下午。你睡了大半天。你的兄弟们想来看你,但是我告诉他们你必需休息。不过他们都在这里。我们都在这里陪着你,杰森。任何你想要的东西,尽管开口就是。”

“我要一支烟。”让他自己都惊讶的是,他的回答已经完全无关乎小丑了。

布鲁斯给了他一个斜眼。“任何不会对你的健康造成危害的东西。”

“那么,也许来点水。”

“好的。”男人站了起来,“我很快回来。”

杰森还有另外一些事情想说。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布鲁斯现在已经打开了门,正要走出去。突然之间他开了口。

“爸爸。”

他把第一个跳进他脑中的称呼叫出了口,然后脑中一片空白,非常尴尬。他从来没有当着他的面这样叫过他。也许在那条小巷里叫过,但是他可以假装那是出于压力。布鲁斯看上去却对此完全没有抵触的样子。他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对着他。

“我很想你。”杰森轻声地说道。

男人放开了门把手,然后走回了他身边。他坐到床沿上,整个床因为他额外的重量而下沉了一些。当一双坚硬微凉的手掌罩住他的脸颊时,杰森闭上了眼睛。他从来不知道这样一个简单的接触可以让人这么欣慰。


“我也很想你。”他的父亲微笑道,“比我能表达的还要想。休息吧,杰森。什么事情都可以等你好起来再说。”

NEXT

 ——————————

 

稍微吐槽一下下:

哎哟这章总算翻完了……

果然要这么写杯面,ooc感就油然而生了啊……==b

翻译的时候也一直有着强烈的违和感。

不过要是和earth16的杯面比较一下的话,大概感觉会稍微好点。

earth16的那个杯面有这样的举动的话也许是正常范围……………………但是果然还是违和感。


上次说什么来着?

到底要走怎么样的路线才能把心里充满仇恨和不满的杰森给攻略回来是吧?

看,这大概算是最佳答案。

不过因为说话的人是杯面,我是杰森的话,我大概也一定会有种“老子在做梦吧,这么超现实一定是做梦吧……我都没有划过火柴呢(啥)……”的感觉……

换做迪克用这样的攻略违和感就没有了,但是又可能因为他经常性使用这种攻略方式所以效果基本也为零了吧………………………………………………==b

不过再仔细地想一下这个作者的思路,其实觉得也不是没有道理。

杰森纠结在杯面没有为自己杀掉小丑的这件事情上,说穿了,也许就是因为,他觉得杯面对自己的重视也就这么点程度。他对杯面来说可能就是个失败的搭档,所以杯面连为自己报仇雪恨的想法都没有。因为自己的重要度当然完全不如杯面的信条或者道德底线。

带着这样的想法,所以他才会想着去做一个anti-hero,控制高谭的罪犯,挑衅杯面的道德底线。说什么我能做的比蝙蝠侠更加好,我才是控制高谭的犯罪率的人。这些都是建立在他觉得蝙蝠侠不重视他,他是蝙蝠侠的一个失败的想法的基础上的。

而这一误解,也从来没有被杯面亲自澄清过。

比如我们看《under the red hood》里面,尽管杯面见到杰森后也一直说“I can help”这类的话,但是其实杰森要的并不是他的帮助,或者同情。他缺乏的是认可,和爱。而偏偏这两样东西,前者杯面不给,后者……天晓得杯面对说这个词一定是有心理障碍的。

大少算是太懂他了,不用他说也懂他就是这个意思了。但是杰森不懂啊。

这篇文章里面,帮杯面去掉了那个心理障碍,所以顺理成章了,但是同时也造成了巨大的违和感了……

突然有点想不起来new52的杯面罗宾里面杯面是怎么对达米安说的了,感觉这里的处理,没有太过肉麻的话,但是感觉也不错。回去再看一遍。


嘛,至少,过了这章,大致的矛盾算是解决了。

后面还有两章收尾。是一些杰森和达米安还有另外一些角色之间的关系处理。

赶快翻完了就可以去填自己的那个坑了吧……(捂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