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泻之行第二日,尖阁湾群岛&佐渡金山一游

[img]http://node0.foto.ycstatic.com/200909/19/9/28144969.jpg[/img]

图多得吓人,小心进入

第二天清早,被窗外乌鸦哇哇叫醒。迷迷糊糊打开手机一看,我靠,才五点!仔细一想,日本比中国早一个小时,应该是六点。于是干脆爬了起来,梳洗完毕,打算去不远处的加茂湖边逛一逛。

图:(唱)钟声当当响,乌鸦嘎嘎叫。
image

天气阴凉,还飘着雨沫,酒店门外是一株合欢树,羽毛般的花朵湿漉漉地微微低垂着,空气清新得似乎带着甜味。除了乌鸦的叫声,似乎没有其他的声响。我走出酒店大门,看见一旁的民宅外,一只肥猫正在八仙花间紧张地盯着我。扬起手想向它道声早安,那个胆小的胖子立马跐溜钻进民宅的后院,不见了。

图:我们住的两津やまき酒店大门
image

图:となりのととろ,oh不,是ねこ
image

图:酒店外面的车站路牌。我们酒店这一块儿的温泉就叫秋津温泉。
image

走下酒店的山坡,穿过马路,我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投身到那铺天盖地的醉人绿意中去。新泻所产的米与酒都是日本最好的,其中以越光米尤为极品。不知道是不是产出优质大米的稻田都格外美丽。
image

image

image

图:(唱)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啊不要采
image

image

图:有机肥?
image

晨曦躲在铅灰色的云层之后,加茂湖上氤氲着水汽,宛如一幅淡墨的中国山水画。湖边青碧田间时有白鹭飞翔。这是睡眼惺忪的佐渡,寂静但决不寂寥的清晨。

图:加茂湖,以及湖上养蚝还是什么的竹排。
image

image

在湖边拍照的时候,有人开着小车停下来,牵出一只狗,沿湖开始慢跑。如此悠闲惬意的生活真让人眼红。希望我老了以后,也有这么一块安静的世外桃源供我养老。

图:友好的大狗和他的主人。
image

差不多7点一刻的时候,我开始往回走。回到房间后,两位阿姨也起床了,对我的早起表示极为惊讶,她们认为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应该是喜欢睡懒觉的。汗,我是个懒觉王啊阿姨们,只是今天例外而已。
一起去用早餐时,碰到了同团的大叔们。他们又去泡了一通温泉。大叔们说,日本泡汤有“三泡”之说,即晚饭前一泡,晚饭后一泡,第二天早饭前再一泡。接着又问我,昨晚地震了你知道吗?哟,看来还真不是我做梦呢。
早饭是典型的和式,吃到了传说中的温泉蛋和纳豆。纳豆还凑合,没有漫画上讲的那么难吃,有点像老家的豆豉,不过千丝万缕黏糊糊的,吃起来稍嫌难看。温泉蛋我就受不了了,基本上是生的。日本人茹毛饮血,但我挺恶心生蛋的,煎荷包蛋都要两面熟,所以后来几天都没碰过。
早饭用毕,我们收拾上车启程。山口老板夫妇、三个山东姑娘和其他店员都跑出来列队送行。一行人一直挥手啊挥手啊,直到我们的车拐下山坡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原以为这样的就OK了,结果听到一位大叔一声惊叫,回头一看,酒店的一群人竟然跑到拐角上头的高地,继续向我们挥手送别。不管是不是出于纯粹的礼仪,但大家都挺感动的。我不由想起《伊豆的舞女》里,那个小小的舞女不停地奔跑,向年轻的学生道别。

