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http://node0.foto.ycstatic.com/200710/11/9/24346473.jpg[/img]

现世,电脑前面,正在看舞台剧。电脑忽然产生漩涡。在晕眩中晕了过去。醒过来后发现置身于一个陌生的环境(穿越!)。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四处打探。不远处的一个足球场有两个男孩子——工藤新一和末武健太正在进行二人赛。帮他们做裁判。比赛完后向他们打听。无论判哪一方胜利,他都会告知这个世界是一个神创造的,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国家,现在所在的是南之国“雁”辖内的一个岛,名叫罗德岛,非常盛行体育,现任管治罗德岛的管理官叫埃特。[A:如果判新一胜利,他还会告知在与雁距离最远的北之国有一个叫基德的小偷,是他的宿敌,要小心,并会得到一个“L”形的徽章,说如果碰到“那个人”的话给他看就会得到帮助。 B:如果判末武胜利,他会告知他一个原本在罗德岛训练泳技的朋友,忽然间不知道去了哪儿,希望能帮忙找他回来(任务1:寻找末武的朋友)]离开足球场,来到岸边,但是没有办法渡江。这时一个叫乌索普的人过来搭话,说可以帮忙造船,但是条件是带他去北之国。因为他的长项不是运动,在罗德岛施展不了自己的抱负。答应他。(乌索普加入队伍)(任务2:带乌索普去北之国)

离开罗德岛,和乌索普分头打听去北之国的方法。一个叫藤野的小孩要求教他英文才肯回答问题。但是完成后藤野说他不知道,一边做鬼脸一边跑掉了。这时一个男孩走过来,向生气的我道歉,藤野是他邻居,还不懂事。看到他这么乖巧我也不好意思发火了。他叫夏木拓也,只比藤野大一年而已。向拓也打听,拓也抱歉地说他也不知道。我很失望,拓也忽然想起来他家的房子刚刚租给了一个外乡人,也许他知道。跟着拓也回家,见到了他家的租客松井贵博。但是松井贵博说他是从罗德岛来的,也是雁国人,不知道怎样才能去北之国。(隐藏剧情:解决任务1:如果之前是判末武胜利,这时就可以问松井是不是末武的朋友,劝他回去。松井得知末武担心他,很感动,决定回罗德岛。松井告知他离开罗德岛是因为罗德岛虽然一直盛行体育,但格斗技却不够强,他听说西之国是一个注重战斗的国家,所以想去西之国猎些人才回来。)这时正巧在拓也家里作客的山口薰插嘴:雁是所有国家中最为富庶平静的国家,所以东之国和西之国经常有商队来雁采买货物,但是雁的民众乐于安逸,很少会去别的国家,所以从雁出境的无论陆路空路还是海路都只有一年一次。他也想去西之国,但还要等5个月才能等到去西之国的航班。而北之国因为离雁太远,有来往的只有王族。我问山口薰是不是要去找雁的王,山口薰却说雁没有王。(任务3:带山口薰去西之国)

告别了拓也三人,忽然看见乌索普正在哆哆嗦嗦的大喊“辣子星~”在发射他的弹弓。看见他在攻击的是一只正尖声大叫的粉红色小兔子,急忙阻止了乌索普。小兔子麦太松了口气,蹦蹦跳跳地过来感谢我。原来乌索普看到麦太的时候他正在嘟嘟囔囔自言自语,认为会说话的兔子肯定是怪物,又吃惊又害怕,本能地就进行攻击了。麦太听了我们正在打听的事之后,建议去找他的朋友六太,六太本领很大,肯定能帮我们。跟着麦太走,发现麦太领我们去的地方是一片气势宏大的建筑,吃惊地问麦太他是不是领他们去王宫。麦太说不是王宫。正松一口气,发现眼前的匾额写着“冢宰府”,晕。见到六太才知道雁的王是由雁的守护兽麒麟指定的。但是这一代的麒麟——也就是六太——还没有指定王。因此雁的政务暂时由六太管理。六太听了我的要求后,认为北之国太远,他正巧要去西之国帕尔斯,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去西之国。权衡之下,我答应了。即将出发之前,我忽然想起山口薰曾经说过想去西之国,赶紧请六太等我一会儿,马上去找山口薰。两人拼了命的奔跑,终于赶在出发时间前回到冢宰府。(山口薰加入队伍)


