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怀旧的人。可是最近却被一位多年没有打过交道的朋友联系上了。

他是哥哥的小学同学,比我高一届,确切的说,小学就认识这个人了。

哥哥一直比较内向被动,虽然为人极老实善良,但那时朋友不多,他却是其中一个。

和他的接触零星可数,像蜻蜓点水一样轻轻的淡淡的,但怀旧的毛病却使我难得忘掉一个人。

以致于当被他突然找到时,我还依稀记得那些片断,记得他的名字。

初中毕业的暑假,学校组织去北京的夏令营,他以高一学生代表的身份也加入其中,

在那短暂的七天,我们只是短暂且礼貌的交谈了几句。

夏令营回来,在离家不远的那间琴行学吉他,他、我哥、还有我,

当我上了高中之后,繁忙的学习便不再有机会接触,只是偶尔碰面点头微笑挥手打招呼。

再后来,他先毕业,我们便再也没见过。被他联系上是意外更惊奇。他却说他已找了很久很久。

QQ上简单聊了几句,之后我开始了工作实习,再次打开QQ,看到他写来的文章。

文章中的MM是我,故事是真实的。即便如此,即便我是真实的主角,也仍然为他的文笔感动。

总觉得自己怀旧,原来有人比我更念旧。

于是决定,把他的文章发表在自己的博客里,以缅怀美好的过往,淡淡的香气油然而生。

 

 

“北京是我很喜欢的一座城市,天坛公园,秀水街的使馆,王府井的小吃店......

但是那个夏天的北京之行,在我的记忆中,已经渐渐模糊了。尤其是当在脑海中试图描绘连接历史与现实的故宫,会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唯一让我牢牢记住的,是仅有的几次我找MM的谈话。内容无非是“你哥哥现在怎样”云云。

在回家的旅途上,我说:“我在你家附近的一个琴行学吉他。你哥哥也在那学呢。你也来吧?”

她说:“好。”眼里充满笑意。

至今的我,仍然不知道,MM什么时候是在笑。注视她的眼睛,会觉得她似乎总在笑一样。

 

时光如流水。

刚考完高考那种世间一切仿佛都不重要的感觉,还偶尔能捕捉到。转眼已经过了好多年。

 

时间,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你仿佛永远也跟不上它的步伐。

就如同歌词中唱道的那样: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的太慢。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

高中毕业的我,曾经这样想过:MM一年以后,也会毕业了。

现在过了许多年,MM毕业了,大学毕业了。

 

一想到时间飞逝,而自己却一事无成,就微微感到一阵羞涩。

 

今年的武汉的冬天,很冷。

好大的雪。

人们常说:“春江水暖鸭先知”,而我对于季节的的反应,可能比鸭子更敏锐。

就在一个寒气仍未褪尽的安静的春天的下午,我又联系到了MM

我正在做一些关于TOFEL听力的训练。我的QQ上显示了她通过了对我的身份认证。

这让我很激动。

我想说的话,很多,它们全充溢在我的脑子里。

我想说:你现在怎么样啊?你在南京吧?你哥哥怎样啊?

我想说:你的样子变了没啊?你那时的形象很经典啊。

我想说:我经常会做梦梦到你呢。可是,我根本不确认你还记得不记得我。我们的接触,那么零星。

千言万语,最终化成了简单的一句寒暄。

我说:hi

我说:你好。

我说:你是CL么~

她说:是的。你是?

我说:我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我哦~

我告诉MM,我跟她一起去北京旅游过,告诉她我是她哥哥的同学。

她说:记得。

这答案,和7年前的一样。

 

两个多年没有联系到的朋友联系上,无论他们原本是否熟识,都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我们聊了很多这些年各自的经历。

我问:你哥哥在做什么?

我说:想到他,就想起以前的生活了。

她说:他在xx北京分公司。

我说:还记得你那时候的样子~不知道变了没有~

她说:看来你很怀旧。

她说:变化还是有的,毕竟这么多年了。头发嘛,长长了。

我说:很多事情也许你都忘记了,毕竟一个人漂泊在外面啊。但是你当时的经典形象我没有忘记过啊。

她说:经典形象是?

我说:当时的发型当时的样子。

MM很大方的发了一张找工作照的登记照给我,她告诉我,我不一定认识。

我也发了一张自己的照片给她。

照片上的我,抱着高中时候就抱着的那把吉他。

她说:你真的没有变哦。

聊天因为MM的妈妈的回家而中断。她要和她妈妈一起准备晚饭了。

 

关上QQ,我看着照片上的MM。确实都认不出来了。头发长了,梳着相比好多年前更干练的发型。两耳,带着两个精巧的耳环。唯一没有变化的,是那双眼睛。

 

我说:我经常在梦里梦到你的经典形象呢。

我说:你变了个人。

我说:要把你当成另外一个人了。呵呵~

她说:So梦和现实还是重逢了嘛~

她问我:看到现在和以前的女孩子不同了,有没有点失望呢。

 

失望是绝对没有的。一种很复杂的感觉。

时间是一种奇妙的东西,它改变了属于我们每个人的许多。

时间留给我们的,是各式的回忆。那种如同黑白幻灯片一样时常可以在内心播放的回忆。

MM说:你很怀旧。

其实我并非一个怀旧的人。很多事情,是没有那么容易让人忘记的。

小学的生活,童年时的朋友,建委的大院......

在那个院子里打羽毛球。

在每天下课铃声响起后背着有自己一半那么大的书包往家走。

在因为作业没完成被老师骂然后写检讨后最终被放行的黄昏一个人到学校旁的老婆婆的摊子买几块糖。

......

