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在中藍的小超市里發現了很久沒有見過的“綠野仙蹤”——這個綠茶冰沙加上些許香草的冰淇淋。在不斷調合冰沙和香草的過程中,想起這個動作曾經是那麼地熟悉——就是那一年的夏天,在那個現在已經不復存在的“小樹林”裏,“綠野仙蹤”便是我們手中最熟悉的記憶。

辛在我寫給即時聽三周年的博上留言,說我怎麼還不能釋懷,還不能忘記。其實並非如此,我明白離開是必然,我也沒有一直牽掛,只是偶爾一絲熟悉的氣味刺激嗅覺、一個難忘的聲音觸及耳膜的時候,內心還是會泛起一陣漣漪,然後似乎就會有明豔得睜不開眼的陽光和對比度強烈的色塊充斥眼前。即時聽是這樣,“綠野仙蹤”也是如此。

捧著“綠野仙蹤”,重複著過去經常重複的動作,你們的容貌和形象是如此地清晰又是那麼地遙遠——辛、志、荀、勇、吉、解、想、朱……還有我,那個夏天可是我們最好的時光,如同莉莉週一樣印刻著我們最絢爛的一些東西。你們都走了,我卻還要留在這裏,留在一個隨時會有東西提醒我想起你們的地方。記憶有的時候真不是個好東西。 畢業綜合症,又犯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