接下来,佐渡岛的旅程正式开始。一个会讲中文的当地男人成了我们的司机,兼半个导游,一边开车一边向我们介绍佐渡岛的风土人情,这让我们的随团导游、北京姑娘小袁闲了下来。据司机称,他老婆是中国黑龙江人,在家对他很凶,他则是个“妻管严”。同车的大叔们又不爽起来,有大叔悄悄跟我说,你看,中国人嫁给日本人的,都是嫁到这种地方。
一路过去,我发现根本看不到什么行人,偶尔几辆车过去,都是较袖珍的小排量车。窗外的民居,大多都颇具日式风格,但不少显然都已无人居住。还有很多空地,上面竖着牌子,坐在旁边国旅的大叔告诉我,那是等待买家的空地。我想到我去过的中国的一些乡村地区,这个时候,家家户户已经开始热热闹闹地忙家务、干农活,虽然比不上城市的上班高峰期,但也不至于人烟稀少。佐渡岛真是冷清得有些夸张了。司机告诉我们,佐渡岛不到900平方公里,现在才6万多人,而且人越来越少。年轻人都去了东京、大阪这样的大城市找工作,很少回来了,现在岛上大多是老人。司机说,自己原先也在东京工作,中文也是在东京学会的,但因为双亲生病不得不回来照顾。
佐渡岛的支柱产业是观光业和农业、渔业,但现在由于金融危机,游客大大减少,所以比平时更显冷清。农村劳动力大量向城市外流的情况,中国也是一样,不过估计因为人口基数大,所以还没给人这么鲜明的感觉。佐渡岛的明天在哪里呢?这位司机很是忧虑。

图:路边的一个小小站点,很有童话的感觉,名字也很美,花之驿,不知道是等什么车的地方。在大巴上匆匆拍下,很遗憾照得不太清楚,干脆加了点特效修了修。回看照片的时候,发现站名下面应该是地名,似乎是叫花町或御花町。
image

图:路边的民居
image

image

image

图:路边有几家这样的卖小型机器的商店。当时大家感慨,这么小的挖掘机也就在日本能有市场,在中国的话,还不如让两个民工挖挖,远比买机器划得来。中国机械化程度较之日本滞后,劳动力成本过低应该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吧。
image

image

我们从佐渡岛东岸的两津地区,驱车前往西岸的尖阁湾。这里有着曲折的海岸线,礁石被海风与海浪侵蚀成各种奇怪的形状,衬着碧蓝的海水,算是佐渡岛最著名的景点之一。看到这般景致,不由想起曹操的“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只是与诗篇比起来,还是不够壮阔宏伟,而且严格说来,这里是“西”临碣石。又想起安达充的漫画,常常会插上一幕巨浪拍打礁石的画面,这里倒是非常合适,弄得我也想像他一样大喊“把我的青春还给我————”

image

图:岸边成群的海鸥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我们坐上海中透视船,在海湾出兜了一圈。所谓海中透视船,就是船底装了一块玻璃,乘客能看到海中的珊瑚、礁石和游鱼。

image

看了一会儿水底,我跑到甲板上看海景。

image

image

image

渐渐靠岸。

image

image

岸边,水中游鱼历历在目

image

下船后,又到一家小型水族馆里参观了一圈。馆里有一种会像萤火虫一样发光的小鱼,用黑布围了起来,让人钻进去看。可我们窝了半天,还是黑乎乎一片。

图:水族馆里的海胆。我喜欢吃日本料理里的海胆:)

image

从水族馆出来,看到外面有一处澡盆船。澡盆船只能在佐渡岛才能看到,以前是专由妇女来划的。据说宫崎骏动画片《千与千寻的神隐》里也出现过澡盆船,不过我不记得了。

图:正在划船的小正太

image

图:一丛超级茂盛的绣球花,日本叫八仙花。

image

在尖阁湾旁边的特产店里逛了一圈后,我们前往下一个景点——佐渡金山。佐渡岛曾是日本江户时代流放犯人的地方,而这里盛产金矿,因此犯人和江户城里的无业游民被送到这里充当苦力矿工。金矿让佐渡岛热闹起来,据称最高峰时人口有12万之多,是现在的差不多两倍。不过,金矿的条件相当艰苦,大多数被流放至此的犯人也是有去无回,根本熬不到刑满的那一天。今天,这里的金矿早已停止挖掘,而曾经的矿井也变成了景点,让后来的游客一斑窥豹,感受当年黑暗艰苦的岁月。

