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通过老汉、女人和狗这三者,叙述了一个关于人的生命、关于人性、关于人与动物的关系的悲凉故事。塞外荒漠中的一个小村庄,孤苦伶仃的邢老汉大半辈子与一条狗相依为命。七十年代初的一个春天,一个从河南逃荒来的要饭女人,偶然地闯进了老汉单调、灰色的生活。老人十分同情她,留下了这个女人,从此这个来自异乡的女人也给老人昏暗的小屋带来了光明和温暖;女人渐渐爱上了老汉,给老汉干枯的生命注入了甜美的生命之泉。老汉、女人和狗,构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
同年秋天,女人出于无奈,悄悄地离开老汉,回河南老家,老汉的家再一次不成其为家。他的生活再一次从“天堂”坠入了“地狱”。接着,厄运又来,上级派来工作组,宣布三天之内消灭所有的狗,对此孤苦伶仃的老人感到愤然、默然,他不得不忍痛喂饱了狗狗,痛苦地把它推出门外,几声枪响,一声吠叫,它死了。老汉生命中最后的安慰和希望也随之破灭,邢老汉也终于在孤独和悲哀中死去。
(本片获上海电影评论学会1993年“十佳影片奖”。)

把博改了一下,请点击下面的“阅读全文”。

说笑的,名字相同而已,不过还是惊诧了一秒种。
image

《老人与狗》(1993年出品)


    影片通过老汉、女人和狗这三者,叙述了一个关于人的生命、关于人性、关于人与动物的关系的悲凉故事。塞外荒漠中的一个小村庄,孤苦伶仃的邢老汉大半辈子与一条狗相依为命。七十年代初的一个春天,一个从河南逃荒来的要饭女人,偶然地闯进了老汉单调、灰色的生活。老人十分同情她,留下了这个女人,从此这个来自异乡的女人也给老人昏暗的小屋带来了光明和温暖;女人渐渐爱上了老汉,给老汉干枯的生命注入了甜美的生命之泉。老汉、女人和狗,构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
    同年秋天,女人出于无奈,悄悄地离开老汉,回河南老家,老汉的家再一次不成其为家。他的生活再一次从“天堂”坠入了“地狱”。接着,厄运又来,上级派来工作组,宣布三天之内消灭所有的狗,对此孤苦伶仃的老人感到愤然、默然,他不得不忍痛喂饱了狗狗,痛苦地把它推出门外,几声枪响,一声吠叫,它死了。老汉生命中最后的安慰和希望也随之破灭,邢老汉也终于在孤独和悲哀中死去。
(本片获上海电影评论学会1993年“十佳影片奖”。)


我的呕心力作:(选章)

