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14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北京的一些瞬间。

在北京几天,不停的吃。
终于过了兰州拉面的瘾。
在北航食堂吃拉面,还见到了传说中的刀削面机器人。
真想带一个回家。

留着时间,等我家人去北京玩。
所以,我自己,除了见亲友,就是老实开会来着。
见了大学宿舍同学,还有个同学特意从深圳飞来,她是毕业之后都没有见过了。
吃完饭,还去紫竹院晃了一圈,坐了船。
见识了特色广场舞。
最美的还是荷花睡莲,游船穿行在荷花丛中,很美。

自己去了趟北京美术馆。
在门口画具店买了一些纸笔。
虽然满大街的高楼扩展展的大路。
有几个幸存的国营店,真是很有八十年代特色。
售货员比客人多,懒痒痒的在那儿聊天。

真到了美术馆,失望极了。
一层有个特展开幕式,展厅大半封起。
有两层装修不让进。
剩下的两层半,都是装置艺术。
我就是想简简单单的看看画,在美术馆都成了奢望。
想想也挺可悲。

我去问书店的售货员,她说美术馆只有特展的时候才有画,居然没有长期展出的画。
一个诺大的美术馆,没有画可看。
最郁闷的事,我在长凳上歇歇脚,发现开幕式已经开始,我被困在舞台后面的长凳上,走不出来。

用画店里买的牛皮纸画了速写(第二三张)。
发现小时候用来包书皮的牛皮纸,画炭笔画钢笔画都挺好用的。

开幕式是柯桐枝的彩墨特展。
见到真画,才发现大画在美术馆的视觉效果还是刚刚的。
他在西双版纳雨林的观摩,的确很有特色。
色彩,尤其是线条,是繁而不乱。有一种旺盛的生命力。
他的勾线,很有特色。
但我还是最喜欢几幅黑白荷花玉兰花。

然后逛到另一个画家,姚天沐的特展。
他的很多画,是政治化,体现那个时代的宣传画的效果。
我喜欢的,倒是他的木刻等版画。
很有生活气息,很鲜活。

这幅(第一张)实在象小时候我们家暑假的情景。
仨孩子,俩女孩一个男孩,在丝瓜花缠绕的小院里,坐在桌子前做作业,一只猫卧在桌旁。
看的我很怀旧,一眨眼,这样美好的瞬间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

我在临这幅画的时候,听有人说,你爸爸原来成名这么早。
然后一个小伙子说,他那时候画画是作业,是任务。
原来是画家的儿子带着朋友参观。

还有个小姑娘过来和我聊天,说我画的好。
然后她问我愿不愿意加入他们雅昌网,把作品放到他们网站上。
我很是寒了一下,说我这水平就是画着玩,没想到卖画推广什么的。

后来还有个老太太,退休了学画国画。
我站那儿画,她就和我聊,抱怨如今一切向钱看。
后来等我画完,看她和几个老头老太坐在长凳上。
发现有个老头,赫然就是画家姚天沐。
旁边的老太让他批件衣裳,美术馆里空调大别着凉生病。
瞬间,又回到真实家常的现实。

从美术馆出来,我一路乱逛。
走到故宫角楼,傍晚的风吹来,还挺舒适。
画了个角楼的速写。
这个角落,几乎是北京非常好看舒适的一个角落之一。

后来穿到小胡同里,顿时觉得,还有那么多这样的人,在黄城根下这么拥挤逼仄,热火朝天的生活着。
在胡同里转了好久,拐到大街上,又是另一个世界。
很多小路被推掉,宽阔的大马路,绿油油的街心公园。
小胡同似乎是梦境一般了。
手机没电,查不到地图,居然自己凭着感觉摸回家。

昨天去官园买小玩意。
出国前,到如今,也就在这些小批发市场,才能买到东西。
便宜啊,好玩的东西都有啊。
比如,我买到了鸡毛毽子。
还有空竹,塑料的竹子的各买了一个。
给某娃我妹我自己,买了好多头花发卡。
每次回来,都发现有新的扎头的玩意,还挺好玩。
还扛了两只荞麦皮枕头回去。
我公婆还特意到新街口买了荞麦皮,回去洗了打算自己装。
老朋友们推荐他们去买苦荞。
我就是刚到北京的时候,聊天不小心和他们提起过,想带荞麦皮枕头回去,他们就忙各不停。
这下子我把枕头买了,也省得他们继续跑。
已经洗好晾晒的荞麦皮,给某娃装个枕头正好。

在杂志摊,每次都想买点啥看,翻翻没有什么想看的。
那天买到了中国地理杂志。里面有一个专题,介绍铁线连。
一路上都在看,在机场等去张家界的飞机,画了铅笔速写。
买的国产大千水彩纸,感觉质量不咋地,在上色前留个影,免的画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