童年留给我的,也许不全是欢乐。她们是一幅凡.高的风景画,就那么安静的躺在我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花落无声 2008-03-03 20:59:00

我与MM在聊天中聊到她的哥哥--我的同学。

她说:我哥其实特别老实。

我说:他是一个心地非常善良的人~

她说:这个你说对了。他就是学习不好,没办法。这可能和他生下来身体不好有关。他小时候体弱多病,经常发烧,一发烧就抽筋。所以说可能这些影响了他。

这些是我从来都不知道的。

我从来不曾想到一个活泼调皮的小伙伴,从小就经历过常人所不曾经历的曲折痛苦。

我也从来就没想过,MM一个人在南京,是否也经历了必须独自面对的挑战,快乐,和痛苦。

 

MM提到这些,我感觉她成熟了许多。

或者她从来就是这么心思细腻,只是我不了解她。

 

稍晚一点,我又在QQ上找她聊。

我们聊到MM的老家四川,

MM说:推荐你去九寨沟,黄龙。还有海螺沟冰川。

我说:很好的风景,我了解~还有成都,你们的老家咯。

MM说:当然成都也值得一游。武侯祠,青城山,都江堰,杜甫草堂。

MM说:拜水都江堰,问道青城山。去都江堰就是去看那的水。

提到这些美景,她似乎很兴奋。

我知道,其实这些也是她很向往的地方。

 

有时候幻想一个人,带着自己的mp4,背上空空如也的行囊,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旅游,休息,随便走走。

这是我所想出的一种缓解压力,调节现实与思想上落差的办法。

MM告诉我她想回到小时候。

她说自己生来本是乐天派,经历多了,情感就复杂了。

听到这句,我陷入了沉默。

我想到一句词:卿本家人,只应天上有。

每个人来到这个尘世,都要打拼。都会被经历改变的复杂。

 

人变的越复杂,就越忘不了曾经单纯的时候经历的人或事,就越发忘不了心里很经典的形象。呵~

 

不知道是什么让我忘记了曾经吉他柔美的旋律带来的平静,取代它的,是在郁闷和思索的时候的吞云吐雾。

 

她告诉我她马上要开始工作了。

她在大学里是学会计专业的。

对于未来,她多少有些紧张。

我说:会计工作就是会比较累。有些公司要求做假帐的~

我笑着说:以后你来我的公司打工吧。^_^。跟谁都是打工,不如给认识的人工作。

她说:那你别让我做假帐。:)

MM说她性格还没有变。

我坚信。并且我坚信这样一个观点:一个人的个性,品质,灵魂不会因为环境的改变,不会因为经历的坎坷而产生质的改变。一个人,如果因为经历而变的邪恶了,大约他之前埋藏在灵魂里的,就有邪恶的种子。

MM的性格不会变的。 倒不是对她有多了解,完全是灵魂的直觉。告诉我这些的,是她的眼睛。

 

现在我被MM戏称为“老黄”。

原因是我让她叫我小黄,可是她说我比她老。

 

老黄确实老了。呵呵~

有时候老黄会想:认识我的人啊~ 在你们的记忆中,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仿佛又变成了书包有自己半个人那么大的毛小子。那个腼腆,调皮,内敛的学生。

 

MM你还记得我们一起学吉他的事么?还记得我让你用四川话对我说:"再见" 么?你可曾记得,那时候你拿着吉他的时候,都埋着头,为了找准琴弦的位置。

也许这些你都忘记了。毕竟是很久远的事了啊~我却一刻也不曾忘却。在我心里,从来都有一个女孩子,笑吟吟的眼睛,永远跟天府之原连绵的山,清澈见底的水联系在一起。每当回想起她,心中就荡漾起如江中扁舟泛起的涟漪。

 

如果所有的一切你都忘记了,那也丝毫没有关系。这所有的一切,毕竟只是我自己用来联系回忆与现实的桥梁。

 

你淡然而坚定的说:经历也是笔财富。

我相信,并且完全的同意。

我们每个人,我,MM,小T,我们都在成长,时光一去不返。

你说:你很怀旧。

我只是不愿意忘记。一刻也不愿意忘记曾经的童年,曾经的纯真,曾经的生活,和永远的朋友。

某位哲人说:“生活是由幸福和痛苦组成的一串念珠。我品尝生活的苦酒,这当然是一种折磨,但我觉得在精神上,是充实的。”

 

自古多情空遗恨,有了“思索”和“回忆”这两个恶魔,就使人生备受折磨。

而我,宁愿受到“恶魔”的侵袭,也不愿一分钟失去这样的能力。

 

我深深的知道,生活的目的不是为了情感,只是为了本能和欲望。当一个人为了寻找自我,发现自我的时候,他会选择艺术。

 

我从来没有弄懂过什么是艺术。

只是单纯的觉得,用文字这样的方式,能让我更清晰的记下此情此景所思所想。

让我能暂时跟过去告别,因为现实容不得我拿出太多的心思回忆。

 

从现在起,尝试戒掉烟吧~ 我重新拿起那把吉他,伸出手指,试着感受琴弦轻触的律动。

但就像青涩的日子不可能冲来一样,我的手指也丧失了对琴旋的记忆。

原来跟我告别的,不仅是青涩的日子,还有青涩的情感。

 

改变很难

但我们还是应该尝试改变。

everything has to change.

就在这样一个静静的夜晚,写下了上面的话。

重拾久违的吉他,我不知道,明天的我,是否会习惯它。

连夜的潜行,也浑然忘却。”

                              StevenM 08229深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