来到帕尔斯后,就和六太一行告别了。刚走了没几步,不幸就被一群山贼抓了(这场战斗必败)。薰着急地说他还要去找人,不能在这里耽误。乌索普问我有没有什么认识的大人物之类的。想了又想,最后说只有一个“
L”形的徽章,但不知道要拿着这个去求助谁。乌索普和山口薰都晕。忽然门悄悄地打开了。一个山贼闪了进来。他告诉我们他是“那个人”的下属,叫朱利安,在这里潜伏,接受“那个人”的指示把这个山贼窝端掉。追问他“那个人”究竟是谁,朱利安说所有人都只知道“那个人”的代号是L。朱利安还提醒说帕尔斯就快要陷入内乱了,在远离王都的边境地区有一支称号为“舰”的队伍反对国王的统治,正在到处作乱,要小心。在朱利安的帮助下,逃离了山贼窝。

小心地避开“舰”的进攻方向,四处询问怎样可以去北之国。遇到一个流浪歌手佐久间龙一。龙一答应如果帮他伴奏就告知去北之国的方法。[A发展剧情:若伴奏成功龙一会很高兴,告知北之国的马戏团刚好在这里演出,明天就会回国,他可以带我们去找团长白濑明石。白濑明石听了我们的请求后答应带我们去北之国。而山口薰决定留在帕尔斯继续寻找他要找的人(山口薰离队)。在白濑明石的帮助下第二天启程去北之国机械皇国。

B发展剧情:若三次都不成功的话龙一会很生气地给出另外曲折的指引,让我们去问一只白猫。在找了很多只会“喵喵”叫的白猫和一只土黄色的只会哆哆嗦嗦说“好可怕啊喵”的胖猫后,我们终于找到了白猫亚提密斯。亚提密斯一见面就说他在我身上感觉到我将可以带他到他必须要去的地方,决定跟着我们(亚提密斯加入队伍)。但是亚提密斯不肯告诉我去北之国的方法,只是提示可以去找他的主人龙崎。找到龙崎的时候他正在苦恼点心不够甜。听了我的请求后他要求帮他收集水果和糖份。在规定的时间内收集到足够的甜味之后,龙崎很高兴地告知帕尔斯最北端的高山上正在进行飞行的试验,可以去那里试试看。正要离开的时候“L”徽章不小心掉了出来。龙崎看到后神情异样地问我这个是从哪里得来的。听了我的述说之后给了我一个案件,说希望我在一天内解开它。[A发展剧情:若时间到仍未解开谜题,龙崎会告知他就是L,把徽章还给他。 B发展剧情:若时间到解开了谜题,龙崎会很高兴,告知他就是L,在帕尔斯最北端做飞行试验的是他的朋友蜻蜓,他会陪我去找蜻蜓,希望能帮到工藤新一的朋友。(龙崎加入队伍)]

去帕尔斯最北端必须经过王都。在城外见到一个奄奄一息的少年。在他不远处还有一个已经昏迷的青年。我们救起了两个人。但是少年活过来后只是看了看我们,一言不发地走了。青年醒过来后很感激我们,他的名字是雨野哲郎,帕尔斯的文官。我们把雨野哲郎送回他的家,并在那里见到了他的朋友保斯托夫和亚尔斯兰。亚尔斯兰听了我们的事之后表示他也要跟我们去帕尔斯之北。雨野哲郎和保斯托夫都极力拦阻。龙崎却擅自答应了(若龙崎不在就是山口薰)。两人没办法,只好决定雨野哲郎也跟着去。(亚尔斯兰、雨野哲郎加入队伍)

