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书评整理:

1
维特根斯坦生于一个富裕且有很好文化氛围的家庭,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四个哥哥和三个姐姐都是富有艺术和智识才能的人,哥哥中有三个自杀。维特根斯坦22岁时来到剑桥以后,曾告诉最亲密的朋友平逊特,以前几年中,他几乎没有一天不想到自杀是“一种可能的事”,并且指出来向罗素学哲学是他的一次“解救”,这被他的传记作者同时也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诺尔曼·马尔康姆称作“比以前更为健全一些”。是的,很多富有艺术和智识才能的人都有自杀的倾向,但是当这些人受到与他们的人格不相当的不平等待遇的时候,哪怕是像狗一样地活下去,也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这是一种真正的健全。

维特根斯坦23岁时父亲去世,他继承了一大笔遗产。第二年夏天他写信给文艺评论《熔炉》的编辑菲尔克,提议寄去一大笔钱分赠给贫困的奥国诗人和艺术家。诗人里尔克和特拉克从这个匿名来源收到了为数可观的赠款(注意是匿名)。对于这两个诗人,维特根斯坦有独特的评价,认为里尔克有点做作而更喜欢特拉克一些,但是毫无疑问他们都是他尊敬的人,因为他对人的评价极其严格,成为他资助的人选已十分不易。

之后一战开始,维特根斯坦作为志愿兵参加了奥国军队,1918年被意大利人俘虏,战争结束后他又将剩余的大部分财产给了两个姐姐。他只不过想过一种简单朴素的生活。 

  
2
维特根斯坦强烈地厌恶大学和学院的生活,厌恶大学教授之间虚伪的社交生活以及这种社交对学术研究的恶劣影响,从来不上大课,认为教师对学生的影响很大程度上是有害的,“我播下去的唯一种子好像只是一堆隐语”。
他需要独自生活,偶尔见见个把朋友。他把富有人性的同情和关心看得比智力和文化还要重要,他写给朋友的私人信件中充满爱心和希望毫无保留地交流思想的诚意。

3
有次维特根斯坦出车祸断了一根肋骨,他写信给朋友说,我本想请人拿这根肋骨造个女人给我,但是人们告诉我,用肋骨做女人的手艺已经失传了。

4
他同摩尔进行哲学讨论时,摩尔太太为健康原因中止他们的讨论,他很恼火。他认为他们应该想讨论多久就讨论多久,如果摩尔“真的非常激动或者疲倦,而且中了风并且死了——那很好,那就是死得其所。”

5
一次晚饭后,维特根斯坦与马尔康姆夫妻到仲夏公地上散步,谈到了太阳系的天体运动,他想到一个主意,三人扮演太阳、地球、月亮互相作相对的运动。马尔康姆的妻子是太阳,她保持缓慢的步子走过草地;马尔康姆是地球,绕着她快步走。维特根斯坦担任了三者中最吃力的角色——月亮,当马尔康姆围着妻子转的时候,他围着马尔康姆跑。维特根斯坦以极大的热情和认真的态度参加这项游戏,他一边跑一边向朋友发出指示,累得晕头转向完全喘不过气来。他还经常在散步的时候带上面包去喂公地上的马。

6
对于弗洛伊德,维特根斯坦如此评价:
他的魅力和他的论题的魅力都极大,使你很容易受到愚弄。……除非你思考得非常清楚:
精神分析是一种危险而且丑恶的行动;它的害处无穷,而相比之下好处很少。
当然,所有这些并没有贬低弗洛伊德非凡的科学成就。只是非凡的科学成就现在有被用来毁灭人类(我指的是他们的肉体、或者他们的灵魂、或者他们的智慧)的可能。
请牢牢地保住你的脑子吧。

7
当医生告诉他时间不多时,他叹息说,好的。
他最后的话是,告诉他们,我度过了极为美好的一生。
马尔康姆:“当我想到他的深刻的悲观主义,想到他精神上和道德上遭受的强烈痛苦,想到他无情地驱使自己的心智,想到他需要爱而他的苛刻生硬又排斥了爱,我总认为他的一生是非常不幸的。然而在临终时他自己竟呼喊说它是“极为美好的”!对我来说这是神秘莫测而且感人至深的言语。”

i
可以说,维特根斯坦的一生充满了痛苦,但他的确度过了美好的一生,不是因为他征服了痛苦,而是因为他没有被痛苦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