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为工作关系近距离接触到几个banker,对,就是传说中每天穿得人模狗样工作起来不分昼夜的超人。这几个小姑娘小伙子都挺不容易的,每人手里随时随地都握着个iphone之类的手机,级别稍微高一点的那几个帅哥还得加上个BB,去厕所的间隙也都带着。我们公司的某些楼层洗手间还没弄好,厕间的放置格都没有,难为他们了,一手拿俩电话一手持jj~这种高难度的活,也就banker能干得出来。

有个小姑娘,
20岁出头的样子,应该还是实习生,也是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倒是人还得体,我挺喜欢的,经常没事请她喝咖啡。这个广州孩子,在北京念大学,这次的项目就在广州,可是N过家门就是进不去,那天,喝多了,她趴在我肩膀哭。我鼻子酸酸的。

备注一下,除了小美女,还有个帅哥,
183cm 23岁,在HK出生,美国长大,上海定居,长得很“陆毅”,当然,比陆毅有活力、有内涵多了。那天,我当着他面儿惊呼:天啊,你长得真像陆毅!大家都在笑,他也很腼腆的一笑当做回应,这个反应我好喜欢。可是,我不是陆毅的粉丝,大家的脸都僵了。然后的情景,客官可以自己发挥想象力。。。

有次,我问一个小帅哥:你们总是这样在项目之间飞来飞去,累么?我知道这个问题特傻,但是很想知道他们的答案。他说,我觉得没什么啊,公司福利好,所有outing都是商务舱和商务楼层,衣服不用自己洗皮鞋不用自己擦我说,那你平时是不是都常年备一个出差专用suit case呢?里头都装着战备用品,他呵呵乐了,是的。接着,我脱口而出了一个更愚蠢的问题:你们这样 好是好,过着人上人的生活,可是经常mobile怎么恋爱和婚姻生活啊?难道每个城市都有lover么?他埋头继续工作,好像没听到我的感叹问句。其实,接下来,我想建议他在suit case里放上一打自己favorcondom,这样很方便。

看着这帮孩子,我想起了我曾经最爱的人。其实他也是这类人,只是没那么高级,每天不用穿prada、西装而已。也是跟着项目到处跑,长期在外,薪水挺好,在上海车子房子都买好了,还装修得不错,可惜,无福消受,光给别人住了。自己却在外面颠沛流离。迎着大家看似羡慕的眼光,和赞美的词句,他们心里最清楚,这日子是酸还是甜。为了他,我曾经想过放弃这里的一切去上海的,可是我去了,他的next stop又会是哪里呢?难道我要成为他一件战备的行李么,随身携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