一行人一路北上。亚尔斯兰似乎有意无意地带着我们向“舰”所在的地方前进。大家都表示疑惑,只有龙崎保持沉默。(若龙崎加入队伍:某天晚上我出外散步的时候,无意中听到山口薰在问龙崎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龙崎这才告诉薰他从亚尔斯兰和雨野哲郎的举止态度看出了亚尔斯兰就是帕尔斯的王。

终于遇上了“舰”的队伍。士兵并没有听我们的解释,而是一味进攻。大家拼命抵抗,就在几乎失手被擒的时候对方的大将小泉典马出来喝止。定睛一看,却是之前救过的那个少年。小泉典马虽然沉默寡言,却似乎对救命之恩铭记在心,即使遭到同僚蔡西斯的劝阻,依然把我们带到了“舰”的首领将的面前。将对其它人都视若无睹,唯独见到亚尔斯兰时表情复杂。在他们的对话中,大家才明白亚尔斯兰和将曾经是同学,关系很好,但后来却因为将嫉恨亚尔斯兰的才能和人缘,终成敌人。在亚尔斯兰的规劝下将仍然下令把我们抓起来。乌索普因为拼命抵抗被重重殴打。在之前激战的衰弱和乌索普鲜血的刺激下,雨野哲郎的眼瞳慢慢变得失去了焦距。暴走的雨野哲郎威力非常大,也不分敌我,一击之下几乎方圆百里都夷为平地。就在大家以为要丧命于此的时候,一个蒙着脸的红发青年忽然出现,把雨野哲郎压制了下来。听到亚尔斯兰叫红发青年“修将军”,大家都呆掉。修告知这个世界除了四国之外,其实还有另外两个统治领域,天界和魔界,雨野哲郎其实是魔界的人,因为某些原因失落到人间,他自己并不知道这件事。亚尔斯兰把昏迷中的雨野哲郎托付给我们,希望有一天他能够接受自己魔界的身份。将被修折服,却不愿意在亚尔斯兰的手下做事。(隐藏剧情:忽然想起雁的松井贵博曾经说过希望在西之国找些格斗技强的人帮助他们,于是问将愿不愿意去罗德岛。将考虑了一下,决定带着蔡西斯和小泉典马离开帕尔斯。)(任务4:带雨野哲郎去魔界)


告别亚尔斯兰,来到帕尔斯最北端(亚尔斯兰离队)。蜻蜓同意借给我们一架飞机,但是没有多余的飞行员。在蜻蜓的训练下,终于可以平衡地驾驶飞机了。山口薰决定留在帕尔斯,跟在龙崎身边,继续寻找他要找的人(龙崎、山口薰离队)(解决任务
3:带山口薰去西之国)。飞到北之国机械皇国。刚进入境内,就发现飞机前方有一个人。我一惊,手忙脚乱,飞机失去了控制。虽然拼命地使它安全降落,但仍然偏离了航道。大家赶紧下去一看,在飞机长长的滑行轨迹中间,一个男孩吓呆了地坐在地上。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他一边哭骂着“被那个炸弹女吓还不够,躲到这儿来还不得安生,呜……”一边跑掉了。这时,刚才造成飞机失事的那个人轻轻地降落在我们面前,很绅士地说抱歉。知道了我们想去魔界之后,他啊了一声,说魔界只有魔界的人才能去,虽然他查过机械皇国里有一个魔界的人,但是怎么也查不出来是谁。不过可以去找机械皇国的丞相。乌索普忽然想起来说雨野哲郎不就是魔界的人吗。雨野哲郎却坚持说他是真正的人。我们只好告别了这个飞行的人。

