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凌晨2:30分,我终于回家了。
今天MBA的课程在21点结束,而到澳洲年休的阿铁今晚回重庆,深夜11点半的飞机到达。几个兄弟在小龙坎山上的火锅店等着他回来(这家店号称进入了重庆最值得光顾的30家餐厅之一,店名没记住),11点左右,已经醉醺醺的余老板与小明陆续到达,我毫不迟疑的猜出了他们今晚进餐的主题与主角,让两个小子吃惊不小。当然,在猜出答案的同时,心里泛起一丝苦涩,这个新的(即将)老大就这么记仇?就这么**?我很失望,当然也知道他的愿望……。今天下午5点多,我逃课回到二郎,为的是去看望我那一帮已经凭临崩溃的兄弟,我知道他们这些日子很苦很委屈,但当小顺给我说,他忙得一天没时间吃饭,却依然遭到狗血淋头的臭骂的时候,我的心真的在抽搐~~~~~~~~~~~~当时就真的有顺手给旁边的周星星两耳史的冲动……!我真的觉得对不起这些优秀的兄弟!
看着旁边醉醺醺而又欲言又止的小明的余老板,我能感觉到,我似乎已经成为老大折磨我的兄弟的重要原因,好的!我知道该做什么!
头很些晕,那是因为深夜12点,阿铁终于回来了,几兄弟很畅快的痛饮啤酒造成的。
在驾车从小龙坎回家的路上,CD里播放着汪峰的“北京北京”与“青春”,把音量调的很大,不觉竟然已经泪流满面,不为别的,就为这一季的失望与迷惑……顺便把头伸出窗外,臭骂不守规矩的羚羊……
反正失眠已经这么多天了,今天就算不睡也死不了人!
胡言乱语,汇成一句话——————×他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