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又见面了
离开的时候 相同的方向却是在路的两边 也许我们终会是这样
会背向 会错过 会平行 但是彼此不允许有交点
看着你没有回头 短信你 你说和以前正相反
坐上65路之后 看到你在前面 打车 出租车从我站的窗前 驶过
我们是不是 有点爱上相互追逐 错过的 感觉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 很难过 给你打了个电话 但是我 觉得我错了
搞不清楚 那一刻 我到底是想要什么

亲爱的笨蛋 对不起 原谅我在最脆弱的一瞬间 想着去抓住了最近的一棵稻草 虽然我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