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如叶飘零 

       在一个无根的城市独自流浪,前行是我唯一能走的路。无法停止脚步,也不愿意停止。我们总是怀抱希望,以为将来一定比现在好,谁知道呢?所以我甚至不愿意回头朝岁月的小巷里瞥上一眼,回首或许更多的失落。不如在月色的柔波里轻踏,即使天空没有明亮的星星指引方向,我们还是要一样走自己的路。灰蒙蒙的月色里,看不清行人的脸,当芸芸众生擦身而过,汩汩流光的皮肤偶尔发生轻微摩擦的时候,没有人谁会意识到对方的存在,这也许是繁华和喧闹中孤单的理由。 


     孤单也要前行,我常常想,如果生活不能让人不能驻足,那只有前行才有希望。当我孤身上路,我愿意为不同的自己沉醉,我的忧伤,我的欢乐,我的孤独都是我的,我的略有些美丽和憔悴的脸也只属于自己,与别人不相干也好。
     这种“自恋”的潇洒,与其说是找不到生命相系的感觉,倒不如说是已经习惯了在路上的状态,习惯了在流浪中寻求安稳的精神家园的过程之中。每天踏着同样的步伐流梭在单位、家之间,若是无人为伴的时候,便手捧上一本闲书度日。我无力打破这种沉闷的常规。我只是个一般人,对于一般人来说,忍受比改变更容易。也许,把人比作小小的树叶是合适的。
    如果世界是一棵古树,那每个人就是那满树的叶子,每片叶子各自舞动着自己的舞姿,微风吹过,轻轻地在空中打一个旋,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悄悄滑落在人的脸颊,或在不知不觉间俯身落在人的足下。我们却不知道她从何处而来,也不知道她去向何方。这个简单的过程,便是一次安静的生命过程,人之弱如同叶子,让人不免有些淡淡的感伤。

      当叶飘零时候,每一片叶子都踏着自己的生命节拍,有着各自不同的小世界。在时光的隧道你,这是一件神奇的事情,这种周而复始的生命轮回中是一种静谧和安详的美好。叶入土为泥之时,并不是生命的终结,这只是一个过程,安稳是方向和归属.

      每个人,在各自的世界里,放飞希望与梦想,看似并不相连的生命个体,虽然彼此并不注意对方的存在,而在一起维系的却是整个世界。世界上没有谁是真正孤独的,也没有谁是真正不孤独的,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因为与孤独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