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播放——舞月光
作词:小虫
作曲:小虫
演唱:任贤齐

哎,一不小心,又触碰到了《清风明月会相逢》的禁区。怨念再次升腾,辛酸依旧,泪水依旧,郁闷依旧,自虐依旧。一直都没写过这篇钟爱的文的感言,因为觉得语言贫乏到无法言尽心恸的程度。何其无奈,惟有无语。现在却想在BLOG上寥寥写上几笔,不然,我要胸闷到抽牢了。

那样的一片天地,那样的一群人物,那样的一个故事,那样一种思绪。《清风》给我的感觉,不仅仅是一段叙述,更是一次表达,挖心挖肺的表达,也让看的人痛彻。那是清朗对于心中人物的塑造,真诚而感人。由人物而牵起的命运线,孱弱而牢固,万劫不复。

我爱这样的卡妙,冰冷的表面下有暖流在暗涌,认真而绝对。不觉中把一生许给知己,卡妙,是一个不轻易应允别人的,他的诺言,应是比任何人都要牢靠。然而,对那个人,他辜负得又是如此坚定,如此决然。为的是把自己的美好永远留驻,为的是那人能活下去。自私加无私,让我说他什么好呢?为知己者,承诺不能承诺的,舍弃不能舍弃的,只有卡妙做得到!

也爱这样的米罗,与其说爱,更多的心疼。整篇文都跟着他的心路历程走着。狂傲中的落寞,洒脱中的执着,注定是个悲情的人物。却又不会小家子气得怨天尤人,人前把一切的悲痛和孤寂深埋,依旧骄傲地千里独行,也许惟有在仰望天空时对月轻叹。就这样消磨年华,孑然一生。为知己者,放下不能放下的,背负不能背负的,也只有米罗做得到!

无语确实拥有强大的力量。一个无语地离开,一个无语地承担。彼此灵犀互通,语言是多余的;太多沉重隐痛,语言是无力的。于是,只能猜测,卡妙独在北海三年,夜深人静,他会想什么?米罗孤行漫漫一生,凭栏望月,他会想什么?会想着儿时的相识吧,会想着一起练功玩耍吧,会想着那一张张纸条吧,会想着那雨丝中的小调吧,会想着那抹坏笑和那片红晕吧,会想着那一声声“妙妙”和那轻盈的微嗔吧,会想着月圆之夜彼此依偎亲口说出的誓言吧,也会想着在雪浪纸上微晕开的字迹吧——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这十四个字是两人同行的终结,那晚之后,一切都停格了。无论是卡妙还是米罗,怕都是怀揣着曾经的过往,一个藏身苦寒之地,一个天涯海角找寻。直至天人永隔。天地无情,一个转身,便是一生一世的诀别,还不及道别。

好在,他们之间没有追悔,没有惘然。纵使会有刻骨铭心的思念和回忆,纵使是注定的不复深渊和擦肩而过,但也值得了,无怨了。这就是我心目中的米妙!不求来生如何,今生能狭路相逢已足够。绝然而悲哀的美丽。

写到这里,已经泪流无数,鼻子酸得不行,餐巾纸被蹂躏,思绪百结,就此做罢。没头没脑,反正也是写给自己的。无所谓!

调整一下,我要去做小红生日的视频了!说到小红,还是忍不住YY一下~~心啊心~~~~~口水接着刚才的眼泪鼻涕一起流= =|||||吐~~~

image
                                                                   2004年8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