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5

看见人家又在讨论一部电影-《黑太阳731》,看的我浑身发抖……

很小的时候,听说有一部儿童不宜的恐怖片叫什么《黑太阳731》的,后来上中学时终
于找到机会和同学一起偷偷地看了这部电影(当时的人生观、世界观还未真正形成)。看完
后,大约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没能吃得香、睡得着,睡着了也是断断续续地做恶梦。
  其他最最恐怖的电影在时过境迁后都可以口气轻松地、甚至是开着玩笑地谈论,唯独《黑
太阳731》不能。至少是有着人类基本良知的人们做不到以轻松的心态面对它。片中的受害者全
是象你、我、他一样活生生的人类,影片中的一切,都是完全真实地发生过的。唯其如此,才
更恐怖。
  
  下面向没看过此片的网友介绍几个片中的镜头 :
1,“冻伤实验”:在哈尔滨郊外零下二十几度的低温下,(被迫)接受实验的中国妇女被捆绑
着,双手裸露在空气中,几个日本兵不停地用瓢舀起冰水,浇在该妇女手上。十几小时后,这
双手冻得硬硬的,上面盖了一层冰。回到室内后, 日本人命该妇女把手浸泡在温水中,直到双
手软软地垂了下来。忽然,一个日本人使劲一捋,把此妇女双手的皮肉象脱手套一样地脱了下
来,整个肘部以上的双手顿时变成了只残留极少数肉丝的森森白骨。该妇女(因还是婴儿的孩
子已成为实验的牺牲品,她早已半疯半痴了)把双手(如果还称得上是手)的白骨举成戳向半
空的姿势,呆呆地看着,忽然撕心裂肺地惨叫起来。当时电影院中观众们发出的尖叫和惊呼令
人一辈子也难以忘怀。
2,“活体解剖”:一个中国小乞丐和日本小孩因玩皮球成了好朋友,日本人授意让日本小孩带中
国小乞丐进731大院,以食物诱骗等手段让中国小乞丐接受“身体检查”。中国小乞丐在脱光衣服
时还露出了童稚的羞涩笑容。上了手术台,麻醉完毕后,日本人熟练地将中国小乞丐开膛破
腹,把心脏、肝脏等器官逐一取出,浸入早已准备好的生理盐水。那离开身体的心脏捧在日本
人沾满鲜血的手上时还在跳动。“手术”完毕,日本小孩把中国小乞丐的残骸断肢推去焚化。
3,“低温实验”:日本人让中国受害者把手伸入超低温冰箱(也许零下几十度甚至零下一百多
度),进行速冻。完成后,中国受害者取出双手,看起来呈灰白色,上面结了一层霜,完全不
象是人类的肢体了。一个日本人用短棍敲打,就象打断冰柱一样,把中国受害者的手指一根一
根地打落,发出清脆的声音。中国受害者发出了绝望而恐怖的号叫。旁观的日本实习生有的吓
得闭上了眼睛,旋即被喝令不许闭眼。
4,“高压实验”:中国受害者被赶入高压舱,随着加压,露出极度痛苦的表情,想叫却叫不出
声,直至最终眼珠弹出眼眶、肠子等内脏挤破腹腔,流得满地都是。
............
也许这些场面已经称得上“令人发指、难以置信”了,但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从图书馆和网络接
触到大量史料,才知道电影不仅没丝毫夸张,而且限于表现手段,有很多更令人发指的事无法
表现。
比如说,
   日本人仅仅为了取乐,用手术摘除中国受害者的胃和小肠,把食道和大肠直接连接,让
该中国受害者不断地吃东西也只能眼睁睁地饿死;也是仅仅为了取乐,
   
   砍下中国受害者的手和脚,然后用手术把手接在小腿上,把脚接在手臂上,还用“高明的
医术”把它们接活;
   
   不进行任何麻醉,只是把中国受害者绑在手术台上就活体解剖,中国受害者越是痛苦地
挣扎越是引起哄堂大笑;
   
   把中国受害者的血液全部抽干,然后向他身躯里注入马的血液,史料称由此引起的剧烈
的抽搐和痉挛“连几个壮汉也压制不住”......