在找机械皇国的丞相途中,经过一大片馥郁的花。大家都忍不住向花丛靠近过去。我忽然看见在花丛的那一边,新一笑盈盈地站着,旁边亚尔斯兰在安抚生气的将,薰在给龙崎的咖啡里加糖……在他们后面,有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笑容灿烂。我不自禁地要走过去。忽然有人拉住我的衣领往后一扯。眼前的人像忽然都消失了。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站在花丛的边上。旁边的同伴也一付恍惚的样子。那个救了我们的人正是机械皇国的丞相卡米拉,花丛的主人。他警告说他种的花是有魔力的,会让人产生幻觉,不可以靠近。听了我们的述说后,他笑骂“基德那家伙,净给我找麻烦”。咦?原来那个会飞行的人就是新一的宿敌基德?

卡米拉带我们去见那个魔界的人羽村翔。羽村的个性很爽朗,马上就答应了带我们去魔界。只是他的力量不够,必须要到地理位置最低因此离魔界最近的东之国去。我注意到羽村见到雨野哲郎的时候笑容停滞了一下,而雨野哲郎发呆的时间变多了。见到同是魔界的人,雨野哲郎的意识是不是有点觉醒?在我们出发之前,乌索普留了下来。虽然我们还没找到适合他的地方,但是他很有信心机械皇国会是他的归宿。(乌索普离队)(解决任务2:带乌索普去北之国)


来到东之国东大陆。羽村翔说要到月圆之夜他的力量才能达到顶峰,因此在月圆之前我们留在旅馆等待。看出来他们两个应该都有话想对对方说,有意留出他们独处的空间,借口散步走出了旅馆。本来只想在旅馆附近走走的,结果发现我们住的旅馆的老板早乙女乱马和对面开的旅馆的老板犬夜叉如同贴错门神,无时无刻不在吵架,眼看吵不到两句就要大打出手了,赶紧走远一点。忽然被一双手臂从后面抱住,在耳边呼气如兰无比挑逗地说“小猫咪,我等你等好久了”。万没想到会在这里被调戏……我结结巴巴地说“
A我我我我是男的! B你你你不要乱来!”紧贴在身后的胸腔传来轻轻的震动,低沉的嗓音带笑:“A我不介意~ B你不希望我乱来吗?”气愤地挣开,转过身来,视线对上那个黑发男子,呆住。男子看着我呆滞的样子,仿佛觉得有趣般地又轻轻笑了。看着他慢慢俯下身来,竟然无法动弹。旁边忽然一声气恼的“哥!”,男子打了个趔趄,转过头来笑笑,眨眼间从最近的那扇窗口消失了。窗口?!我呆。方才喊哥的那个声音温柔地抱歉地连声说着对不起。转过头来,同样黑发的少年正在猛向我鞠躬。倒吓了一跳,赶紧说没关系。少年直起身来,羞怯地一笑。如遭雷轰……看得出来,假以时日,他一定会跟他哥一样拥有万人迷的魅力。或许因为邻近魔界,东大陆的人民似乎都有着或多或少的不寻常能力。经常打架的乱马和犬夜叉会变身,黑发男子宙太是怪盗,少年昴流是一个阴阳师。昴流得知我来东大陆的目的后,说要请求我一件事。

昴流向我介绍“这位是表崎春彦”。我左看右看,“在哪里?”昴流呆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我没有他的特殊能力。表崎春彦是昴流救下的生魂,所谓生魂即身体还未死亡,却不能或不肯回去的出窍的灵魂。表崎春彦属于不肯回去的那一类。他希望昴流能够帮他表弟笠间春彦实现愿望,这就是他的愿望。昴流叹气,说他没有那个能力,但是我既然可以去魔界,肯定不是平常人,希望我可以帮助春彦。第一次听到有人的愿望是帮别人实现愿望,我也很感动。昴流带我去见笠间春彦。黑发的春彦是一个有心脏病的少年,他其实来自天界,他说自他转世到东大陆之后,天界就只剩下白王子一个人了。那个人很寂寞很寂寞,他希望我能救救那个人。又是一个只为了别人许愿的人。我感动得要哭,答应了他。

