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人赵世杰半夜睡醒,语其妻曰,我梦中与他家妇女交接,不知妇女亦有此梦否?其妻曰,男子妇人有甚差别。世杰遂将其妻打了一顿。至今留下俗语云,赵世杰半夜起来打差别。

这是周作人在文章中曾经引用过好几次的一个笑话。不说男女平权的大题目,单说男女之间的梦,其实还真是有差别的。记得有个研究说,男人梦见女人,90%都与性交有关,而女人做与性有关的梦的,30%不到。无法亲身体验男人的梦是否如这研究所说,但性梦在女人的梦中,占的比例的确并不大。

而且女人比男人爱做梦。有一位几乎天天做梦的女网友,对自己每天的梦无法完整记不来甚为遗憾,说要有一种机器或者软件,睡前戴在头上,能够将做的梦通过视频的形式记录下来,早晨醒来后回放就好了。嗯,这主意真好。

我觉得女人的梦如果记下来,应该很多彩。因为女人敏感,心细而多思,说不定记录下来的梦境剪辑剪辑就可以成为意识流风格的电影。男人的梦呢,干脆不必要记录了吧。看苍姐姐的AV就好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