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接到小霸的电话,说李去世了。然后她开玩笑的说了一句,就是你丫乌鸦嘴,几年前就说人死了结果人现在真的死了。挂了电话后忍不住还是给家里的同学发去信息确认,同学MS正在麻将,回了三个字:嗯,昨晚。继续看电视却已有点心不在焉,人生真的。。。挺无常的

李是我中专的同学,我们本来非常的陌生。他是属于人群中很出众的那一类。刚开始就听说他在以前的中学非常的红,每一届的校花都交往过,长的很高很会穿衣会跳舞家境好。和班上另外两个家境也非常好的男同学一起成了班上的三剑客,走到哪都形影不离。再后来又听说了原来他现在的父亲是继父,亲生父亲在他小学的时候已经死于鼻癌。有一次班主任为了让男同学不要抽烟,提出他父亲的事情当教育典型,他十分的不爽。我才发觉,他其实有颗敏感的心。

后来因为一些关系我调换座位换到了和他同桌。我估计班上肯定还是有女生很羡慕或者嫉妒我吧。可他确实不算是个好同桌,上课40分钟他得有30分钟在摆弄他的头发皮鞋衣服,甚至一整堂课都在弄。他爱吹牛很虚荣,总以为价值是衡量物质或者人品的标准。我人生的第一堂关于品牌的课题应该就是从他这里学到的,在那个品牌还不成概念的时代,在我们那个小城市里,他让我知道了nike和阿迪的虚荣。

然后故事发展总是很狗血,他喜欢上了他以为欺负过的一个女同学,然后我成了他们两人的月老。他给她的情书让我帮忙传,那女生MS是没要(事隔多年已记不清了),于是我晚上拿着那封他憋了整个晚自习写出来的信仔细看,NND,丫还写的是藏头情书,每行第一个字串起来还TM是句告白,在那个琼瑶奶奶一手遮天的年代,他这样都没能打动那女同学的芳心,于是,他很是消沉了一段时间。唉。。。。

他有时候非常的让我烦躁,当我到了16岁时我依然很晚发育的没有什么胸部,并且在粗心娘亲的习惯性粗心下,我每天穿着个背心跑来跑去,夏天的时候,他不止一次的拍着我的背语众心长的对我说,你看你,你多大了,你知道全班就你没有穿内衣了么?你这样让我这个同桌也很没面子你知道么?= =|||||||||(黑线送你煮面,日)。为这事我囧了很长一段时间,当然,在他隔三岔五的提醒下,我依然坚持穿着我的背心度过了16岁的花季,我还是很倔的是吧,囧囧囧囧囧囧><

他跳舞很棒,129的时候我们班排舞蹈,我还记得,是李玟的“颜色”。三个女生一起跳,他教。每天看他们排舞非常的有意思,因为他喜欢的女生是其中的一员,他每次很扭捏的排舞我都想狂笑。现在事隔多年我已不记得舞蹈是什么模样,我甚至已经不记得这首歌的歌词,但我记得当年其实我很想说,如果他去当领舞的话我们班肯定会是第一名。

再后来我去了广州,再后来我们没有了联系,再次见面已是02年的秋天,大街上的偶遇,闲聊,然后分手。03年我来了成都,他在老家。04年和他母亲一个单位的同学给我一个消息,他母亲骨癌去世了。很难过,但已不知道从何联系。再后来到了05年,还是这位同学来成都出差,告诉我他也得病在成都治疗,听说已经治不好了。非常惊讶。回家后联系了在成都的同学约好去医院看他,可当我第二天中午通过电话查到他所在的医院时,却得知他早上已经出院。多么的戏剧。

后来从同学处偶尔得知一点他的近况,他好一些了,坐轮椅了,能稍微走路了。我以为他会就此好起来,继续自己年轻的生命,可生活岂能由我们来安排,他在前天晚上还是走到了尽头,在冬天快开始的时候,在他27岁的时候。

每当有我认识的人离去的时候我总是很伤心,这个时候我总想告诉所有的朋友,生命太无情,我们应该珍惜现在的生活。如果太难过我会开解自己说,人生就是一趟旅程,我们坐着不同班次的长途车,只是有人短途有人长途,但我们终究都会到达想要去的终点。MR李,你到了是吧?看见爸爸妈妈了吗?希望你们一家三口能在梦想中的乌托邦生活的开心。

我会记得你拨头发的样子,会记得你眉飞色舞的标榜衣服的价值,会记得你穿黑色西装外套,当年很想告诉你,真的很有型。我还会记得我走的前一天晚上你哼了一晚上的“祝你一路顺风”,会记得你每次让我想暴走的话语,最后的最后,想告诉你,MR李,走好,我会想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