  也许这样的描述已经让人受不了了,觉得读这篇文章已经是一种极大的折磨了,可是如果
进一步呢?假设看到《黑太阳731》那部电影,看到那真实的地狱般的场景,不是更令人痛苦
吗?如果再进一步呢?假设不是从电影银幕上看到这样的场面,而是象那些日本实习生那样,
直接在现场看这样的恐怖画面,不是要让人发疯吗?如果再进一步呢?假设我就是那个被日本
人残害的中国受害者呢?......实在不敢再想下去了。
  我再次重申:上述的一切完全不是虚构的,都是真实的。
  (有一句经典的“妙语”:说日本人是禽兽是在侮辱禽兽。当然如此,禽兽怎么会有日本人这
种行为?只能形容他们为“魔鬼”。)
  在各华人“强国论坛”里总有那么一种声音:“有反日情绪的中国人都是被煽动的愚民”、“提倡
对日新思维,不应再死皮赖脸地要求日本人正视历史”、 “抵制日货就是闭关锁国,就是自甘堕
落”、“抵制日本只是愤愤们的自卑心理、嫉妒心理在做怪,是不成熟的表现”、“抵制日本是狭隘
的民族主义”等等。 但我倒要问问马立诚等诸位先生:如果是你进了731大院,让你选择(假如
你有机会选择的话)任意一种实验方式来残害你的肢体、结束你的生命,你还会不痛不痒地提
倡新思维吗?
   说穿了,你们只是在慷他人之慨而已,反正死的是别人(也许你没把那些受害者当作血浓
于水的同胞),你们自己只要有钱拿、有妞泡就可以了。 我们是仁义的中国人,可以不要日本
人血债血还----如果真要我亲手把日本人的恶行再用到日本人身上,说不定我会吓得转身就跑----甚
至不要日本人的金钱赔偿(也不可能要到),只要日本人的真诚道歉,并确保永远不再侵略他国,
只是这么一点走遍天下都理直气壮的基本道义而已。只要日本没做到,我们就不可能与日本人
和解,不可能不抵制日本的一切,包括日货、日本文化等,不可能压制反日情绪(反而要张扬
其事,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国人对日本的世仇)否则何以面对几千万冤死于日本人屠刀下的苦难
的同胞?
  (曾经有MM说起过,“东洋之花”等日产化妆品真的很好,因为日本人的生物科技很发达。
我看着她,有一句话终于还是忍住没说出口来:日本人的生物科技是731等魔鬼组织用大量中国
人的生命才积累起来的,那些化妆品不啻于用地狱里的肉浆血池提炼而成。也许每一瓶化妆品
中就有着一个中国人的冤魂!)
  
  写这篇文章时我几次中断,写不下去,而且几次流泪,这是我写了这么多年文章从未有过
的现象。但我的人类良知逼着我把这篇文章写完。如果仿照“把文章献给某某”,那这篇文章就是
献给惨死在日本人魔爪下的我的同胞 。

--------------------------------------------------------------------------------
偶从交流区转的~

看完忒恐怖~
真不是人啊~~~~~~~~~~~~~~~~~~~~~~~~~~

☆☆☆= =|||||玉面小王爷于2005-08-15 19:36:46留言☆☆☆ 

日本民族有着可怕的虐根性
对一只秋虫的死会泪流满面,可是对于人的生命却麻木的让人颤抖,从每年日本多如牛毛的自杀事件就可以明白,他们对生命的轻率对待。
樱花之美,使他们执着于死的艺术,认为死是美的,残酷的美让他们感到亢奋,他人的血让他们感到舒服
他们喜欢用美化死亡,追逐死亡的乐趣……

窗外传来了保卫黄河的雄壮歌声,眼圈热热的,好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