《老人与狗》

1.
        老人点起炉火,火光映红他的脸。雪飘在他的背上立刻就消融了,更多的雪落到上面,连同远处十几户人家的屋顶,渐渐发白。炉灶是用土做的,被柴烟熏得有些发黑了。炉灶的上面是芦席做的凉棚,由于前几天一场大风的降临被掀走了一半,而这次突然的降雪使老人还没有来得及去修补。老人为了让狗能够更好地接触火光,就用身子遮住狗,使雪落不到狗的身上,使寒风吹不到那身金黄的发毛里。狗四肢落地,朝着一个方向,半边脸搭在地上,均匀地呼吸。老人觉得地面容易生冷,就用右手插到狗的下巴下面。狗懒洋洋地睁开眼睛,用舌头甜甜老人龟裂的手掌,又还原到原来的睡姿。
        渐渐地,叶子上的雪也落了下来。老人缓慢地移走右手,直直身子,起身准备进屋。屋子很小,两个扁担长,一个人宽。四面墙是用泥巴和碎草尖混在一起泥的,屋顶用破旧的石棉瓦盖住。而屋子的地面,偶尔可以爬出来一两只小虫子,如果仔细趴在地上朝下看,透过木板之间的缝隙,还可以望见清澈的湖水。湖水也是老人的,整个湖都是老人的。村里为了照顾这位孤寡老人,把整个湖交给老人看管,老人可以凭借湖里的鱼维持自己简朴的生活。
        屋子里有一张横摆的床,一台老式收音机,两只灯泡。一只十五瓦,一只一百瓦,十五瓦的用于照明,而一百瓦的那只灯泡藏于床下,二十四小时亮着,不过用大铁锅盖住了,所以谁也没见过这只灯泡亮过,除了老人自己。老人不用交电费,这也是村里给他的特殊照顾。床下还有一只女人用的化妆盒,做的很精致。
        屋子到陆地之间还有一段距离,因为老人怕屋子占用别人家的菜地,就把屋子建到了湖上,用四根电线竿从湖中撑起。屋子与菜地之间有三米多远,木头搭的桥,桥以及整个屋子上面都被一棵老槐树的树冠遮住,使屋子冬暖夏凉。
        湖的四周洒落着十几户人家,离老人最近的也有一百多米。而湖边只住了两户人家,相隔甚远,其中有一户人家半年前搬走了,只留下空房子在那里。就在老人的对岸,一座漂亮的小洋楼,可是如今不管白天还是黑夜,那里都是静悄悄的。
        老人是望见马路上放学的孩子才起身进屋的,准备淘米做饭。冬天老人很少吃新鲜的鱼,一般都吃腌制的咸鱼。老人从铁丝上抽走最后两只咸鱼,望了一眼湖水,一阵风吹了过去。
        下雪的天空掩盖了黄昏,黑空气提前进入屋子。老人披上厚厚的军大衣,准备到湖边巡逻。老人很熟悉湖边的路,所以再黑的天他会也不去用手电筒。而且他的脚走路几乎不发出声响,如同被丝绸裹住了似的,这也有利于抓住行窃的渔贼。狗跟着老人后面,如果发现什么动静,狗不会轻易去叫,而是先咬咬老人的裤脚,听从老人发号施令,这是他们多年合作的成果。
        经过一个草垛的时候,狗突然停止了走动。老人环顾四周,没发现什么,然后拍了一下狗的头,狗便“嗖——”的一声钻进了草垛,接着是另一只动物的撕叫声。慢慢地,撕叫声变成了哑叫声……
回到屋子,老人发现狗逮住的是一只野兔,黄褐色的毛上粘了大小不一的血斑。狗摇摇尾巴,以示炫耀。老人用菜刀把兔头剁掉,新鲜的血液流了一地,还冒着热气。老人把血淋淋的兔头丢到湖里,没有听到水花的声响,看来雪落到水里,都块结成冰了。然后老人把兔毛刮了,肚子里的杂碎也去掉了,放在碗盆里,在上面洒了一层细细的盐。
        老人脱下军大衣,抖抖衣服上的雪。梳理好狗身上的毛,把军大衣铺在地上,让狗伏在上面。老人望望窗外,黑的,什么也看不见。只看见窗玻璃上的阴影越积越厚,看来外面的雪越下越大。这是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来的比去年稍微早了一点点,不过看起来比去年的大。下雪的夜晚也会比往常更加安静一些,老人甚至可以听到地板下鱼的游走声。是的,老人对水里的一切声音都很敏锐,他甚至可以凭借水花的声音分辨出鱼的种类。
        老人从床下拿出化妆盒,很小心地打开它,然后从里面取出眉笔,这时候狗已经温驯地坐了起来。老人把眉笔尖缓慢地移到狗的眼眶上,过了一会,老人又取出口红……狗很安静,直到老人把它的脸都画好狗才会躺下来。然后老人端详着它,它的脸。老人的脸上这才露出一天中唯一的一丝笑容,那么亲切、和善,仿佛幸福的本身。而这时候老人的手也是最生动的,仿佛身上所有的感觉神经都聚集在他的十指尖,老人轻轻地、轻轻地,甚至有些颤抖的,触摸着狗的鼻子、嘴唇……
        老人不会过早地睡去,他会打开收音机一直等到午夜零点,听半个小时的“午夜新娘”才会睡去。老人第二天早上起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狗卸妆,那时候老人的脸上会出现一天中唯一的一丝皱纹。
夜已经很深了,老人半醒着。寒风从地板下面钻上来,使一小部分冷空气掠过老人伸到床下的那只手,老人的手指颤抖了一下,狗也随之被弄醒了。狗醒过之后就立刻咬住老人的被子,使劲地拖。老人没有打开灯,而是透过窗玻璃,把他视野里的东西认真扫了一遍,又躺下来。可是狗继续咬住老人的被子不放,老人不理它,继续躺着。狗只好听从命令,安静地伏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