两天后就是月圆了。跟羽村翔和雨野哲郎商量,是先去天界还是先去魔界。听了两个春彦的故事,他们也很感动。[A发展剧情:我独自去天界,如果没有及时赶回来他们就先下魔界,我留在旅馆等。 B发展剧情:三人一起先去魔界,再想办法去天界。]


A
独自启程回到机械皇国。乌索普欢呼着冲过来。他现在跟着一个天才科学家少年高井丰在学习,如鱼得水。听说我要去天界,他想起来在机械皇国最接近天界的地方有一个叫尤浩的少年正在建造通往天界的天梯。去找尤浩。尤浩答应了我的请求,条件是必须帮他建天梯,并且要上天界必须要拿到机械皇国的国王的许可书。我只好先去找老熟人卡米拉,卡米拉带我去见国王。机械皇国的国王竟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嬴弱少年。但是他一开口,就明白了他为什么能当上科技发达人才众多的北之国国王。这个苍白的少年,语气里透露着太多洞察世事的冷静明晰悲天悯人。庄尼听了我的请求后没有太多犹豫就给了我许可书。拿着许可书回去见尤浩。幸好天梯只剩一点点就要建好了。一番辛苦之后,终于踏上了天界的土地。但是找遍了所有地方,只发现了一个熟睡中的白衣少年,整个天界荒芜一如废墟。凭着远处传来的噪音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活人,虽然这个活人形状奇特,脑袋长得活像个电视机。活人的名字是Retro,很明显地是被关在那排高耸入云的栅栏后面。原来栅栏后面是月面监狱,他因为在北之国大肆抢劫被关进了这里。Retro的记忆似乎有点混乱,他并不记得在抢劫之前他干过些什么,却很肯定地告诉我们150年前他见过外面睡觉的那个人,当时他还没睡。虽然觉得Retro的神经不知道有没有问题,但这种状况下也只好相信他。尤浩告知如果要回到150年前的话,机械皇国有一个科学家高井丰已经造出了时间机器。顺着天梯回到机械皇国,重情重义的乌索普正守在下面等我。听说我要用时间机器,乌索普带我去找他师父。高井丰听了我的故事后,很爽快地答应了我。使用时间机器,我回到了150年前。

150年前这个世界的两大种族人类和非人类正在大混战。当时的白王子——葛林,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科学家,因为讨厌杀戮,隐居在远离混战中心的地方。他的朋友诺恩偶然会来探访他。但是平静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非人类阵营的领袖天蓝,是一个非常强大而温柔的魔人。有一天天蓝来找葛林,指出诺恩正是人类阵营的首领,他利用葛林的发明研究,投入到战争中。诺恩没有否认,只是说战争虽然不是他发起的,但已经无法退让了,为了胜利他会不惜一切。葛林心灰意冷,决定制造卫星,让自己永远远离战争,沉睡在卫星之中。用尽了办法都无法使葛林改变主意。[A发展剧情:放弃说服葛林,直接回到150年后的东大陆,则亚提密斯留在葛林身边,东大陆的大王天蓝派龙王来找我,天蓝说因为我身上带着天界的气息,无法进入魔界,只好留在东大陆等羽村翔回来。 B发展剧情:半强迫地把葛林带上时间机器,回到了150年后。带着葛林回到东大陆,刚进入东大陆,就有一个少年来找我们。少年自我介绍名叫龙王,是东大陆的大王的下属。大王请我们去相见。见到大王,吃惊地发现他就是150年前的天蓝。天蓝几乎没有变过,其实在混战以前,葛林和诺恩和他都是朋友,葛林进入沉睡后,诺恩很后悔,自己则一直留在东大陆等待葛林。一路上犹如植物人的葛林,在见到诺恩时终于有了反应。两个朋友详谈后,葛林决定留在天蓝身边。我终于可以成功地去回复昴流和两个春彦。而白猫亚提密斯留在了葛林身边,原来他的主人就是白王子。为了感激我把失去的朋友带回他身边,天蓝帮我把身上天界的气息消除。月圆之夜,羽村翔展开白色的翅膀,把我和雨野哲郎带到了魔界。]


