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次向德福宣讲中国坐月子的习惯。人家看着我表示you weird。

18号出了手术室进了观察室,护士给拿了一杯冰水,真资格冰水,一半儿冰一半儿水,我失血很多,口渴的很,一口气喝完了。整个晚上每3个小时要吃一次止痛药,护士拿来的都是冰水。

回病房当晚可以吃饭了,甜品我点了个冰淇淋,吃完我才终于醒悟过来,这个这个,算不算破了月子功啊。这要是我妈在,保证当场晕倒。

肚子上贴着医用胶布。护士说48小时内要拿下来,这胶布不沾水根本拿不下来。再说我下身完全是血淋淋,虽然护士帮着擦过了,也就是勉强不脏了而已,不洗澡才非得病不可。第二天就挪着去洗澡洗头。天气仍然冷,屋里暖气可以自己控制,盖一张床单就行。住院3天,每天自己推着轮椅一步一挪去看娃。除了上床下床,只要不动静太大,实在不算很痛。这个楼上楼下的,不去看娃,实在自己过不去。再说还要去挤奶,挤好了护士给冻起来,娃3天不能吃任何东西,医生说他需要“减肥”,才4磅多点还减肥。

出院在家卧床休息了两天。德福就吵着要我去医院看娃,那几天暴风雪,我虽然不太信坐月子的说法,也不至于要暴风雪中跑出去,娃又不是有危险,医生护士们照顾的无微不至的。我就不想去,德福就各种批评说我什么妈啊,三天了都不去看看娃,说的我嚎啕大哭,委屈死了,娃一生, 就不管我死活了还是怎么的。于是德福吓得不敢再说了。

暴风雪一停,我去医院,护士就很小心的问我怎么样,身体怎么样,心理怎么样。哼,德福这是跟人家汇报过了。他们可能觉得我产后抑郁症。宣传单里产后抑郁症的一条包括不想照顾孩子,在德福看来,我拒绝去看娃就是产后抑郁的苗头。我了个去。当时德福还问我能不能把我妈申请来帮忙呢。就他这种表现,我妈非宰了他不可。出院一周,我就逛街去了,其实就是去买几个哺乳胸罩。40多岁的大妈,身材我是再也不指望了,但是也不能变成面口袋,合适的胸罩是必须的,这一趟省不了。

小牛到了2区,隔壁那个早产的小女婴住院2个月了,她也太早了,跟小牛差一周,还没4磅。她早,她爹妈更早,她妈18岁,她爸16岁,我们这是祖孙代啊。因为他们呆了这么久,就有比较多的八卦题材。对面是个亚洲女婴,我一看姓,中国孩子。小妈妈说她从来没见过这娃的妈,爸爸见过两三次。他们仨,"儿童”爹妈和德福,一致表示中国娃好可怜啊,被她妈抛弃了。于是我就给他们解释了一下坐月子的风俗。他们仨还是一致表示不理解。我觉得不比16就当爹更不好理解。护士们都训练有素,绝对不对病人表示任何个人看法,反正她们对那没有家长来看的孩子一样照顾的无微不至,喂完都会抱着哄一会儿。我看着倒是很放心了,护士们是做到了有没有家长都一样。

要是规则允许,我真想去抱一会儿那个娃娃,确实看着挺可怜的,所有孩子都有家长来看,就她整天就是自己睡在那里。不过这么点个娃,她自己肯定不会有想法。可怜什么的,也就是大人们的感情而已。

估计是我年纪大了。我是真做不到一次都不去医院看娃,月子中,我也是天天上医院,叫护士把大躺椅挪过来,抱着娃睡觉。德福下班来医院再一起回家。每天如此。人家看着娃想着娃快快长大,我怎么看着这个小不点,希望他最好长慢点,每天就这么趴在我胸口吃了睡睡了吃。

跟老妈汇报的时候,尽管我很小心的选择什么说什么不说,还是被骂了好几次。比如你怎么敢抱着娃一坐几小时!我明明是半躺好吧。我真是庆幸没申请老妈来帮忙,首先她得宰了德福,然后宰了我。就天天洗澡,两天洗个头就能让老妈骂死。据说弟媳妇坐月子,出汗多,月嫂拿湿毛巾给擦,于是她现在经常背痛。这样的说法,听到耳朵起茧子。我还天天出门呢,出门就包成粽子,出门上车,下车进医院,我不觉得有什么危险。反正现在出月子了,我也没觉得哪里特别不舒服。

小牛两周后出院。我也没觉得手忙脚乱辛苦到怎么样。炖一锅吃几天,2,3小时喂一次,顺便换尿布,这个尿布换几次就难讲,这小屎孩子特喜欢等你换个干净尿布立刻排泄一次。换个尿布能花两分钟吧。其他家务都是德福做。大家分工,没觉得带个奶娃子辛苦到死。主要是娃争气,除了饿了冷了惨叫,其余时间安安静静睡大觉。据说年纪大生的孩子都比较安静。我忽然想到朋友老曹生娃的时候也不年轻了,她那娃完全是为什么别生娃的典范,跟我家娃相反,那丫头是除了吃睡,其余时间都在惨叫。

按这里的喂养规矩,2个月内的娃要是母乳不够的吃液体奶,不用加热,室温就好,倒进奶瓶直接喂,真是省不少事儿。我觉得喂奶瓶比吃母乳省事多了。我母乳不太够,私心里觉得干脆停掉,全部喂液体奶,省多少事儿啊,晚上能多睡会儿。想是想,还是努力喂,努力各种偏方催奶。当妈这个工作不想干也得干,还得好好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