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4日,合肥桐城路140號,省文化廳宿舍,嚴鳳英家

image
image

王冠亚 :严凤英之死

“文革”中,她被贴了无数大字报,诬陷她反党反毛主席,这是最令她心痛的,因为自从她接触了共产党,她就把共产党当作大救星,大恩人,特别是毛主席、周恩来……可是,最后她终于自杀死了。对她的死,不少人有异议:旧社会她受了那些罪,她都挺过来了,为什么到了新社会反而自杀死了?特别是看了我写的那部《严凤英》电视剧后,大家更聚焦在我身上,讲我的软弱促成了她的死!讲我没有即时抢救她!讲我拖延了救命的时间!讲我到了那个时候还要向领导请示报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严凤英已死去四十年了,这样的话我也听了四十年,今年我也进入八十岁了,应该把真相坦白如实地向热爱凤英的朋友作个交代。

    年轻的朋友可能不知道,而六七十岁朋友想必还记得,在40年前的四月,全国的文艺造反派在天津开了一个会,后被批成“文艺黑会”,紧接着安徽合肥的造反派在合肥当时的最大的江淮大剧院也开了一个向“文艺黑线猖狂进攻”进行反击的誓师大会,紧接着,文艺界、我们剧团的造反派就对所谓的文艺黑线进行猛烈的“反击”,于是就有文艺造反司令部的战斗员上门来造反抄家批斗!

 

    那是1968年4月5日《红安徽》报上登了一篇《向文艺界的阶级敌人发起猛攻》的长篇社论。社论中点名批判了安徽“文艺黑线”人物,严凤英被重点点了两次名,诬陷她在1964年全国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期间,伙同安徽省代表团“围攻江青同志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是一起“严重的现行反革命事件”!六日,就有省艺校的造反派(那时安徽文艺界造反司令部就设在省艺校,并在省政府大楼强设了司令部,正副司令都在那里坐镇指挥,操文艺界生杀大权!这一战役,就先后整死省文化局副局长江枫、著名画家金石家童雪鸿、资深京昆剧作家、鉴定家孟继文、黄梅戏著名老艺术家丁永泉……


全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4b3d280100bl7b.html