一阵打斗声把我们吸引过去。只见眼前一个俊秀的青年正被一个披盔戴甲的小个子打得节节败退险像环生。生性正直好打不平的羽村翔马上抽出他的剑攻了过去。担心羽村翔有什么闪失我和雨野哲郎也只好和他并肩而上。小个子措手不及,终于被我们打败了。正在这时,背后忽然传来清朗的声音:“红惑,怎么,刚脱险就准备干坏事了?你觉得你跑得掉吗?”我们不及回头,已经看见那个俊秀的青年红惑不知什么时候手里抓着一个小孩子。红惑忽然笑了起来,温和的笑声慢慢地变得尖锐,声音却依然温柔:“伯利尔,你别以为魔界是你管的就可以管我。”伯利尔却只是轻轻一笑,“要不要试试?”红惑沉默了很久,放下手里的小孩子,转瞬变成神魔飞走了。我们这才敢转过身,树上斜躺着一个少年,眼瞳里有着只有活了上千年的老人才有的沧桑。这就是魔界的统治者伯利尔。而那个小个子是前鬼,虽然误会已经解开,前鬼依然很不爽,理都不理我们就走了。有魔界统治者在,雨野哲郎的问题当然不是问题。伯利尔要雨野哲郎自己选择要成为完全的魔留在魔界还是变回完全的人回到人间。雨野哲郎最终选择回帕尔斯留在亚尔斯兰身边。伯利尔叫来了他手下的一名大将帮雨野哲郎去除魔性,并解释说只有曾经是人的魔才有把魔变成人的能力。我们一看,那个人却是诺恩。这才明白来魔界前天蓝欲言又止的神情是为了什么。向诺恩说明了葛林已经不会再沉睡,现在在天蓝身边,天蓝葛林都很希望诺恩回去。但是诺恩沉默了许久,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伯利尔很抱歉地对我们笑笑,告诉我们诺恩当初是自己要求变成魔的。伯利尔派了一个全身罩着黑布的人送我们离开魔界。走之前,诺恩终于出现,只说了一句话:“告诉他们我很好。”

护送我们的人始终没有说话。直到我们踏上东大陆的土地,他才低声说了一句“再见”。羽村翔忽然失声惊叫“阵?是阵吗?”阵是羽村的青梅竹马,拥有驾驭风的能力,现在是魔界的暗之忍者。羽村难以置信一直热力充沛的阵现在必须活在黑暗之中。阵终于从黑布里露出了他的脸。我们看见不变的笑容依然在他脸上,他说不用担心,请相信伯利尔。

雨野哲郎回去帕尔斯,羽村翔也回到机械皇国。但是我找遍了所有地方,都没有找到能够回到现世界的方法,只好重新回到罗德岛。看到新一、健太、松井,还有将、蔡西斯和小泉典马。此时如果智力达到600,体力达到1500,解决了所有任务,就可以见到罗德岛的治理者埃特。埃特已经从新一那儿知道了我的情况,说自己是神官,可以送我回异世界。


[A
结局1:睁开眼睛的时候,依然坐在电脑前面,原来正在看的舞台剧已经播放到最后,屏幕里的胜平笑嘻嘻地对我摆摆手——“sayonala~”。tadayima,我回来了。The End

B结局2:体力达到3000: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置身在胜平公演的舞台剧剧场里!舞台剧已经演到最后了,台上的三个人跳了下来,一路跑着跟观众们握手。很幸福地看着跟胜平握过的那只手,决定三个月不洗手!但是,忽然想到——我怎么从日本偷渡回去?“救命啊~~~ The End]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