图:路上的风景,正宗海景房

image

图:在车上远远望见海边的一片向日葵花田。

image

image

image

图:司机兼导游说这叫狮子岩。

image

佐渡金山的景点简介只有日文和英文两种,我领了份英文的跟着队伍进去了。沿着长长地潮湿的阶梯往下,气温也越来越低,岩壁和洞顶都在渗水,我有点后悔没带件外套进来。石阶两边是当年凿出的采矿的洞穴,有的大如厅堂,有的小如狸穴,里面放着蜡人,生动的再现曾经的采矿现场。我一边看一边感慨,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国家那些黑煤矿能够脱胎成景区,供观者反思。

image

图:洞内场景

image

image

图:狸穴,小的吓人的洞穴

image

走出阴湿寒冷的地下矿道,过一座桥,便是佐渡金山的陈列室。一进门就是整个金矿的剖面图,并用微缩模型展示了挖金、淘金、制金、上供整个过程。还有江户时代各个年代的货币——大小判,金光闪闪的煞是晃眼啊。

image

image

陈列室里有一个玻璃箱子,里面放着一个大金块,似乎是10公斤重。箱子上挖了个洞,刚好可以把手伸进去。据说谁能从洞里把这块金子掏出来,金块就是他的了。显然这么多年没人成功过。我也没能得到上帝青睐,折腾了一番,铩羽而归。

图:几个正太loli在尝试把金子掏出来。

image

参观完毕,我们跑到特产店购物。这里的纪念品五花八门,但都超有特色,且十分可爱。日本开发旅游纪念品的路数,其实很值得中国旅游界学习。景点外是美丽的庭园,昔日的地狱入口,如今已经绿意盎然。

image

image

结束在佐渡金山的行程,我们的时间还有富余。于是组织决定再去朱鹭森林公园转一圈。日本土产的朱鹮于2003年灭绝,而中国赠送的几只朱鹮却在异乡茁壮成长,现在已经孕育出鸟丁兴旺的大家庭。

图:路上供奉的地藏菩萨。

image

图:路过的一处景点,好像叫什么奉行所

image

图:朱鹭公园里,为日本最后一只朱鹮kin立的碑。

image

图:朱鹭展览馆里陈列的朱鹭和鸟蛋的标本。据说在发情期的朱鹭羽毛会由白变灰,如下图。

image

image

展览馆里还专门备有电脑,准备了不少题目考考来参观的小朋友。可爱的界面对孩子很有吸引力,在这里不得不再次佩服一下日本人的科普教育工作。

image

穿过展览馆,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笼子,里面就是真正的朱鹮,不过隔得太远,要用望远镜才能看清楚。

image

日本人为这些只朱鹮真是费劲心思,四周的树林全部禁止喷洒杀虫剂,以免朱鹮中毒。因此林间还特别挂上了这样的标牌,请游客们小心虫子。
image

图:公园内的饮水龙头和花朵

image

image

出门的时候想买张明信片,结果看到了这个——小学馆周刊少年(包括少年漫画和少年sunday)50周年的集锦邮票。挑了有TOUCH的那一版买了下来。

image

至此,佐渡岛的行程差不多就结束了。我们赶往来时的两津港,乘坐高速汽轮返回新泻。候船大厅外的商场里人头攒动,跟来时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在这里用毕中饭,我们准备登船启程。而上船之前,竟然遇到意想不到的一群人。

 图:我们的午餐

image

两津山喜酒店的山口老板夫妇、山东姑娘们和一名酒店市场部的小姐竟然跑到码头来送我们,这让大家狠狠感动了一把。市场部的小姑娘还抹起了眼泪。一群人依旧是一直挥手到我们彻底看不见。
image

美丽清寂的佐渡岛,再见了,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仍然让我颇为难忘。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够再度来访呢?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