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可是,出了名之后呢?往后长长的一段路,你要为世人创造出什么,才不枉你名人的身份呢?

昨晚看了久石让的演奏会,十分感动。久石让60岁了,散发着艺术大师的风范。

去星海之前,我看了康永写的《现场演唱会》,也感动得稀里哗啦的,他说:“将来如果有你喜欢的歌手,你要想办法去听他们的现场演唱会,去跟其他和你一样喜欢他的人在一起。你不知道那个歌手会有名多久,你也不知道他会愿意活多久。你只能趁他还在的时候,让他变成你回忆的一部分。”美好的回忆阿,再多些吧。

久石让开场致辞时说了他现在的艺术创作方向,希望我们能喜欢、期待他现在喜欢的作品。观众是势利的,艺术家可以用一部作品打动他们,也可以用自己的人格魅力让他们买单自己的全部作品。久石让已经进化到“出卖”人格魅力的阶段了。他不是卖单个作品,而是卖属于他的文化。

想想宫崎骏的动画、《入殓师》、《菊次郎的夏天》……并不是写一些什么伟大人物的故事,但这些小人物的故事,却让我深深感动;九石让的音乐讲述的抽象故事,更是让我感觉到那平淡生活下的激情和不凡。它们揭示了充满了喧哗和骚动的生活里的意义,让我看到美好,让我安静。

结束后,小程问我要不要和星海音乐厅合影一把,我说不用了,我用心记住就好了。他说,以后老了什么都会忘了的哟。

到那时,也不需要记得这份感动了,本来,我们存下这样的记忆,就是为了在桑心、纠结时拿出来平衡一下心情。什么都忘了,那烦恼也该没有了吧。

星海音乐厅外面,好多带着孩子来观看演出的家庭。不足一米的小男孩们,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还带着领结;八九岁的小女孩,梳着整齐的长发,穿着漂亮、整洁的长裙……生活中是要有一些让自己快乐的爱好,并且需要一种崇敬的态度去对待这样的爱好。我很羡慕这些小朋友。

image

p.s., 回到家,我从包里拿出混在杂志里的宣传册,胡人看到了,说:“嘿,这是王石吗?”
话说回来,要不是胡人出差赶不上演出,我可能也不会去看了。这种消费对我们来说,还有有点肉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