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一隻哀伤的猫 倚着铁窗舔着打架后的伤 

一张白色床单 皱成一团不知所云的凌乱 

谁的烟头 儘管嚣张 扩散理不乱还乱的贪婪 

谁撑的伞 一点温暖 究竟是天堂还是苦难 

在悬崖的顶端 时间总是过得比时钟还慢 

一旦汗被风乾 包着皮肤一层隐形的惆怅 

谁的情感 无法张扬 谁在陌生的房故作勇敢 

谁在夜晚 害怕腐烂 任呼吸突然变得野蛮 

先爱吧 霸佔一副肩膀 挡掉一点遗憾 

先爱吧 啃噬一双翅膀 多熬过一季黑暗 

先爱吧 动物不都这样 一旦欲求不满 

先爱吧 之后感伤 之后再算 之后感伤 之后再算 

是要一点胆量 还是真的要对生活感到烦 

天台望下的窗 又有那扇抱着满足人梦乡 

谁的情感 无法张扬 谁在陌生的房故作勇敢 

谁在夜晚 害怕腐烂 任呼吸突然变得野蛮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