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莫斯科五天了,每天都忙忙碌碌,一人在外,很多以前根本不构成问题的问题突然出现,让你应接不暇。吃喝拉撒睡没有一个不让人烦心的。什么总统大选,什么政治局势,什么学校课程,什么学术规划,以前不论想的多么好,到这儿的几天里,一点儿都没想过,天天睁眼就是想着下一顿饭怎么吃。神仙般的生活呵,关心粮食和蔬菜。

昨天(24日)才是第一次开伙吃饭,在这之前一直在奔波置办临时宿舍里的必需品。枕头不合适就买新枕头,没有被子就买被子,电源不合适叫人来修,柜子不干净里里外外重新擦一遍,没有冰箱就用窗户的夹层当冰箱,没有洗衣机就得自己去置办洗衣盆洗衣液……身居陋室,虽有诸多不便,但生活所需不能将就。过生活成为很优先的目的。晚上躺在床上,看着地上还是铺满了各种塑料袋和没有安放的锅碗瓢盆,一种急迫的使命感油然而生。我跟同伴一直在念叨着,必须开伙做饭,哪怕东西不齐全也先把饭做起来。只有这样心里才感到安稳。

我说的没错。昨天当我的面条出锅的时候,那蒸腾的水汽熏得我特别幸福,顿时觉得一切的繁琐都是值得的。晚上躺在床上,看着窗户外面打进来的光,仍旧感到迟疑和恍惚,不到一周的时间我已在千里之外安了家。但是,那些细碎的事情给了我很大的存在感。鸡腿肉比鸡胸要软要嫩做起来效果好,同伴不吃辣所以尽量少放辣椒,用了隔壁大叔的卫生纸明天得买了备着……就像蚂蚁钻穴、蜘蛛结网、燕子筑巢,屋子里的箱子打开又合上,柜子里由空到满,晾衣架下面滴答滴答的水声,一点一点垒砌出生活的围墙,燃烧起生活的篝火。

这真是完全不同的一种生活。想起自己在家没做过饭,大学四年守着家边儿上也没洗过一件衣服哪怕是袜子裤衩,到了这一边一切都得自己来。而也就是从这之中,有一种能让我放心下来的感觉,一种能让我找到生活气息和生活氛围的真实感。那葱花炝锅的满足是多少钱在外面吃多好一顿都比不了的。这就是为什么我突然热衷起了做饭,吸引我的不仅是那些可口的饭菜,还有那热气腾腾和紧张匆忙。一张床,一口锅,一个厕所,不论在哪里不论条件如何,每个人的日子都从此开始。

今天在商场买了一副做俯卧撑用的扶手架,晚上回去恢复了简单的锻炼,心里特别高兴。不论在哪儿,日子都努力过成自己想象和熟悉的那样,这是必须要坚持的。所谓生活之琐碎,恰恰就是我们的归属和寄托。

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