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大家都在总结2008,所以我也总结一下。

1月,我在热田神宫扔了七个硬币,六个为我和麦朵及我们的父母,一个为我家小狗,写到这里很高兴我还能记得一年前的情景,这说明我仍然有与时间赛跑的能力。

2月,麦朵来了,我们在冬天的雪地里拖着她带来的补给回家,当时挺冷的,也很幸福,那种感觉非常难忘。后来我们去了京都,很高兴她能喜欢那里,如果以后继续做和佛教有关的话题或者去了某个东亚系,我想离重返京都的日子就不远了。

3月,虽然大家都在感慨今年多事,但唯一让我有感觉的只是地震。在名古屋的小黑屋里,我还是痛苦了那么一阵子,不过我相信人们将很快忘记这场灾难。

4月,4月忘了干过什么,那就还用艾略特的诗,4月是最残酷的季节。

5月,我想起来了,4月在京都拍樱花,整整一周的时间,然后去了神户,大阪和广岛,广岛让我心情沉重了三天。

6月,持续遗忘中。遗忘就说明我一直在写论文,在希望和绝望中摇摆,在与颈椎病做斗争。这段时间我开始玩一个三国游戏,也有点在日本待烦了,我买了套相机,结果搞到破产,还有就是我发现夏目奈奈真是有魅力。

7月,在离开日本的那个晚上,我去一家百元店,却闯入一间寺庙,月色下一个西服革履的上班族用很美妙的声音诵经,这让我产生了很灵性的幻觉。我爬上一座山,许了一个愿,然后把自己身上仅有的日元都丢给了佛祖,后来一个京都的朋友评点说,别人走的时候存折里满是数字,与他们相比我要圆满许多。

8月,和麦朵在成都看奥运,喜欢这种生活。

9月,去藏区调查,感觉最好的一次调查,让我暂时放弃了转行的想法。有一天晚上高原反应,躺着喘不过气,坐着又睡不着,我觉得自己快死了,于是左手拿着佛珠想着麦朵说我爱你,右手打开电脑看老友记。一晚上没睡,第二天早上去打点滴,此后两个星期吃了就吐,或许我和色达三生相克。

10月,继续遗忘的写论文,丢钱,愈发贫困。

11月,麦朵同学说她盼望来北京开始新生活,这让我很得意很惬意。在日本的时候她还表示了对北京的无比厌烦,这使我一度觉得人生无望。留在人大的可能性几近破灭,我只能另谋生路,可是生路虽多,在很多时候人的野望和无奈却更多

12月,2009年需要运气,倒霉的话不排除灾难一场。不过我发现麦朵同学持续走红,她既是幸福的源泉,也是忧愁的起点,为了能让她继续快乐下去,我全力支持她的印度之行。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