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哥哥生病以来,不在家的日子我都会每天打电话回家。我的心情也跟着电话里父母的情绪起起伏伏。
        今天照常打电话回家时,在电话里隐隐的听见妈妈哭泣的声音,以为又是哥哥的关系。却没想到这次是被外婆气的……
        那么多无可奈何的压力、那么多无法推卸的责任和负担……我总希望可以帮他们多分担一些,却常常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想多给他们些关心和温暖,却发现我的力量实在太有限了,根本不足以弥补现实带给他们的创痛……而这份无力感也成为了压在我心上的一份重压,挥之不去、无法排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