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给同学订票。
好像是当天晚上的演出。
钱已经给我了。
我还没来及给大家买票。
所有人都很着急。
我似乎很有谱的样子。
所有人都在问我。
我最后说没关系咱直接去就行了。

那好像是类似公园的地方。
到了那了好像大家又都不看演出了。
瞬间都各自散了。

我转悠到公园的一个挺大的房子。
外间是一个很大的厅。
摆着一些货架和柜台。
卖碟的。
老板再里间屋呆着。
好像是一家人。
也做买卖也住在这。

碟都是一些特别臭滥街的片儿。
看了半天也没什么正经好东西。
忽然看见一个大红盒子——倪敏然作品集。
拿过来一看:6张CD2张DVD。
我问摊主多少钱。
他说54。
不知为什么我在梦里觉着价钱太贵了。
重新放在那琢磨着怎么能划价。

这时候摊主在里屋和另一个男人吵起来了。
摊主身体很壮模样很憨厚。
和他吵架的那位模样挺精神。
俩人吵得很凶。
最后俩人还都哭了。
男人搬了很多东西走了。
摊主在后面哭着看他离开。
我才看明白这俩是对同志啊。

似乎过了半天了。
我又想起要那套倪敏然的作品集。
跟摊主砍价。
摊主这时候也不哭了。
竟然还给我便宜了几块。
说48卖给我了。
我挺高兴。
跟他聊了几句。

越聊越近乎我就觉着不对了。
他拉过我的领口看见我脖子下面一个疤说我也有这个。
然后就褪下衬衣让我看他肩膀上有个同样的疤。
还告诉我说这是bra勒的。

我支吾着就往外走。
外面我的同学已经有的回来了。
也不好意思跟多说就赶紧跟他们离开。
走出很远才发现:碟忘了拿了。
好像我还不敢回去了。

醒来之后唯一遗憾的:倪敏然的哪套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